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赵启平/明楼】喜当爹 下

#哇,终于写完了。






11.

“你……你好。”

明楼和赵启平并排坐着,思考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出来。

赵启平不禁用爱慕的眼神看着明楼——他的心上人,越看越可爱,连这种窘态都是这么的好看。赵启平深深地陷入了这种陶醉,连明楼的咳嗽声都没听见。明楼老脸一红,别过头去。

“别那么看着我。”

如梦初醒的赵医生一拍脑门:“对、对不起啊,我太失态了。我……要不我先走吧。”

明楼摸摸脸:“别走了,来都来了,怎么也得吃了饭再回去吧。”

再说他也得把两个人之前的误会给解开啊。

 

又是一阵沉默。

“之前的事……”明楼叹了口气,还是先开口了,“是我太唐突了。”

赵启平也是一阵脸红:“没、没有,我也是冲动了。”

楼上传来一阵骚动,明台冲出小祠堂,边跑边哭喊。

“大姐!我真没骗你!至少我哥和赵医生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啊!!”

 

为了弟弟的人身安全,明楼一咬牙一闭眼:“对不住你了,赵医生,配合一下吧。”

赵启平看着明楼越凑越近的脸,心想今天还真是来对了。

 

12.

明台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气氛尴尬的晚饭了。

上次这么尴尬,那还是十年前他大哥和汪曼春的事被大姐发现之后。今天虽然没有那么尴尬,可也是够微妙的。阿香借口还要洗碗收拾厨房,匆匆吃了几口赶紧逃了。明台也想走,被明楼暗暗地踹了一脚。

明镜抬头看看明楼,她大弟弟面色如常,专注地吃着饭;又偷偷瞄了下赵启平,发现赵启平也在偷偷瞄她,两个人都有种被撞破的尴尬,只好勉强干笑了两声,又迅速埋下头去吃饭。

 

认真咀嚼着嘴里的肉,明楼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面色凝重地放下了筷子。

“大姐,”他仔细思考之后,问出了那个关键的问题,“您没怀孕的话,买婴儿用品干什么?”

他一早就觉得明台说的话不能信,要不是这小子搬出这一点来说服他,明楼也不至于跟着明台一起犯浑。反正误会已经说清楚了,不如追问到底,明楼也好真正的松了这口气。

“就是啊,”明台戳着米粒,帮腔道,“这能不让人误会吗?家里就这么两个女的!总不能是阿香吧?”

这下轮到明镜尴尬了,她剜了明楼一眼,半晌才叹了口气:“唉,是明台的女朋友怀孕了呀。”

 

“大哥我错了!大哥别打我!”

小少爷抱着头,拼了命地在客厅里转圈,生怕明楼抓住他打得他屁股开花。

 

13.

来都来了,就算赵启平想走,那也不是轻易就能走的。

明楼宽慰他:“没事,我的床挺大的,能睡两个人。要是你不自在,等我大姐睡了你就去客房。”

“不,没事!”这种大好的机会怎么能放掉呢,赵启平赶紧表决心,“我睡觉特别老实!”

“那就好,我睡觉不怎么老实,可能会把你踢下去。”明楼也是十分地诚恳。

 

两个人面对着天花板,老老实实地躺着。

既然明镜没有怀孕,那自己这个妇科医生也没什么资格留在明楼身边了,赵启平叹了口气。

“既然我大姐没怀孕……”明楼犹犹豫豫地开了口。

赵启平鼻子一酸,觉得自己果然是猜对了:“是。”

“那……”明楼叹了口气,好半天才别别扭扭地问,“你还愿意给我弟妹检查一下吗?”

赵启平扭头看着明楼,一脸呆滞。

明楼好半天没收到回复,有点尴尬,心想果然是之前自己的拒绝太武断,伤害到了赵启平幼小的心灵,才让他现在这么难堪。明总裁也不是那种强迫别人的人,只好当做自己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你这是在对我表白吗?”赵启平磕磕巴巴地问了这么一句。

“……啊?”明楼也呆了。

 

“对、对不起,”赵启平绝望地捂住了脸,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担忧,“我、我可以给她检查的。”

 

14.

“那你还愿意做我的家人吗?”在赵启平感觉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明楼问了这么一句。

明楼的小指在被窝里勾住了赵启平的小指,他扭头看着赵医生:“这句才是表白,知道吗?”


END.

#我也想娶大哥,哎

评论(9)
热度(8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