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8

#正式通知一下,我的存稿用光了,又到了大家断粮的日子了。





相亲,古往今来所有家庭聚会上出现几率最高的话题。

谭妈妈清清嗓子,给明楼夹了一筷子菜。

“来来明局长多吃点,你说我们家儿子就是不让人省心,在单位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明楼愣了一下,赶紧摆摆手:“没有,他工作还是很出色的。”

谭宗明他姑妈接下话茬:“哎,明局长过年不回家啊?你妻子呢?”

明楼没理会谭宗明的偷笑,喝了一口酒,平静地回答。

“我妻子去世十多年了。”

话一出口给谭宗明惊得够呛,一口粉丝没吃进去全呛嗓子眼了。明楼给他拍拍后背,一脸的波澜不惊。这下子没人再敢说话了,连老爷子都叹了口气,站起来拍拍明楼的肩膀,一脸复杂的表情。谭宗明的表情更复杂,万万没想到明楼会编出这种故事来。他大气都不敢出,只好低声咳嗽。

酒过三巡老爷子就有点上头,把谭宗明撵到一边就坐在明楼身边,说什么都要给明楼张罗一个对象。明局长这次真是给吓得脸色有点不对,还没等说什么,那边等着的三个媒婆立刻就说上了,从二十五到三十五年龄不等,家庭条件各异,说的明楼恨不得摔碗走人。瞥到谭宗明在一边赖在他哥身上笑得鬼鬼祟祟明楼就气不打一处来,抽空飞了个眼刀过去。得到命令的谭宗明赶紧从他哥怀里直起身来,一看明楼吃得差不多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扯着人就直接上楼回卧室。

 

明局长简直惊魂未定,瞪着床上笑得直不起腰的谭宗明。小谭少爷笑够了就抱着枕头坐在床上,还是一脸的回味。

“你家人还真是爽朗啊。”明楼还是有点怕,抚着胸口顺气。

“这回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回家了吧,每年都催我找女朋友,烦都烦死了。”

明楼靠着谭宗明的书桌,看着床上那小子换好了睡衣趴在床上,突然又觉得有点饥渴。做过了这么多次,谭宗明对他俩之间的关系不说全盘接受,至少也不会排斥了,偶尔居然还懂得利用一下。谭宗明一米八的大高个,撒起娇来倒也有种别样的感觉。

正想着,小谭少爷突然扭过头,对明楼粲然一笑。

“局长,你说我要是现在带你出去,说你是我炮友,我爸会不会把我扔出去?”

明楼笑了,脱了衬衫走过去。

“大过年的,不怕把你爸气出心梗?”

“这儿可没客房给你睡,”谭宗明也不要什么形象,“就看你跟我睡一夜能不能忍住啊。”

明楼毫不留情地掀翻了谭宗明:“你说呢,嗯?”

谭宗明乐了,从善如流地解着明楼的皮带,一脸认真。

“我还答应嘟嘟一会带他下楼放鞭炮呢……”

明楼手上也没闲着,把谭宗明刚换好的睡衣三下两下扒掉:“干完这一炮下去也不迟。”

“局长你就承认了吧,”谭宗明咬着明楼的耳垂眉飞色舞,“你就是年纪大了体力不行只能干一炮嘛,我还可以满足你啊。”

明楼眯了眯眼。这小子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这么短的时间你觉得能做几次?我体力行不行你还不知道?不如你今晚别下去了。”


打炮呢


谭宗明他哥领儿子放了一挂鞭才带回家,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年年谭宗明都是家里玩得最欢的,今年就算是有局长在,也不至于趴窝不动啊?他把儿子交给他妈,自己上楼去敲门。

谭宗明正在高潮边缘,神志不清的时候依稀听到有敲门声。还没等回应,他哥就开门进来了。

吓得谭宗明当场就射了明楼一身。

相比之下明楼就冷静多了,扒拉过被子给俩人盖好了,最后还狠捣了几下射在谭宗明体内。

可谭宗明他哥显然没见过这种大场面,做出的反应除了赶紧把门关上,别让爹妈爷爷舅舅舅妈看到之外,再也做不出什么了。他跟谭宗明俩人面面相觑的功夫,明楼已经扯了抽纸简单清理了一下,还给谭宗明穿好了睡衣。

谭宗明窝在床上懒懒地不想动,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盯着他哥。他哥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一路颤抖着扶着墙走到谭宗明的书桌边坐下。明楼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副做完就要跑路的样儿,在兄弟二人炯炯的注视下给谭宗明掖好了被子,开窗户散味。

三个大老爷们就保持着这般诡异的气氛,谁也没说话。

没过一会,谭宗明他嫂子就上来了,叫人下去看春晚。她一推开门,就看到自己老公面带忧郁地抽着烟,明楼靠窗站着,谭宗明没精打采的趴在床上。他哥挥挥手,把人给打发了下去。

“你俩……”

“哥,”明楼刚关了窗子到床边要换床单,就被谭宗明一把拽住赖在身上,“你要是不想把我爸和我姑妈气死呢,你就给我保密。”

谭宗明他哥气得直抖,可也想不出该说什么,指着谭宗明嘴唇直哆嗦,最后也一句话没说出来。他只好安慰自己说他俩这都是闹着玩的谁也没当真。嘴张了半天要说话到底也没说出来,摆摆手就出门了。走了两步又开门回来,黑着脸口气不善。

“要玩就把门锁上……俩傻逼!”

 

谭宗明他哥抱着儿子看春晚,一脸的不高兴。

这年过的还真是闹心。

而楼上那俩人把门一锁,床单也忘记换,腻歪半天又滚床上去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TBC.

#断粮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评论(18)
热度(75)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