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7

#见家长了!我写过的最难的见家长!





十七

谭宗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

他睡不着,明楼就也别想睡着——他的手在明楼的肚皮上划来划去,眼睛却茫然地盯着天花板。好在明楼也睡不着,翻了个身把谭宗明的手拉过来放在嘴边轻轻亲吻。谭宗明凑得离他近了点,挠挠下巴。

“你大姐,”好半天,谭宗明才慢慢地说,“还有你们家人,能接受吗?”

明楼陷入了沉思:“你指的是我跟你回上海这件事呢,还是说我们在一起这件事呢?”

谭宗明:“你要是不说,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我们要连过两关呢。”

本来明楼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结果一说出口就开始头痛了。一想到他的祖父和他的大姐,就算是明楼也会在心里生出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谭宗明突然凑到他嘴边,轻轻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个吻。

“别怕,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不会打死我们两个的,是吧。”谭宗明认真地说。

明楼舒了一口气,突然对未知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恐惧了。谭宗明在他身边,这是最让他安心、最能给他带来力量的。他既然已经决定迈出这一步,就绝对不会有后悔的机会。为了另外一个人去努力,来得到两个人都想要的生活,这是明楼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他搂着谭宗明,从没觉得自己这样平静过。

 

第二天一大早,明楼就被明台一连串的电话叫醒了。

谭宗明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圆溜溜的:“是叫你早点回家吗?我可以不去吗?我讲实话我有点怕。”

明楼揉了揉他的头:“不想去就不去,又不是什么要紧事。反正决定权也是在我这里,你不去也没关系。”

谭宗明思考了一下:“算了,我还是去吧。说不定你家人在外人面前还能给你留点面子。”

其实不是的,要是真想给明楼难堪,是不会顾及还有外人在场的。明楼这句话好几次溜到嘴边,他都没忍心说出来。最后只能亲亲谭宗明的脸颊,把他搂在怀里:“你哪里是外人呢?你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

两个人磨磨蹭蹭,在被窝里腻歪了好一会儿,直到明台再次打电话来才作罢。谭宗明啧了一声,把脱到一半的内裤又穿了回来。明楼沉着脸挂了电话,扯掉被子又扑到了谭宗明身上。谭宗明一边笑一边揶揄明楼,亲了几口也就乖乖闭嘴了。小别胜新婚,这可是两个人难得的甜蜜时光。

毕竟再舒服没多久就要面临暴风雨了。谭宗明和明楼脚对脚地泡在浴缸里,都很默契地没有提等下的事情。秘书给谭宗明打电话,说明天下午局里要开会,让他务必早点回来。电话开着免提,谭宗明恨不得把自己沉进水里。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只能心不在焉地回一个知道了。

明楼笑了起来:“不想回去了?”

“要不是你说要跟我回上海,”谭宗明盯着自己泡在水里的手,“我都在考虑要不要辞职了。”

明楼伸手捏了一下谭宗明的鼻子:“在说什么傻话呢?”

谭宗明当然不会这么草率,不然现在他也不会接到秘书的电话了。但明楼听了心里还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滋味,这是他完全没想过的事情——那个一向冷静理智的谭宗明居然愿意为了他冲动一把,就算是没有真的做出行动,有这样的想法已经让明楼窝心了。不论年纪多大,都会被喜欢的人牵着鼻子走。

 

“我本来没那么紧张的,”车子一开进军区大院,谭宗明立刻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现在我不行了。”

明楼跟站岗的小伙子打了个招呼:“你没来过这种地方?我可不信你爷爷没带你来过。”

“来是来过,”谭宗明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时不时地透过后视镜看看自己仪表,“可每次来我都紧张啊。”

紧张归紧张,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谭宗明提着两袋水果,跟在明楼身后,看着明楼掏出钥匙来开门。明局长一年多没回过家,还仔细分辨了一下哪个才是正确的钥匙。谭宗明长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高考都没有这么紧张过。明楼越是找不到,他就越是替自己着急。就在他急得要晕倒的时候,门自己开了。

“我cao,”明台没想到门口站着两个人,吓得差点把门关上,“大哥你怎么回家了也不敲个门啊!”

“是谁回来啦?”明镜听到声音,从房间里走出来,“你大哥终于肯回来了?”

明台是听明镜的命令准备出去买水果的,正巧明楼和谭宗明大包小包地带回来,他也不用出门,唯一一个出去透气的机会也没有了。谭宗明跟着明台把东西放在厨房,正要去客厅,就被明台拽住了。

“大嫂,”明台挤眉弄眼地看着谭宗明,笑嘻嘻地说,“你等会儿可小心点,我大姐打人可疼呢。”

谭宗明抬着下巴看他:“谁是你大嫂?不要乱叫,叫我谭哥。”

明台一脸的无辜:“你有没有搞错我才是你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支持者……”

“说什么呢?”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吓得明台立刻闭了嘴,“小谭啊,你跟我来一下。”

 

明楼在明镜的房间,谭宗明在明楼他爷爷的房间。

“您看起来气色挺好的,”沉默了半分钟之后,谭宗明率先开口,“我祖父要是也像您一样就好了。”

老爷子居然笑了起来:“哪里的话,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医院年年都去,不像你爷爷,还那么生龙活虎的。当年我们在一起训练的时候,就属他体格最棒了。那个时候我们可年轻呢,才十几岁啊。”

谭宗明听得云里雾里:“您意思是认识我爷爷?”

“认识。”明楼的祖父喝了一口茶,“不仅认识,而且是老战友了。不然你以为明楼为什么会到你那去?”

这件事他从没有听明楼说起过。谭宗明有一种自己被欺骗了的恼怒,他暗暗握紧了拳头。

“你不要怪明楼。”像是看出来谭宗明心中所想,他慢悠悠地说,“明楼到现在也都不知道。”

谭宗明垂着头小声道:“可他都调查我了,不会连这个都查不到吧。”

“我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除非我告诉他,否则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这个人就跟四十年后的明楼一样。谭宗明暗自感慨,基因的力量可真够强大的。他一直以为明楼那个高傲的性格是因为他是家里的长子,现在看来还真是遗传。谭宗明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不过老爷子也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明楼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和他奶奶把他们三个孩子抚养成人,他们也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明楼是我们家的长孙,他会得到更多的机会,那他就注定要失去选择的权利。他父亲是我的独子,我没有第二个机会来……”

“可是这不公平,”一直沉默的谭宗明突然抬起头,抿着嘴看着他,“这样不公平,尤其是对明楼来说。”

“孩子,”明楼的爷爷笑了,“有什么是公平的吗?就像你和明楼,你们出生的时候就带有别人没有的光环,这对别人来说是公平的吗?如果让你放弃一切跟明楼在一起,你会愿意吗?就算你愿意,不代表明楼也要这样做。你怎么知道他是真的喜欢你,还是说只是因为你放弃了,让他感到不好意思,才做出同样的事?如果是你在胁迫他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公平的吗?”

谭宗明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这么清醒过。他没有被一连串的问题问倒,反而更有信心了。

“我愿意放弃一切。我已经在这里了,这就是我能够放弃一切的证明。”

他平静地看着对面的老人:“他没有办法一辈子待在家里。就算今天他留下了,也总会有一天要离开的。”


TBC.

#没见完,我抓狂,还要见个两三章,我暴走

评论(8)
热度(59)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