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靳东】晚星

#这对cp让我只能写日常,甜甜的日常,我的天,太好吃了吧,想看演什么像什么的靳老师真实生活被宠得不行,哎,我认罪。





靳东在停车场里转了十几分钟,凭着谭宗明给他的车牌号还有模糊的位置,才算是成功上了车。

“你这是什么车呀,”他收了伞摘了口罩和帽子,随手丢在后座,“我见都没见过,什么破车。”

谭宗明的车当然没有破车,但他找了半天,冻得耳朵尖儿和手指都红红的,这时候心里有气,忍不住地就想损谭宗明。上海这几天气温上上下下,谭宗明料到他穿得少,等他的时候车里已经开足了空调,暖融融的,靳东才觉得舒服了点。谭宗明抓过他的手捂在胸口,靳东一乐,冲着他胸口那一点用力掐了一下。

“嘶——”谭宗明吃痛地皱眉,轻轻拍了拍靳东的手背,“靳东你是不是欠收拾?等会儿别怪我打你。”

靳东根本没理会他的威胁,若无其事地抽回手,拧开谭宗明车上的保温杯盖子给自己倒水喝。等他喝完水,谭宗明才发动车往外走。副驾驶的大少爷把座椅放倒了点,舒坦地叹了口气。谭宗明空出一只手来摸摸他的外套,皱着眉直叹气。他还没等开口就被靳东捂住了嘴,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但谭宗明总有办法对付他。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下靳东的手指,靳东就像受惊了似的飞快地抽回手。

“我说靳老师,咱们下次能不能提前研究一下天气预报?”谭宗明扭头看了看赌气的靳老师,“你自己说说,走之前我怎么和你讲的?让你多穿一点,这几天气温不稳定,你看看你穿这么少,就算是……”

“你烦不烦。”靳东拧了一下谭宗明的手臂,“再唠叨我打你了啊。”

两个人在一起待久了,连威胁对方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靳东说完自己也没忍住笑,蹭过来亲了谭宗明的脸颊一口。谭宗明想要亲回去,但念在雨天路滑又是高速,只能无奈地叹一口气,让他占便宜。

 

“哎,”车开到一半,靳东的手机没电了,他索性揣起来和谭宗明聊天,“你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车呢。”

谭宗明把远光灯切成近光:“挺久前买的车了,没怎么开过,今天突然想起来,开出来跑一跑。”

只有几辆车的靳老师不懂这种感觉,憋了半天才说:“是不是就跟女孩儿出门选口红似的?”

谭总被他逗乐了,闷头笑了好半天才点点头:“可能是那么回事儿吧,下次我帮你问问安迪家的小朋友。”

“嘁,”靳东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靠着窗扭头看谭宗明,“你就觉得谁都是小朋友,就你最成熟。”

“成熟也没用呀,我再成熟不也落到你这个小朋友手里了吗?”谭宗明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

“谭宗明我比你大你是不是找打!”

谭总还没来得及赔罪,车猛地停住了。

 

“这,”谭宗明仔细检查了半天,带着一身寒气回到车里,“可能是太久没开了吧。”

熄火了,连空调都不能开。最开始还能捱,越来越冷。靳东蔫蔫地缩在副驾驶上,叹了口气。

“怎么办啊?”

谭宗明给管家打了电话,但他家实在太远,等管家和司机开车过来,也得一个钟。他在心里埋怨自己今天犯神经,非要开这么一辆车出来。刚想开口说对不起,就被靳老师温温柔柔地亲在了嘴上,让他不要说话。谭宗明把他往怀里带,他自己也不是体热的类型,就一边亲一边脱了外套,给靳东裹起来。

雨已经不下了,凌晨一点的路上也没什么车,偶尔从他们身边嗖地开过去一辆,没人会停下来看看车里发生了什么。当然也没发生什么,靳东迷迷糊糊地靠在谭宗明的肩膀上,给他讲自己这次的工作。

谭宗明不懂他们那些事儿,但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听众。他不敷衍,却也不抢话头,总能知道靳东想听什么。和人谈话是一个很有技巧的活,靳东佩服他这一点,总想学,却又觉得谭宗明有意无意地在拒绝他,他总想让靳老师就做靳老师自己,不想让他成为任何人心里想的那样。他演的戏再好,都不如现在谭宗明身边的这个靳东好。谭宗明越看他越喜欢,甚至生出了一种对一掷千金只为美人一笑的君王的理解。

要是他家靳老师难受了,只要能逗他开心,他谭宗明干什么都行。

“哎,”谭宗明难得打断了靳东的话,突然坐正了身子,“你还记得咱们刚谈恋爱那会儿吗?”

靳东茫然:“啊?什么事?”

谭宗明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天:“那时候咱俩都是穷小子……”

靳东有点无语地打断他:“可别扯了,我就没见你穷过。”

“……咱俩都没现在这么成功,行吗?”自觉理亏地谭宗明赶紧改口,“我也不敢带你去多高级的地方,怕你觉得我俗气,咱们靳老师可是艺术家,我怎么着也不能带你去会所吧?”

靳东看着他弯弯的眉眼,没忍住也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在谭宗明的肩膀上:“看你那德性!”

谭宗明捉着他的指尖亲了一口,接着说:“第一次约会,我急呀,也不知道带你去哪。想了半天都想不到,又不敢问别人,怕他们没什么好主意。哎,咱们靳老师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约会去哪了?”

“死都忘不了,”靳东绝望地闭上眼睛,“跟傻似的,非要带我去看星星,结果阴天不说,还下雨。别说什么看星星了,伞都不带一个,我感冒了三天,你倒是厉害,发烧一周。还好意思问我?”

被揭穿的谭宗明一点都不害臊:“咱们今天看嘛。你看,虽然少,也是有星星,这不也挺好的?”

“不好,”靳老师颓然地倒在了谭宗明的肩膀上,“大哥,我就想回家睡一觉,我好困,还好冷。”

谭宗明很识趣,他这种时候从来不会说“我早就叫你多穿点你非不听”这种话,而是把靳东搂得紧紧的,在他脖颈边上轻轻亲了一口。靳老师闭着眼睛,握住谭宗明放在他腰间的手。

“跟你在一起就行,”有点困的靳东喃喃道,“去哪我都开心,干什么都无所谓。”

 

司机开车过来的时候靳东已经睡熟了。谭宗明小心地把他抱到另一辆车上,司机也懂规矩,收拾了靳东的东西放到管家开来的那辆车里,跟管家坐一辆车回去,给谭宗明留出足够的私密空间。

另一辆车上的谭宗明用毯子给靳东严严实实地裹起来,轻轻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才平稳地驶向他和靳东的家里。


END.

#我好喜欢靳老师,啊,死了

评论(17)
热度(9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