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5

#终于有了tmd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哈哈哈哈哈要完结啦!!!






十五

腻腻歪歪地谈了大半年有实无名的恋爱,谭宗明一年中最恐惧的过年时光又快到了。

“局长,”谭宗明靠在明楼身上,忧愁地叹了口气,也不顾上明楼不许他叫局长这件事了,“你知道吗?过了年我就三十五岁了。你懂不懂这意味着什么?只要我回家,我家里人一定跟我说我哥这个年纪孩子都有了。我就是带你回去也没有用了,你已经不能帮我转移视线了,你现在对我来说没用了……”

明楼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听到这句话立刻掐住谭宗明的脸,看都没看他一眼:“你说话小心点。”

谭宗明气得挣扎了好几下:“疼呢,你轻点!真过分,我给你倾诉呢,你什么态度!”

“那你说怎么办?”明楼给谭宗明揉脸,摘下眼镜看着他,“要是你想的话,我们去别处度假?”

度假倒是一个好选择,去一个温暖的地方,最好是南半球,没人认识他们,也完全不用应对各种亲戚的关心。但谭宗明显然有些犹豫,他扯着明楼的手,摸着他修剪干净的指甲,扭头看着明楼,眼神飘忽。

“要不……还是回我家?”他支支吾吾半天,声音小了八度,“反正我这事,也不能瞒他们一辈子啊。”

明楼沉默了一会儿,关了电视,把瘫在他腿上的谭宗明扯起来:“你要我陪你吗?用什么身份?”

谭宗明挤出了一个笑容,顺便用手给明楼也支一个笑容出来:“炮友也是朋友的一种,能打炮的朋友。”

听了这话明楼顿时脸一黑,撒开谭宗明就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走。谭宗明被他摔到沙发里摔得七荤八素,恨恨地抱着靠垫,也不去追明楼。虽然他这话说得难听,可也不是没有道理。明楼回家这件事就是个定时炸弹,总不能带回家没几个月,哪怕再长一点过个几年,男朋友就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吧?

这是两个人心里都明白的道理。谭宗明痛苦地躺在沙发上天人交战,最后还是窜起来蹬蹬蹬跑上楼,在卧室门口探头探脑。明楼背挺得笔直坐在床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情绪。谭宗明扑了过去抱着他。

还用看出来情绪吗?只要是个人都能知道这个大老爷现在是生气了。明楼气谭宗明那张嘴,更气自己无法反驳。他扭过头去,掏出手机假装看微信。谭宗明啧了一声,把他的手机抢过来丢在地上。

“行了啊你,还生气呢,气成这样小心得心脏病哦。”谭宗明一把按倒明楼,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别闹。”明楼嘴巴上这么说,还是把谭宗明扯到怀里抱着,“那你说吧,该怎么办。”

谭宗明一个鲤鱼打挺,冲下楼拿手机:“我帮我爸讲我们过年出去玩。”

 

休息是短暂的,工作是永恒的。刚过完年,工作狂谭宗明从新西兰回来就奔赴第一线,踏踏实实地做优秀好领导,我党好干部,勤恳程度让全政/府大院的人看了都自愧不如。明楼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只能在厨房和床上好好犒劳一下辛苦工作的谭副局长。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短。谭宗明感觉自己还没有穿很久厚外套,就要换上薄风衣了。他趴在床边看着明楼收拾行李,时不时地说几句废话。明局长塞了几件衣服和一点洗漱用品就关上了箱子,把箱子推到角落的时候因为太空,里面的瓶瓶罐罐碰在一起的声音格外明显。

谭宗明翻了个身:“就这么一点点东西的呀?”

明楼笑了笑,坐到他身边:“我就出差两天,你要我把家都搬空吗?”

明楼早就彻底搬进了谭宗明家里,原来组的那个房子都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去过了。谭宗明瞥了一眼自己的衣柜,一大半是他自己的衣服,明楼的多半都是西装。明楼拍拍他的脸。

“我走了之后记得按时吃饭。”

“天哪。”谭宗明捂着脸,“也就是你把我当小孩。”

明楼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我比你大这么多,拿你当小孩有什么不对?跟你的年龄又没关系。”

就跟个家长似的。谭宗明嘴上赌气不承认在乎,明楼走的这两天他也确实挺无聊的。中午在食堂吃饭都没人陪着,要知道他以前可从来都不会在意这些事的。没什么胃口的谭副局长数着米粒,心不在焉。

“谭局长,”同事端着盘子坐到他对面,“今天怎么一个人吃饭呢?明局长呢?”

谭宗明挤了个笑容:“出差去了。”

坐在对面的同事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反而神秘兮兮地凑近了一点:“是不是得提前恭喜谭局长了?”

“嗯?”谭宗明被他说得一愣,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好恭喜的?”

“没听说吗?明局长任职期满了,马上就要调回去啦。那这明局长一走,这个位置不就是谭局长的吗?你看我们这一把年纪跟你这年轻有为的比不了,未来还是年轻人的……”

后面又说了什么废话,心烦意乱的谭宗明通通没听进去。他陪笑着嗯嗯啊啊地敷衍了过去,找个机会就跟人说了再见,收了餐盘回办公室生闷气。

没认真谈过恋爱的谭宗明根本就没体会过这种感觉。鼻腔里酸酸的,眼泪也好像在眼眶里打转。他一边痛骂自己不争气,一边又控制不住地有种崩溃的冲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谭宗明,他在心里翻来覆去地骂自己,也骂明楼不负责任。骂到最后又舍不得,千言万语堆积在喉咙里,也没人可发泄。

下班的时候,谭宗明过了好久才收拾完东西,拖着脚步往外走。同事们早就下班回家了,停车场里没剩几辆车,就他的车最显眼。车旁边站着一个人,高大挺拔,风衣被吹得掀起一个角来。谭宗明小跑着过去,拢了拢自己被吹乱的头发。明楼摘下墨镜,接过他手里的钥匙,给谭宗明开了车门,又把箱子放到后备箱,然后才开门坐进驾驶位。春天的晚风稍微有一点点凉,谭宗明最怕冷,上车就开了空调。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今天开完会了。晚上就是应酬,觉得没意思,想早点回来陪你。你吃晚饭了吗?想吃什么?”

谭宗明翻着手机相册,找了几个他以前保存的菜谱:“先去超市买点东西吧,家里什么都没有了。”

明楼稳稳地把车开了出去:“好。都听你的。”

 

吃饱喝足,洗碗就交给一万块的洗碗机来,谭宗明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当大爷,心里却打着鼓。明楼戴着眼镜专注地给他削苹果,谭宗明的余光一直在瞄他,却又不敢光明正大地盯着看。

“怎么了?”最终还是明楼先开了口,“一直看我也不说话。”

“我问你个问题。但是你不要想多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谭宗明看着脚尖,“你……你是不是要走了?”

明楼沉默的越久,谭宗明的心里就越慌。他当然希望明楼笑着跟他说怎么可能又听人乱说,可他也知道这件事早晚都要面对。谭宗明抽着烟,明楼削好的苹果就放在他面前。

“小谭,”明楼揉了揉眉心,摘下眼镜看着他,“今天可不可以不说这个?”

“意思就是,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但这不是早晚的事吗?不管他们说的对不对,这件事早晚都……”

“那不一样啊,”谭宗明叹了口气,“那不一样,你懂吗?应该是你来告诉我,不是他们来告诉我啊。”

但他也没有特别怪明楼的意思。他们两个盯着对方,眼眶都是红的。

不知道是谁先站起来,是谁先亲了谁。情欲一发不可收拾,是未说出口的情绪唯一的发泄口。

“小谭。”洗过澡之后,明楼从后面紧紧地抱着谭宗明,“跟我一起走好吗?”

谭宗明握紧他的手腕:“什么时候走,定了吗?”

明楼沉默了一会:“下周。过几天局里就发通知了。”

谭宗明转过身来看着明楼:“你不是想跟我谈恋爱吗?我答应你。就从现在开始,你答应吗?”

没等明楼回答,谭宗明就笑了:“我不会跟你一起走的。我也给你拒绝我的机会。”

 

为期五天的恋爱,好像跟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心态又完全不一样了。明楼走的前一天晚上尤其是。

“就快变成谭局长了。”明楼强压着心里翻江倒海的情绪,紧紧抱着谭宗明,含着他的耳垂小声开玩笑。

“是啊,”谭宗明也笑,把脸贴在明楼怀里,“你要是退休了回来可以找我罩着你哦。”

明楼亲了他一口:“明天要去送我吗?”

“要上班呢,”谭宗明小声说,“我要上班。”

“好。好,”明楼把谭宗明箍在怀里,闭上眼睛,“晚安,晚安,宝贝。”

 

没有人愿意面对这样的结果。

谭宗明睡不着,明楼也是,但他们没有再说话。谭宗明的脑子里乱哄哄的都是他认识明楼这两年来的事情。他相信如果再年轻十岁,哪怕再年轻五岁都好,他都会愿意跟着明楼去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可是他不小了,再也不是可以任性的年纪了。一边是他喜欢的人,一边是他专注做了很久的事业。如果两边一定要做取舍的话,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选择题。

他听着明楼在他身边翻来覆去,听着闹钟响起,听着明楼凑过来在他头顶轻轻亲吻。最后明楼换了衣服,拖着唯一的行李箱下了楼。他其他的行李收拾好堆在客房,谭宗明等着他安顿好就给他寄过去。

卧室门又被轻轻地打开了。谭宗明赶紧闭上眼睛,翻了个身继续装睡。明楼沉默着坐到床边,摸着谭宗明的头发。谭宗明轻轻哼了一声,明楼没想到他是在装睡。谭宗明紧紧咬着牙,不想让自己哭出来。

“我爱你,”明楼贴着谭宗明的耳朵,轻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谭宗明皱着眉嗯了一下,翻过身背对着明楼。明楼听着他绵长的呼吸声,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是两年以来,他们唯一一次说出爱这个字。谭宗明听到楼下大门关上的声音,像触电一样蹦了起来。

 

“大姐,”一个半小时的飞机落地,明楼有点疲惫地拨出了电话,“我到机场了。”

对面一番兵荒马乱,过了半天才出声:“哎呀明楼呀,你稍等一下,明台过一会儿就到了啊。”

明楼拖着箱子找了个位置坐下,犹豫着要不要给谭宗明打电话。谭宗明心里不好受,他也不见得有多舒服。他在心里骂自己太过自私,可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解决这个困境。

就在等待明台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明楼在心里终于做出了决定。谭宗明有太多的牵挂,那么就让他来成为那个为了爱而做出牺牲的人好了。谭宗明一直都在委曲求全,他不舍得在这样的时候还让他受这么大的委屈。明楼在心里做了最后的决定,他要回家去告诉他大姐他的选择,他要让谭宗明把他打包好的行李再重新放回去。这比他走的时候还让他想哭。明楼紧紧握着手机,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给谭宗明打电话了。

但他所想的事情比他预计得还要来得更早。明楼的手机一震,谭宗明的头像映入眼帘。

“明楼,”谭宗明的背景音比他想象的还要嘈杂,“你现在在哪里?”

明楼的心跳如擂鼓:“我在机场。我弟弟还没有过来。宗明,你听我说,我……”

谭宗明挂断了电话。

明楼咬了咬牙,又给他打了回去,可他没接。他打了一个又一个,直到听到谭宗明手机关机的提示音。明楼颓丧地把手机身旁的座位上,捂着脸让自己不要失态。他听到有人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

他就站在他面前。

“明楼,”谭宗明低头看着他,“明楼。”

这是什么梦啊?

谭宗明拿着明楼的手机,扯着他走到角落。明楼没等他开口,抬手把谭宗明紧紧地箍在怀里。

“你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谭宗明的眼泪忍不住地往外流,“走就好了,为什么要说爱我?”

明楼紧紧咬着牙:“因为我是说真的。”

“为什么?”谭宗明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可他现在根本顾不上去想别的,“如果爱我为什么不肯留下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怎么可以……”

“嘘,嘘,”明楼不停地给他擦眼泪,可又怎么都擦不完,“不要说别的。你爱我吗?谭宗明,你爱不爱我。”

谭宗明发红的眼睛狠狠地瞪着他:“我站在这里,你还要我多说什么?”


TBC.

#都给我哭,都给我哭!

评论(15)
热度(5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