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庄恕】缺心眼 上

#给包谭撒一捧土





庄恕最近遇到个大麻烦。

“庄医生,我心口疼,真的,就那种看不到你就疼得厉害。尤其是晚上,梦不到你心疼,梦到你了见不到更疼。但也是挺奇怪,只要看到你就好了。我跟你说,我从你这办公室走出去,肯定第一时间就难受。”

他的病人家属,南通市有名的包氏集团的小包总,最近十几天风雨无阻,每天都来医院向他报道。第一天庄恕还以为他是真的难受,认认真真听包奕凡形容好了他难受时候的心疼程度。还没等他发问,包总就突然握住了庄恕的手腕,拽着他的手贴在心口,诚恳地说,看到你就没有不舒服了。庄医生费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把那只手甩在包奕凡的脸上,在病历上胡乱写了几笔,丢给包奕凡就让他滚出去。

结果第二天这人又出现在了他面前,还是同样的语气,还是同样的说辞。庄恕在心里都默默感慨这人确实是厉害,要不是他上来就摸自己的手,就凭这个表情,他也得有八分相信包奕凡的胡话。不要脸的病人他不是没见过,然而这么不要脸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庄恕都提不起力气来请他出去。

 

按说难缠的他不是没见过,也有病人趁机提出不正当要求的,但庄恕没遇到过这样的同性。不歧视同性恋是一回事,自己喜欢男的是一回事,但有一个缺心眼的家伙一直缠着自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庄恕不畏权贵,但像包奕凡这样家大业大的他也不好惹,躲又躲不了,真给他烦得要死。

不能从包奕凡这下手,庄恕就决定跟他家人沟通一下,让他们来治一治这个人不要脸的德性。他是包奕凡他爷爷的主治医师,跟他家人也是天天见。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气得他什么办法都用上,可就是没法把包奕凡赶走的一个月之后,庄恕一咬牙一狠心,决定把这件事跟他家人讲一讲。

包奕凡平时要上班,他爸妈没事的时候会来看看。庄恕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来到老爷子的病房,正赶上他爸妈过来,保姆去热水间打水。庄恕照例询问了一下病情,讲了些平时会讲的东西,然后慢慢坐了下来,表情特别凝重。包奕凡他爸吓得握紧了老婆的手,吞了吞口水才有勇气讲话。

“庄……庄医生,”他爸说话声音都直打颤,“那个,还有什么问题吗?您就直说了吧。”

庄恕有点尴尬地叹了口气:“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接下来说的话,您做好心理准备。”

病房里剩下的三个人都愣了,尤其是包奕凡他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这几天看老爷子身体好转的差不多了,可被庄恕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没了底,就有一种快要没了爸的凄凉感从心里油然而生。

“您说吧,”好半天他咬咬牙说道,“您说,没事,我心理承受能力还挺强的。”

庄恕更尴尬地捂住了额头:“是……包奕凡……”

这可给包奕凡他爸吓坏了,他妈也坐不住了,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自己儿子看着健健康康的什么毛病都没有,这怎么说病就病了呢?还没从没了爸的打击中缓过来在,怎么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呢?他爷爷更是难受,原本以为庄恕是要说自己,没想到一下子扯到了孙子的身上。三个人都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庄恕更是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把这话说出来。经不住包奕凡他爸一再催促,庄恕只好如实交代。

“他……是不是喜欢男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他最近总往我办公室跑,挺烦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午休的时候,包奕凡趴在庄恕的办公桌上,笑得直不起腰,还绘声绘色地给庄恕模仿他爸方才的样子,“你给他们吓坏了,真的,他们都觉得我要死了。我爸都准备好你说完话他就哭了。”

庄恕面色铁青:“他确实哭出来了。”

包奕凡捏着庄恕的小臂来回摩挲:“是是是,他准备好半天了,那总得哭出来再想想你说了什么吧。”

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庄恕就觉得十分尴尬。罪魁祸首却还在他身边笑得开心,庄恕恨恨地搡了包奕凡一下,让他闭上嘴不准笑。包奕凡凑得离他近了点,捏着庄恕的下巴逼他看着自己,脸上突然没了笑容。

“你就那么讨厌我跟你表白?还去跟我爸妈告状?嗯?”

庄恕一愣,他只见过包奕凡笑呵呵的样子,从没见过他板着脸不笑时候有多吓人,还真有那么一会儿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好在他还是那个智商在线的庄医生,包奕凡不放手,他就也板着脸不说话。

包奕凡原本也没想吓唬他,本来就是开个玩笑,看到庄恕木着脸,撇了撇嘴,哀怨地松了手。

“哎,真的是,对我这么凶,亏我那么喜欢你了。”

庄恕翻了个白眼:“麻烦包总别喜欢我了,可以吗?我还没说你烦呢。”

被这么说了一通,包奕凡也不生气,还是笑呵呵地托着下巴看庄医生整理病例。他难得不讲话,庄恕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至于追问他怎么突然沉默,倒是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晚上跟我吃饭去呗。”

包奕凡翘着腿看他忙忙碌碌,过了好半天,才慢悠悠地问了这么一句。庄恕手上的动作一停,抬头看了看包奕凡,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然后又低下头去忙自己的。包奕凡乐了,捏着庄恕的手腕不让他动。

“这是几个意思啊?你不说话我可就当你答应了。”

庄恕刚要张嘴反驳,就被包奕凡捂住了嘴。他跟包奕凡的肢体接触只限于摸摸手,这么突如其来的举措还从来没有过,一时间庄恕只能愣愣地看着包奕凡,不知如何是好。

一向霸道的包总脸上挂着两个酒窝,站起身慢慢地凑了过来,隔着自己的手,装作亲了亲庄恕的唇。

“就这么说定了啊。晚上下了班我来接你。”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故意卡在这里但是想让大家感受一下小包的苏气和男友力嘻嘻

评论(17)
热度(7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