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9

#给一个垃圾铭的,lof重名的太多,找不到,不艾特了






初春的一个早上,前一晚刚被明局长临幸过的谭副局长,被一个突然的电话叫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骂了一句,从被子伸出一只葱白的手来,极其不耐烦地接通了电话,眼睛都没睁开:“谁?”

电话那边刚带着哭腔喊了一句哥,一听到谭宗明的声音,顿时愣住了。谭宗明听他的称呼也是一愣,废了好大劲儿睁开眼一看,自己拿着的居然是局长的电话。明楼听到响动早就醒了,看着谭宗明惊魂未定的脸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从容不迫地接过他手里的电话,还给谭副局长掖好了被子拍他睡觉。

困得不行的谭宗明很快就又要昏睡过去,临睡前他感觉到局长在他脸边上亲来亲去的好不烦人,跟他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只摆了摆手让人快走。反正想也是什么“早点起床去上班”,谭宗明才不会早起呢。

他毕竟没听清明楼说了些什么,睡到七点多还是被明楼给他定的闹钟叫醒了。谭宗明黑着脸去上班,想着中午可得好好损一通局长。他给明楼发了信息,对面没回;过了一会儿打电话,居然关机。谭宗明以为他去开什么会就也没在意,中午到局长办公室敲门,明楼的秘书才有礼貌地告诉谭局长,明局长请假了。

“请假了?”谭宗明极其惊讶,眉毛都拧到一块去了,“我都没请假他请什么假?”

明楼的秘书也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这个……明、明局长家里好像是有什么私事,我也不清楚……”

谭宗明本来的意思是他才是昨晚辛苦的那个,可小秘书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这种关系,自然不清楚谭宗明的意思。谭副局长也是有点尴尬,一时间不知如何解释。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谭宗明只好叹了口气谢过他,一个人寂寞地走向食堂。局长秘书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好。

 

到了下午,明楼才给谭宗明打来了电话。

“小谭,”他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但还是急切地道歉,“早上走得急忘记告诉你了,不好意思。”

谭宗明听他这么累,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还有点心疼:“没、没事,你家里有事?回北京了?”

明楼笑了起来:“都怪我弟弟大惊小怪。没什么大事,我祖父做一个小手术,很快就能出院的。”

“哦。”谭宗明的手指在桌上划来划去的,想了半天到底没把那句话问出来。

倒是明楼很快就接了一句:“我明天就回去了。”

“明天是礼拜六啊,有人接你吗?”谭宗明一边转笔一边明知故问。

“没有。”明楼极为肯定地回答道,“怎么办呢,我家离机场那么远呢。”

谭宗明听着他话里的笑意,忍不住想要损他,但想想还是憋回去了:“我去接你呗,航班号告诉我。”

“哎,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谭宗明能忍住,明楼可没打算忍,没羞没臊地调笑他。

“……局长我上班呢,挺忙的先挂了。”

说完之后谭宗明就果断地挂了电话。明楼没有打回来,也没发短信追问。谭宗明心里暗爽了很久,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挂明楼的电话。可也就暗爽了一会儿,还是有点怕怕的,生怕这个大老爷不高兴,不理他是小事,礼拜六要是再对自己做点什么可就得不偿失了。好在明楼给他发了条微信,也不像不高兴的样子。

下了班之后包奕凡给谭宗明打电话约他出去玩,谭宗明看了看他们局长的航班号,上午十点,对他来说可挺早。他不想没精打采地去接明楼再被他嘲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我不去了吧,”谭宗明把包扔在副驾驶,开出大院的时候和保安打了个招呼,“明天要接机。”

“接什么接呀,别去了,又不是你男朋友。”包奕凡那边也是开着车,还能听到车上有别人在笑。

谭宗明没好气地呛了他一句:“谁告诉你不是男朋友的?我有个男朋友很奇怪吗?”

那边长久都没有回应,正在谭宗明以为自己掉线的时候,另外一个一直玩得好的朋友嗷嗷叫着要让谭宗明坦白从宽。谭宗明烦得不行,根本不想理他,啧了一声就想把电话挂掉。包奕凡把人赶了回去,车停在路边,下了车跟谭宗明打电话。他们两个之间本来没什么秘密,但这件事,谭宗明想了想还是没说。

“没男朋友,逗你的,”谭宗明叹了口气,“包子我真去不了,明天我要去接明楼。他今天回北京了。”

凭着包奕凡对谭宗明的了解,他们两个之间绝对不是普通的上司和下属之间的关系。可这个时候质疑他又有些不对劲,毕竟没有实锤,万一是自己误会了呢?包奕凡挠挠头,思考了一下。

“不用我陪你去?”

谭宗明被他逗乐了:“怎么,我是不会开车,还是不认识路?你跟他们玩去吧,让他们别出去乱说。”

 

挂了包奕凡的电话,谭宗明自己也觉得心里怪堵得慌的。

他和明楼,该做的都做了,可也仅限于床上。下了床,两个人就是普通的工作伙伴,一点都没做过别的情侣做的事。可要说他们的相处模式,要是外人知道了,也没人会觉得他们就是同事而已。一早困扰着谭宗明的关系,现在反而让他觉得更烦恼,可也甜蜜。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他照顾人习惯了,也愿意被人当成靠山,突然出现一个明楼这样,愿意来照顾他的人,一旦过了心理上那道坎,就会觉得这样比以前好多了。他一直没说,是因为毕竟还是要面子。

更何况他还没问过明楼的想法呢。

要是他只想和自己做炮友怎么办?男朋友这个词可太重了,意味着责任。他明楼能担得起吗?他是早晚就要回去的,他的家不在这里。谭宗明不想跟他感情深了再分开,那还不如从来没有开始过。

手机响了几声,谭宗明拿过来一看,是明楼给他发的消息,讲的是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谭宗明看着就没忍住笑,笑完了之后却还是难受。他叹了口气,消息也没回,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评论(10)
热度(7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