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程皓】跟男朋友亲亲的时候被家长发现了怎么办

#大家好,你们不是喜欢看见家长吗,给你们表演一个花式见家长

#我双更了,有人表扬我吗






自从程皓为爱南下来到上海开诊所之后,每天的生意就没停过。他走的是高端牙科诊所路线,谭宗明给介绍来的也都是高端客户,自然肯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花大价钱买个舒服,牙齿也不例外。

谭宗明介绍来的客户,一半是程皓亲自主刀。大都是一些护理保养,真正有牙齿问题的还是在少数。谭宗明闲着无聊的时候也来他这里坐坐,不光是看牙,主要是为了看男朋友。程皓的办公室里有个小隔间,里面放着床,只不过通常情况下谭宗明坚持不到它派上用场,直接在办公桌上就能把程皓就地正法。

 

九点上班,给两个客户洗了牙,程皓正准备休息会儿给谭宗明打个电话,前台又跟他说有谭总介绍的客人过来。程皓去别的诊室晃悠了一圈,几个医生都在忙。他咂咂嘴,去前台把客人带到了自己的诊室。

他的新客户看起来五十多岁,西装革履,文质彬彬地对程皓点头。程皓隐隐觉得这个人看着眼熟,但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越看越熟悉,越想越没有头绪,治疗的一小时都忍不住盯着人家的脸看。要不是他的专业素养过硬,没有耽误手上的业务,说不定真的会被投诉。程医生摘下口罩,轻声地说结束了。

“您贵姓啊?”程皓笑容和煦,“感兴趣的话我帮您建立一个档案,这样下次您来也方便一点。”

“免贵姓谭。”他在镜子前正了正领带,跟着程皓往前台走,“会员卡就不办了,我用我儿子的就好。”

“哎,成啊,”程皓敲了敲前台的桌子,扭头看他的病人,“谭先生您儿子的姓名是什么?”

说话间谭先生的电话响起来,他对程皓比了个抱歉的手势,先接了电话。程皓趁机看了一眼手机,谭宗明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没等他打开来看,身后的门就被人推开了。旁边的谭先生挂了电话。

“爸,”熟悉的声音在程皓身后响起,但却不是对他说的,“怎么自己过来了,也没叫我一起。”

看上去三十多岁的谭宗明和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谭宗明爸爸同时站在他面前,程皓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腿软还是该害怕。小美看到谭宗明的瞬间就划了他的卡,嘴巴甜甜地说了句已经结过账了大老板。谭宗明他爸眉毛一挑,没有多说什么。谭宗明面不改色地点点头,站到程皓身边。

“爸,这是我朋友,程皓程医生,”谭宗明的手搭在他的腰后轻轻摩挲,“你有需要直接找他就好。”

程皓头皮发麻,立刻上前一步握住了他爸的手:“叔、叔叔好,您下次来我、我免费帮您洗……洗牙。”

谭宗明他爸皮笑肉不笑:“谢谢。我先下去了,司机在等我。”

他虽然是跟程皓握手,但后面的话明显是对谭宗明说的。谭宗明也没客气,点点头就往程皓的办公室走。程皓目送着他男朋友的爸爸坐上电梯,立刻回头瞪着小美:“说什么呢!谁是大老板!”

小美一脸无辜地指指程皓办公室的方向:“谭总呀,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

程皓急得直跺脚:“那、那不是因为他是我那个吗!不能当着他爸面儿讲啊!”

小美还想说什么,谭宗明从拐角探出头来:“程皓?你到底过不过来了。”

程皓立刻飞奔过去。

 

一进办公室,程皓立刻扑到了谭宗明身上。谭宗明被他扑了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但还是后退了一步把程皓抱在怀里。程皓的脸红扑扑的,在谭宗明脸上轻轻啄了个吻,有点埋怨地看着他。

“你爸要过来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下呀,”程皓心有余悸地摸着胸口,“也不知道我表现得他满意不。”

谭宗明托着他的屁股给他放在办公桌上,轻轻亲了一下程皓的额头:“你好好表现一下,让我满意满意。”

程皓大着胆子把手伸进谭宗明的西装外套,冰冰凉凉的手搭在他的腰上,抬起头啄着谭宗明的脸颊。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前台打过来的,程皓选择性地无视掉了。谭宗明很是满意地掐着程皓的下巴,趁他张嘴想要说废话的时候勾住他的舌头给了他一个深吻。程皓搂住了谭宗明的脖子。

“……谭宗明!”

谁也没发现办公室门开了,谭宗明他爸就站在门口,怒发冲冠怒目圆睁怒火攻心,程皓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赶紧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谭宗明,哆哆嗦嗦地跳下桌子站起来,结果腿一软直接跪下了。谭宗明无奈地把他抱了起来,又放回桌上,然后才直起腰看着他爸:“不是都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他爸阴沉着脸,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发作:“包。”

谭宗明扭头一看,他爸的包还放在沙发上。他镇定自若地走过去拿着包,语气轻松又愉快。

“既然见都见过了,中午一起吃个饭吧。程皓,你定个酒店,然后跟我回家接我妈。”

程皓扑通一声又跪下了。


END.

#没了,真没了,改天写一个可爱橙子讨好公婆吧,现在有一丝惧怕见家长

评论(25)
热度(8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