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9

#本章,大哥的戏份少得可怜!(还不如包子多)

#下一章就完结啦!






十九

包奕凡很少在工作时间造访谭宗明的办公室,主要是怕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

“所以你最近算是被软禁了呗,”包奕凡端端正正地坐在谭宗明办公室的沙发上,“还真没想到。”

谭局长没什么精神地翻着文件,心不在焉地点头:“有什么没想到的,我爸没打我就是对我开恩了。”

包奕凡点头:“嗯,是这个道理。但我没想到你会承认。”一抬头对上谭宗明的眼神,包奕凡又解释了一句,“或者说我以为你会等他回来一起承认的,你自己就说出来了。你还挺勇敢的啊。”

谭宗明叹了口气,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他自己在北京应付他们家人就够累的了,要是再等他回来处理我们家这些事,好好的正常人都能被逼疯掉。再说我也不是没了他就不行。”

一提到明楼,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从谭宗明回到上海的那一天开始,这个人就像是从谭宗明的生活里蒸发了。电话关机,微信消息发出去永远收不到回音。谭宗明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太强大了,换成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可能还抱有希望。但谭宗明不一样,明楼也不一样。明楼说给他一个月的时间,谭宗明就绝对可以忍受一个月。明楼说了会回来,哪怕一年不联系,谭宗明也还是会安心做他自己的事。

“其实,”包奕凡揉了揉下巴,挪到坐到沙发上的谭宗明身边,“我觉得你们家态度已经很不错了。”

对于这件事,谭宗明确实没有什么异议:“我也觉得,我还以为我会挨打。看来我爸真的进步了。”

说完之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自从他跟家里出柜了之后,谭宗明就过上了在他爸家和单位往返的日子。不能参加同事举办的酒局,不能和拼命求他的人一起吃饭,除去周末也不能和包奕凡他们出去玩这一点,某种程度上居然算是一件好事。谭局长可以光明正大地用他爸做挡箭牌推掉一切与工作伙伴有关的娱乐活动,没有任何心理包袱。

毕竟每天下班时分守在他办公楼下的车确实是他爸在开,早上也是被他爸或者他哥送到政府大院的。谭宗明从来没有用过司机,却不想在自己三十五岁这一年十足地体验了一把有人接送是什么感觉。早上有保姆给他做好早饭,有时候他哥会来带他去吃午餐,晚上回到家也刚好能吃到热腾腾的晚饭,无论怎么看都比他独居的时候幸福多了。而且谭宗明也没有冷暴力,照样和他爸妈爷爷说说笑笑,反而让他们惊讶。

平心而论,谭宗明自己也知道他家对他和明楼的事做出的反应已经是很温柔了。他爷爷姑姑爸爸妈妈都没有崩溃,也没有说他不孝,更没有跳起来追着他打,这已经是很超乎谭宗明想象的事情了。但他们同样无法接受谭宗明突如其来的坦白,因此要将他牢牢地置于视线之内,这是情理之中的举措。谭宗明从来都是懂事的孩子,他明白,所以他一点都没有反抗,乖乖地就把行李搬到他爸家里来。

 

跟明楼失去联系的第三周,谭宗明突然没来由地觉得烦躁。

这种烦躁从家里带到单位,让他失去了吃早餐和午餐的胃口,又被他带回家里,连晚饭时间都兴致缺缺地数着碗里的米粒。谭宗明他妈看在眼里,几次都想问他怎么了,又觉得是明知故问,不知如何开口,于是拼命向他爸使眼色。谭爸爸给他夹了一块排骨放在碗里,谭宗明嗯了一声,垂着头戳着排骨,也没有要吃的意思。他的失魂落魄来得突然,而且反常,但又好像有理有据。最后,谭宗明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想去北京。”他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一时心急就说了出来,“我想去北京。”

谭宗明他爸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桌上的人都愣了。他爷爷放下筷子,沉默着没有说话。

“算了,”谭宗明颓然地叹了口气,“我开玩笑的。”

说完他就真的开始吃饭了。

可他这样反而让他妈妈开始心疼了。他从来都是懂事听话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叛逆期,偏偏就在这样关键的问题上任性了一次。可就算这样,他也没有让家里人多操心一次,全部都是顺着他们的意思。他们一家人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知道有些事是绝对改变不了的。比如谭宗明喜欢明楼,就绝不会接受一个女人成为他的太太。他们可以假装这一切都没发生,但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他爸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他还想说点什么,可谭宗明的电话突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谭宗明放下碗筷,接了电话走向阳台。

“大嫂!”一个年轻的声音,是谭宗明这几周第二想听到的声音,“我是明台!”

 

明楼过得一点都不比他好,甚至比谭宗明还要糟糕。谭宗明至少活在一个体谅他的家庭里,明楼要面对的主要压力却都是来自家里人。但他也并不是一个人,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就算再难,也还是有进展的。毕竟是自己的至亲,没人会真正地反目成仇。明台在明楼有成功迹象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谭宗明——这是明楼的意思,在事情没有转机之前,决不许给谭宗明透露一星半点。

“我大哥说他一个人担心就行了,不能拉你下水,”明台躲在自己的卧室里,“其实我觉得有道理。”

“有什么道理?他失联半个多月还有道理?我看你们一家都不讲理。”谭宗明揉了揉发红的眼眶。

明台立刻委屈了起来:“大嫂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帮你在我爷爷和大姐面前说了很多好话的,要不是有我的话我大哥可能现在还跪着呢,你不能这么说我,你……”

有人推门而入,谭宗明听到了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声音叫明台出来吃饭。明台故意用稍微大一点、但只有他和明楼能听到的声音,清脆地说:“我挂了大嫂,你照顾好自己!”

 

明台的电话无疑是谭宗明的强心针。从那天之后,明台总会时不时地给谭宗明打一个短暂的电话。有时候甚至只有跟他打个招呼的时间,可这也能让谭宗明放心不少。

谭宗明在他爸家吃了一个半月的饭,他爸终于想通愿意放他回家,可谭宗明却不想走了。回去了也是一个人,还不如留在这边陪陪他们,见到小侄子的机会也更多。他更不愿意承认的是只要回到他自己家里,总会想到他以前和明楼在一起的事。一想到明楼,谭宗明就觉得心烦意乱。

但他爸愿意放他自己的回家,意味着他的自由又多了起来。包奕凡为了庆祝他重获新生,一定要约他喝酒。清淡了四十多天的谭宗明本来不想参加,可也觉得一直都待在家没意思,就答应了包总的邀请。

包奕凡下班晚了点,因此谭宗明也没着急。五点就可以下班,到了六点钟他都还在等包奕凡的消息。局里的人基本都走光了,他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抽烟,不知道该想点什么,又觉得什么都不去想才是最好的。这是明楼曾经用过的办公室,可看不到明楼留下的痕迹,不如说没有任何一任局长留下的痕迹。大家都是在这个位置上做事的人罢了,时间长短又有什么所谓?

有人在敲他办公室的门,不可能是包奕凡,他尚且没有给谭宗明打电话。但也不应该是秘书,没有特殊情况是不需要她加班的。谭宗明掐了烟,说了一句请进。

“谭局长。”高大英俊的男人关上门,靠在门边。还是谭宗明熟悉的笑,他说,“好久不见。”

谭宗明的眼圈顿时就红了。

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他想说他这一个半月看起来过得很好,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过得浑浑噩噩。他想说明楼食言了,他没有在承诺好的一个月里回来。可他又什么都不想说。

明楼走过来,把谭宗明牢牢地抱在怀里。

“我回来了。”他轻轻吻着谭宗明的耳朵,小声呢喃,“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走了。”

“好。”谭宗明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紧张地吞咽的声音,“回来就好。”


TBC.

#小明:谁再说我没用我就跟谁急

评论(8)
热度(5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