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4

#突然更新,没想到吧!

#时隔多日(月)我居然还能记得剧情发展!好久没更新了我现在只能接受夸奖无法承受批评,笑嘻嘻,也是没想到老狐狸都写到十几章了!再搞一搞就要欢欢喜喜大结局了嘎嘎嘎

#前文走这里(十二)   (十三)






十四

“……嚯,”包奕凡躺在谭宗明家的沙发上,一脸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可真够复杂的。”

谭宗明也歪在旁边的单人沙发里,沉默地吸着可乐。他跟明楼搞在一起也快一年了,没想到真的说起来几句话就能概括完。不过本来也就是肉体关系,谁能预料到会升华到心灵呢?谭宗明咂咂嘴,把吸管丢进垃圾桶,捏着空可乐罐发呆。包奕凡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躺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没忍住嘴贱道:“那你现在是不是对别的0没兴趣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

谭宗明愤怒地把可乐罐砸到他脸上:“闭嘴!我他妈就是饥渴到死也不会找你!”

可乐没喝干净,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包奕凡新买的白色T恤上。包总气得翻身起来,揪着谭宗明的衣服作势要打他。谭宗明没他那么结实,被他按在沙发上挣扎了半天起不来,急得脸都红了。

明楼提着一堆菜站在沙发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俩,面无表情:“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

“没有没有,误会误会!”包奕凡立刻撒手,连连后退,抱着自己的包就跑。谭宗明跳起来要去打他,被明楼拦着腰给抱了回来。谭宗明掐了一下明楼的手,颓丧地叹了口气。

老实说,要让他快速适应跟明楼的关系转变,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关系挑明了之后比暧昧的时候还让人无所适从,这种情况谭宗明还是第一次遇到。明楼把他翻过来,搂紧谭宗明的腰亲了上去。

“我打扰到你了吗?”一吻终了,明楼把头靠在谭宗明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问道。

“没有没有,”谭宗明赶紧拍拍明楼的背,“给你钥匙就是让你随时过来嘛,包奕凡也就是路过我这我们好久没见了聊聊天,顺便……”谭宗明咽了咽口水,声音小了一点,“顺便把我俩的事告诉他。”

谭宗明有点心虚地看了明楼一眼。自从两个人互相表过白之后,一直都让人有点尴尬。明楼提出过要跟谭宗明谈恋爱,而且不止一次,可谭宗明总是拒绝。他虽然没说理由,但这也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没人知道明楼什么时候会走,而谭宗明不愿意跟他一起去,更不愿意三十几岁还要体验没结果的异地恋。与其到时候分手,还不如从没有开始过。

说到底,还是自欺欺人——说什么没有开始过,只不过没有那个名头罢了,该做的早都做了,该动的心也都动了。这个时候再反悔,早就来不及了。

 


谭宗明跟在明楼后面,一直抻着脖子看他在干什么。明楼专注地切了一盘土豆,转身想要放到锅里炒,结果没注意到贴在他身后的谭宗明,转身的时候踩到了他的拖鞋,差点连土豆带人一起倒在地上。谭宗明傻乐,赶紧跳开去冰箱里找果汁喝。明楼没来得及制止他,只好叹了口气继续回去炒菜。

“你去外面坐着等我吧,”明局长回头看了一眼谭宗明,“厨房里热,做好了我告诉你。”

谭宗明靠着冰箱:“你做你的呗,我跟你学一学怎么做饭。”

“学这个干什么?又不需要你做。”

“现在是不需要,”谭宗明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谁知道以后呢。”

明楼假装没听到:“冰箱里的番茄酱递给我。”

“哦。”谭宗明拖着脚步去找番茄酱,顺便拿了一盒冰淇淋。明楼本来想制止他,一张嘴就被谭宗明塞了一勺冰淇淋进来。谭局长一乐,脚步轻快地蹦跶到客厅去看电视了。

 


吃饭的时候,明楼突然云淡风轻地说:“我要买房。”

谭宗明吓得直咳嗽,他说的轻飘飘的,就跟买菜似的。明楼放下筷子帮他拍背,又去给谭宗明倒了杯水。小谭局长抱着杯子支支吾吾了半天,迎着明楼认真的眼神,憋出一句:“不行,你居住证时间不够呢。”

明楼被他噎了一下,还没说话,谭宗明又补了一句:“身为领导干部,你怎么都不关注国家政策呢?”

但这次明楼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跟谭宗明开玩笑。明局长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是我傻了。”

“说什么呢,”谭宗明假装没看到,专心在盘子里挑肉吃,“快吃饭,再不吃都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都不问我为什么吗?”明楼显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弃这个话题,“你问我我可以告诉你的。”

谭宗明根本没打算接话,持续地装傻:“这有什么可问的,这是你的隐私。其实你要是真想买,我就不信你找不到人帮忙……”

“谭宗明,”明楼打断了他,“如果我在上海买房了,你会答应跟我在一起吗?”

迎着谭宗明木讷的眼神,明楼接着补充道:“就算我回去了,我也可以每个周末都过来……”

“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个事了吗?”谭宗明也有点烦躁,把碗筷一摔,“可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明楼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想过的是什么生活,甚至比谭宗明自己都知道。他嘴上不说,甚至表现出来有点排斥的专一而稳定的感情生活,恰恰是他最期待的。稳定的含义有很多,像这样飞来飞去的异地恋肯定不是其中一种。他们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也就没办法得到一个两个人都满意的结果。

“现在这样,”谭宗明自觉失态,又端起碗接着吃饭,“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

明楼抱着臂看他:“是吗?我觉得哪里都不好。”

“你要是觉得哪里都不好,当初就不应该招惹我。”

“你是在怪我吗?”

“对,我就是在怪你!”谭宗明猛地站起来,瞪着明楼,“我不该怪你吗?明明就是你负不了责还要做那种多余的事!现在你满意了吗?我每天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都要当做是最后一天,这样你开心吗?你还觉得我不应该怪你是吗!”

谭宗明的眼眶都红了。他气呼呼地瞪着明楼,好像眼泪随时都要跟着呼吸的节奏掉下来。明楼站起来把他扯到怀里,紧紧地箍着他的腰。

“对不起。”过了好半天,明楼才慢慢说,“对不起。”

“明楼,”谭宗明疲惫地叹了口气,“我从来就,从来就没后悔过喜欢你。”


#吵架了,吵架了才是真正的情侣!(舔嘴)

评论(30)
热度(62)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