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凌远/庄恕】初恋那件小事 3

#传送门(一)  (二)

#庄医生,太好吃了,我哭泣

#用了 @XUXU  太太的gif梗!给你比心儿!





“知道吗,你做护士的,可不能找一个做医生的。”

庄恕刚来了没几周,但他又温柔又有耐心,很快和医生护士们打成了一片,所以小护士们说什么悄悄话也不避着他,反正庄医生不会和别人乱讲。在护士站填病例本的庄恕听到小护士们的聊天内容,没忍住抬头冲她们笑了笑。前因后果他都听到了——其中一个女孩儿的相亲对象是个医生,两个人对对方都挺有好感,女孩子们,出于对朋友的依赖,哪怕自己已经打定了主意,也还是要问问才好。

没想到得到了个反对意见。庄恕的余光瞄到小姑娘泫然欲泣的脸,打定主意为她说说话。

“做医生的,”他眨眨眼,看着另外一个不支持的女孩子,“怎么就得罪你啦?”

“庄医生你别介意呀,我不是说医生不好。可是我们就够忙的了,再找一个更忙的,还顾不顾家啦?”

庄恕笑了笑:“话呢,也不能这么说。谁说做医生的还不能和同行谈恋爱啦?我就更喜欢医生——”

他话说了一半,突然瞧见小护士们变了脸色,急急忙忙地做出一副工作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可想了想觉得不对,庄医生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凌院长。没什么表情,可眼睛里带着笑。

“凌院长。”庄恕觉得有点尴尬,“我去忙了。”

“嗯,”凌远一点都不打算给庄恕留什么隐私,敲了敲护士站的大理石台面,“下班等我,一起回家。”

疾走在回办公室路上的庄医生假装没听见小护士们忍都忍不住的惊呼。

 

“你在医院能不能收敛一下?”

饭吃到了尾声,眼看着凌远嘴里刚刚塞进一块肉正在专心咀嚼,没有什么说话的时机,庄恕赶紧开口。

“你不说话,”怕凌远说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庄医生抓紧时间又补了一句,“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凌远倒是真的不着急,慢慢悠悠地把肉嚼好了咽下去,又喝了一口汤。他胃不好,任何饭桌上不当的举动都有可能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凌院长自己很小心,而且这事也没什么好着急的。他笑了起来。

“你有喜欢的医生啦?”

庄医生心头一跳,绝望地闭了闭眼:“哪有?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您能不能听一听我的——”

“怎么没有,”凌远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今天你说‘我就更喜欢医生’,不是吗?我可是都听到了。”

明知道跟凌远斗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庄恕还是气不过:“你偷听我们讲话还有理了,我……”

“不是偷听,我恰好经过,是你们在上班时间还聊私事的。”

凌远说完这句话就又低下头去吃饭,独留庄恕一个人在那边思考怎么反驳。想了想凌远说的有道理,更何况他又是院长。官大一级压死人,庄恕啊,你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呢?庄医生狠狠地戳了下米饭。

“你真的喜欢医生?”

到底是凌远比较在意这件事情。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觉得有些话不问出口就怪难受的。庄恕没想到他会重新把这个话题捡起来,筷子在空中停了一下,凌远很贴心地把他掉回盘子里的菜搛回给他。

“喜欢医生怎么了?医生那么多,我又没说是喜欢你。”庄医生自以为扳回一局。

凌院长可真是太无辜了:“你看看你,我也没说是我呀。”

“……那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凌院长眨眨眼,笑了。

“我得确认一下,”他站起来收了碗筷,有意无意地摸到了庄医生的小手,“我在你这还有没有机会。”

 

凌远这人真是挺烦的。

庄恕洗过澡靠在床头看书,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想起凌远今天对他说的那些话。这人是不是太讨厌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来联系过自己,怎么重新见面了之后就这么热乎了啊?他这已经不是在搞暧昧了,分明就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的架势。以前的事情虽然美好,可那也都是以前的事……

一想到以前,庄恕的脑子里总是忍不住跟过电影似的,凌远对他好的片段比较多,两个人吵架的印象反而模糊了。他不愿意记得,多半是因为每次吵架都是因为自己。凌远那么心高气傲的人,居然能忍受自己这么久,没人敢说他不是真的喜欢庄恕。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想起来当年的事情,还是会让庄恕脸红心跳。可再一想想凌远后来结过婚,自己却从来都是单身一个人,庄恕又觉得心里有点别扭——他要是真的喜欢自己,不至于还会和别的人在一起吧?一想到别人和凌远组建过家庭,庄医生的心里就不好受。

可他一方面觉得凌远做得不对,另一方面又觉得凌远做得没什么毛病——他尝试着联系过庄恕,却都被庄恕拒绝了。谁会为了一个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无谓地等上十几年呢?凌远再喜欢他,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要是他真的这么做了,反倒让庄恕更不敢接近他。没有人会想在心里背负着愧疚的情况下,和旧情人重归于好。

庄恕想的出神,只听到了敲门声的尾巴,下一秒凌远就打开了门。他下意识地扯了被子把自己盖住,只留个脑袋在外面,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警惕。端着一碗红枣水的凌院长有点发懵,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他想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无奈手里还有一个碗。庄医生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清了清嗓子扭过头。

“有事吗?”

“煮了点东西给你喝,”凌院长走过来,把碗放到床头柜上,“喝完了记得洗碗,或者放到水池里。”

他说完就出去了,没有在床边坐一坐,也没有要庄恕扯开被子。把凌院长的好心误解了的庄医生有点小愧疚,他合上书放到边上,用勺子搅着碗里的汤汤水水。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凌远这个人,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庄医生决心今晚不想任何有关凌院长的事。他把凌远的爱心汤一饮而尽,洗了碗刷了牙锁了门关了灯,逼着自己进入梦乡。


TBC.

评论(12)
热度(7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