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陈绍聪/庄恕】庄大夫,艹粉吗?

#tag我不知道打什么,就自己想了一个……嗯

#陈大夫,仁和之光,全仁和的院宠,可爱,太可爱了






“再、再放点肉呗!”陈绍聪抻着脖子往锅里看,拍着庄恕的肩膀,“哎,再放点嘛,咱又不是买不起!”

庄恕不为所动:“不放,谁让你就择了这么点扁豆的。多少扁豆配多少肉,有比例的才好吃。”

陈绍聪立刻缩回脖子,有点心虚,但嘴上也没停,努力地为自己辩解:“你看,那能怪我吗?你是让我择那个豆儿了,那就我一人在家,你又回来晚了,我等着等着又累又饿,我就睡一觉,那不是很正常吗?”

他一肚子道理,庄恕也懒得说他,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陈绍聪,还是多下了点肉进锅。陈绍聪一下就来了精神,笑嘻嘻地跟庄恕说还是你对我好,说完之后看没收到什么回应,握了握拳,突然凑过来在庄恕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庄大夫手一抖差点把锅扔了,陈绍聪一扁嘴,嗖地消失在了厨房。

 

庄医生在厨房炒菜,陈大夫在沙发上乐得抱着抱枕打滚。他跟庄恕谈恋爱还不到一个月,之前就想着都在一起了,还分着住两个房间不大好;但要是搬到同一个卧室,和陆晨曦怎么解释又成了一个问题。还没等他俩考虑这个问题,陆晨曦就要结婚了——谈恋爱的时候和他俩住一起还不算什么,要是结了婚还住一起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陈绍聪趁机提出要和庄恕搭伙分摊房租,找到了合适的房子,立刻搬了出来。

今天是他俩第一天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有且只有他们两个。陈绍聪美滋滋地想,等会儿吃了饭他去洗碗,然后两个人肩并肩地看一会儿电视,他先去洗澡,要是庄恕执意想要先洗也没有问题,洗了澡,两个人都香香的,然后再换上睡衣,或者不穿睡衣,躺到一个被窝里……

“陈绍聪!”庄医生提高了声音,又喊了一次,这次有点凶,“你还吃不吃饭了!”

陈大夫立刻蹦起来:“来了宝贝儿!”

庄恕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陈绍聪特有眼力见,赶紧殷勤地去盛饭过来。庄医生也稳稳当当地坐在座位上,盯着对面的陈绍聪。被突然盯住了的陈大夫有点惊慌,不知道他家大神这又是怎么了。

“宝、宝贝儿啊,”犹豫不决的陈大夫开了口,“怎么不吃饭呢?这都做好了,不吃该凉了。”

庄恕撩了撩眼皮:“筷子。”

陈绍聪扫了一眼桌子,立刻站起来,把筷子给庄大夫恭恭敬敬地用双手奉上。庄大夫伸手去拿,反而被陈绍聪抓着手亲了一口手背。吃了豆腐的陈绍聪就得到了一个白眼,没有别的惩罚。庄恕笑了笑。

“上次我给你的病历,你看完了吗?”吃到一半,庄医生突然打断了陈大夫的长篇大论。

陈绍聪咀嚼的动作停止了,他仿佛凝固了似的呆坐在座位上,半天才把饭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真、真是给我的啊?你看你不早说,那我以为你是要给陆晨曦不小心才给我的呢,我就一急诊……”

“什么不小心?怎么不小心?不小心给你了我还亲你?怎么,我要是给陆晨曦,我还得亲她?”

“不行!”陈绍聪吹胡子瞪眼睛,“我告诉你啊陆晨曦现在是有夫之妇,你别打她主意!”一看庄医生要张嘴说话,陈大夫赶紧又补了一句,“你也是有夫之夫!你都有我了!你怎么还惦记别人呢!始乱终弃!”

庄恕笑了起来:“哦?你还知道不少的词啊。你要是把这些闲心放在学习上,至于现在还在急诊吗?”

陈绍聪脾气好,庄恕说什么他都不介意,就算被庄恕批评了也听着。他嘻嘻一笑,坐到庄恕边上。

“这个事儿呢,那就得看你是怎么看了,对吧?你不能总觉着,啊,那干急诊的都是没本事的。那钟主任,当年不也挺厉害的吗?我为什么干急诊呢,那是因为总得有个人来做这件事儿。要是按你说的,那好大夫都去别的科室了,急诊都没人干了,那能行吗?明显是不行滴。庄大夫呀,觉悟不够喽——”

他还没说完,庄恕突然捏住了他的脸。陈大夫的嘴撅了起来,还坚持想要说话,张嘴的瞬间就感觉到嘴里多了一条软乎乎滑溜溜的舌头。陈绍聪瞪大了眼睛,立刻开始享受这神圣的一刻。

吃饭的时候接吻!要知道,他想象这个画面已经一个月了,每次都碍于陆晨曦在才没有实行,现在没有了阻拦,陈医生恨不能就地解决一些生理问题。他越亲越兴奋,跃跃欲试地要去解庄医生的衬衫扣子。

可惜庄医生并没有这个打算,也没给他这个机会。把陈绍聪亲晕了,他就扭过头去继续吃饭。陈绍聪跟条蛇一样缠在他身上,庄医生啧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拽着他的头发把人给扯开了,就跟甩牛皮糖一样。

“你别误会。”庄医生冷静地解释道,“我就是不想再听你说废话了。”

 

庄医生不太喜欢看电视,所以陈大夫的饭后活动被pass掉了一半——虽然庄恕不喜欢看,但他愿意陪陈绍聪一起看。陈大夫看看他手里的专业书,也不敢选一些刺激的爱情动作片来。

陈绍聪坐不住,总想黏着庄恕。虽然庄医生不怎么搭理他,那他也非要躺在庄恕的腿上。

“你别睡觉啊,”庄大夫有点警惕,“口水,尤其是不准把口水滴在我的裤子上。”

陈大夫豪气地挥挥手:“不就是条裤子吗,以后你的裤子都我给你买!好说好说!哎你这裤子多少钱。”

庄医生翻了一页书,淡淡地报出了一个数字。陈大夫立刻坐了起来,小心地抚平裤子上被自己压出来的褶皱。庄医生合上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陈绍聪撅着嘴凑过来,在庄大夫的嘴唇上偷了个吻。

“我要去洗澡了,”庄恕看了看表,“也不早了,快点睡吧。”

洗澡!陈绍聪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都飙升了。他也顾不得没洗澡,冲进卧室脱了衣服就往床上躺,紧张而又期待地裹紧了被子。庄医生只洗了二十分钟,他却觉得像是洗了二十年一样漫长。但一想到可以和他香喷喷的男朋友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陈绍聪就止不住地激动。

“嗯?”庄医生推门而入,看到陈大夫的时候愣了一下,“你睡这个房间?那我睡边上那间了,晚安。”

说完他关上门就走了。

 

陈绍聪反复思考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怎么他家庄大夫居然不想和自己同床共枕呢?他还以为俩人达成共识搬出来住就是为了感情更进一步,可是现在庄医生太冷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行,绝对不行。越想越气的陈大夫从床上一跃而起,去敲隔壁卧室的门。

穿着睡衣的庄医生打开门,皱着眉看他:“你怎么不穿内裤?”

陈大夫被这么一质问,低头看自己兄弟的时候就忘记了要说什么。好在庄医生并不着急关门,可也没想请他进来。他就靠在门框上,看着一丝不挂的陈绍聪。他那种眼神让陈大夫倍感屈辱。

“我要和你睡觉。”陈绍聪梗着脖子,强调了一遍,“庄恕,我要和你睡觉!”

庄恕点点头:“哦,你睡我还是我睡你?”

陈大夫愣了,挠挠头:“庄大大,你、你艹粉吗?”

庄医生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也不知道他都在哪学的这些词。笑够了,在陈大夫恼羞成怒的眼神里,庄医生把卧室门开大了点,手指揉了揉陈绍聪的下巴,抿着嘴笑了一下。

“我不艹粉,风评不好。但是,我可以被粉艹。”


END.

#我犯罪了,对不起庄医生,我想看诱人的庄医生,对不起我下跪,哎,庄医生,太好吃了,我哭

评论(24)
热度(76)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