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6

#要见父母了,太恐怖了,一想到要写到见父母我就觉得自己不好了





十六

这一刻,两个人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回想起这一年所有的事。

明楼抱谭宗明抱得太紧,手臂都有点发麻了,也不愿意松开。谭宗明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低声抽泣,他还是没办法从这么大的情绪起伏中回过神来。他紧紧地抓着明楼的后背,衬衫被他揉得皱巴巴的。

“我不要当局长了,”谭宗明小声说,“我不当局长了,我就想要你。我舍不得你。”

他从鼻涕眼泪中朦朦胧胧地看着明楼,长睫毛上挂的都是水汽:“我不像你,不像你这么潇洒。”

明楼根本不想反驳,他手忙脚乱地找纸出来给谭宗明擦鼻子:“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好半天,谭宗明才恢复过来。清醒过后就是羞赧,他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明楼灰色衬衫的右肩上有一大滩水渍,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什么别的东西。谭宗明又用力地擤了下鼻子,故作镇定地挺直脊背,看着明楼,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这件衬衫要好好洗一下,干脆直接丢了吧。”

但他的鼻音和红眼圈出卖了他。明楼心里有万般怜惜,却都说不出口。他不想说出口,他的心疼对刚刚哭了一通的谭宗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这个骄傲的小伙子一定会恼羞成怒地甩手就走。明楼给谭宗明捋了捋头发,又去旁边的便利店给谭宗明买了一瓶冰水。谭宗明仰着头,把水瓶贴在眼睛上。

明台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光景。他一向把自己打扮得一丝不苟的大哥有点狼狈地站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皱巴巴的衣领和西裤,头发也散落到了额头。明台有点犹豫,不知道是否要上前一步。

 


这一次,明楼终于没有再批评他的迟到。

谭宗明一言不发地坐在后座上,明楼轻轻握着他的手。明台在喋喋不休地解释着他为什么起晚了、又是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洗澡洗漱再赶来机场的,甚至早饭都没有吃——说到这里,他终于停下了他连珠炮似的发言。车停在信号灯前,明台扭头看了看他们两个,友善地询问是否要先去吃个早餐。

明楼握着谭宗明的手微微发力,谭宗明扭头看了看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吃吧,我有点饿了。”

来的路上根本没心思吃饭。现在问题解决了一半,心情放松了不少,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明台欢快地应了一声,拐了个弯去他最喜欢的早茶店。他从后视镜里偷偷地打量谭宗明,这和他上次见到的那个意气风发又优雅的男人不太一样,虽然谈吐举止外表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区别,可就是总觉得他今天格外柔和。

明台在驾驶座上扭来扭去,还开了广播听音乐。明楼没像以前那样制止他,或者说,他的心思全都在谭宗明身上。明楼坐得离他近了点,谭宗明顺势往他身上靠了靠,但还是扭头看着窗外。

“今天晚上住哪里?”他小声地问明楼,“我跟你一起住还是你回家我去住酒店?”

明楼笑了笑,摸摸谭宗明的膝盖:“怎么可能让你自己一个住酒店?回我家。”

明台发誓他不是故意要听的,但是听都听到了,绝对没法假装没发生:“大哥你回你自己那还是回家?”

谭宗明盯着他看,明台也盯着他看,明楼一点犹豫都没有,坚决地说:“先回我那,明天我再回家。”

 


说是早饭,吃完了回到明楼家也已经快一点了。他们两个都只有一个小箱子,明台把他们送到楼下就回去了。谭宗明提着自己的箱子站在明楼家的玄关,有点茫然地盯着客厅的吊灯。明楼把衬衫脱下来丢进洗衣机,走过来抱着谭宗明。谭宗明摸着他的后背,用明楼的肩膀磨牙。

明楼亲了亲他的额头:“我好想你。”

谭宗明今天第一次笑了起来:“我们就几个小时没见而已。”

“你要是不来的话,”明楼揉着谭宗明的头发,“就不止几个小时了。”

明楼要回来的事是早就定下来的,明镜前一天就叫人过来给他打扫过了。谭宗明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等明楼洗完澡再整理行李。他的房子不大,一间卧室一间书房,明楼洗澡的十几分钟谭宗明转了四五圈。

“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明楼围着浴巾走出来,从后面抱着谭宗明的腰,亲了亲他的耳朵。

“再说吧,”谭宗明镇定自若地倒了杯水,“我现在不想洗澡。”

明楼立刻明白了。这是一场不能避免的、而且越早达成共识越好的对话。谭宗明坐在床边,他搬了椅子坐在对面,都是认真严肃的模样。谭宗明的目光像是要把明楼烧出个洞来。

“我没想到你会来,”明楼一开口就是这么欠揍的话,但谭宗明忍住了,“说实话,我是没有想过。”

这不能怪他。谁让谭宗明之前把话说的那么死呢?

明楼拍拍谭宗明的手背:“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准备给你拨过去。我想跟你说,我决定要回上海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跟我回家,我跟家里人正式地去讲这个事情。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没关系,在家里等我就可以。你已经为了我跑到北京来了,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我来办。”

“可是,”谭宗明有一点顾虑,“可是你以前也不是没有提出来过,他们凭什么这次就答应你啊。”

“以前我想的太多,总是做不了决定,也担心我家里人。所以他们一提出来我就没办法拒绝。”

“那现在呢?现在就不在乎他们了吗?”

明楼笑了:“小谭,你怎么还是不懂呢?以前没有人值得我坚持,现在不一样了。”

谭宗明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发烫。

“我现在要为了我们,为了,为了你真正想过的生活,”明楼觉得自己有点语无伦次,他的脸也烧起来了,“你想过的日子,如果要成为现实的话,必须要我做出行动才可以。现在,除了你,没有人能再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了。”


TBC.

#也是没想到一年多了!一年多了我终于要把这个写完了哈哈哈嘎嘎嘎

评论(15)
热度(49)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