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7

七 

好不容易到了快熬到了二月份,一直盼着放假的谭宗明可算有种活过来的感觉,上班也是神清气爽的。年初的时候一直有点忙,等工作都处理完,一下子闲下来都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前几天去明楼的办公室商讨工作的时候听到他给人打电话,似乎是说过年的事儿。谭宗明敲敲门进去明楼正好挂电话,拧着眉毛一副我叫不高兴的表情,看得谭宗明都有点紧张。眼看着要放假,谭宗明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明楼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刚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可惜那边太嘈杂,没说上几句话就断线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打一个电话过去,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还没等自己说话,有个人影就闪了进来。明楼都懒得说什么,整个局里对他敢这么放肆的,除了谭宗明就没别人。

谭宗明前脚一踏进来就觉得气氛凝重,看向明局长,果然又是那副不高兴的表情。谭宗明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慢慢走过去,生怕又惹明大老爷生气。明楼面色稍有缓和,起身跟谭宗明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谭宗明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就是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年啊……”

“要我跟你回家啊?”明楼笑着揉揉谭宗明的头发,看着谭宗明认真的表情,还是把想好的调侃收了回去,“算了,你们那一大家子人,我一个外人不好打扰。”

谭宗明往明楼那边凑了凑:“那你回家吗?”

明楼摇摇头,叹了口气。

“不回去了,放假就那么几天。”

“那你就跟我回去呗,反正我在家也没什么意思……”

谭宗明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

自打谭宗明当了副局长之后,每年过年饭桌上总少不了一个话题:给他找对象。按说这种事确实是早作打算为好,但是谭宗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坦白自己其实是个基佬。每一年的轮番轰炸都让谭宗明难以忍受,但是如果今年明楼要是跟他回去了,情况可是大不相同。就算他不是局长看在外人面上也总归不好把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摆到明面上来说,到时候只要黏着明楼就没问题了。

明楼瞧着谭宗明一副乖巧的样子心里却不知道想着什么坏事,就觉得有点好笑,凑过去轻轻咬一口他的脖子,给谭宗明吓一跳。

“那行。那我跟你回去。”


谭宗明出来工作的第二年就在市区的别墅区里买了房子,平时也不怎么回家,一个月也就能跟爹妈吃上两三顿饭。过年好不容易回去一次,当然就得多买点东西回去。往常都是他一个人,所以总要拖到大年三十恨不得看了春晚再过去。今年带上了居家好男人明局长,谭宗明想拖延都没办法。

考虑到谭宗明一放假就绝对不正常的作息时间,明楼特意拖到了九点半才去接他。结果对面那小子接起电话之后还是一副明显刚睡醒的口气,心不在焉的嗯嗯啊啊,急的明楼恨不得冲进去把他从床上拽下来。

谭宗明起得晚,又要洗漱一番。明楼等了一会,抽了两根烟才见人施施然地走出来,但是已经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平心而论,谭宗明不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算是十分出挑的,尤其他又会打扮,每次明楼见他都有种新鲜感。

放了假谭宗明也就不再穿正装,套了条窄版的低腰牛仔裤,黑色羊绒大衣里面是浅蓝色的衬衫外套烟灰色的毛衣,十足的高中生装扮。上次去滑雪穿的黑色靴子,这次换成了棕色的,明楼不大知道是不是同款,反正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孩讨人喜欢。

谭宗明不知道自己一路小跑的功夫已经被明局长来来回回打量好几次了,上了车就开始喊冷,一下子把暖风开到最大,吹了好半天才缓过来。明楼塞给他一个面包圈一盒牛奶,顺手把谭宗明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头发揉乱。

副驾驶的“小朋友”隐秘地翻了个白眼,对着手机整理了半天,才开始吃明局长给备的爱心早餐。


去接谭宗明之前明楼已经把要采购的东西列了个单子,给谭宗明过目一遍就可以直接行动了。谭宗明皱着眉打量了半天,发现明局长对于零食一种都没写,啧了一声就看着开车的大老爷。明楼瞟了一眼谭宗明,过了个绿灯把车停路边。

“怎么,还有没准备到的?”

“这也太多了吧……”谭宗明东瞟西瞟,“这些东西我爸妈肯定都买好了,我以前也就是买点保健品啊还有零食什么的……”

明楼瞧着谭宗明那个飘忽的眼神,就知道重点还是在零食上面呢。他笑了笑没说话,接着开车。

到了超市谭宗明就来了精神,一直在给明楼往零食区引导。明楼也不戳破他,拧着劲走了一会就跟着谭宗明逛了,看着谭宗明连眉毛尖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明楼也觉得高兴,干脆把之前列好的单子揣进衣兜。好在明局长理智尚存,眼见着堆了大半车,赶紧掐了一把谭宗明的屁股给人带走。谭少爷的采购计划基本也完成了,跟在明局长身后,挑了几样营养品就回家了。


谭宗明他爸妈跟他爷爷住一起,都是上了岁数的人了,自然房子离市区也远,就是为了图个清静。明楼开了快四十分钟方才见到点影子。

饶是明局长这种见过世面的人到了谭宗明家门口也由衷地感叹了一下还是资本家比较牛逼,哪像他这种机关干部,挣了钱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盖房子。谭宗明他爸以前的厂房在郊区一片绿化挺好的地方,后来政府要征用,好歹是留住了一块地皮。后来厂房改址,他爸就把这片好好收拾了一下盖了房子。就跟一座公园似的,前后都有花园不说,光停车场都比明楼家大。门口停了不少车,看来基本人都已经到齐了。

下了车谭宗明主动凑上前要帮明楼分担几个口袋,明楼掂量了一下,把装着薯片和饼干袋子给了谭宗明。小谭少爷帮着明局长锁了车,又腾不出手来找钥匙,只好跑上前去敲门。

开门的是谭宗明他姑妈,他爸唯一的妹妹。看到谭宗明,倒给他姑妈吓了一跳,不知道她大侄子吃错了什么药,今年回来这么早。还没等开口就觉得光线暗了一大半,抬头一看才发现他身后还站了个大高个。

明楼的到来简直就相当于给这个家投下了一颗炸弹。谭宗明过年的时候从来没带人回过家,更别提像明楼这么位高权重的人了。明楼刚上任那会儿,谭宗明回家吃饭提过一次,这次见到真人,更是给大家激动得不得了,连谭宗明的爷爷都拄着拐颤颤巍巍地过来凑热闹。

谭宗明他堂哥从厨房探出头,一看谭宗明回来了,中气十足地招呼他过来打下手。这小子年年都赶着快吃饭了才来,好不容易碰着了,不抓个壮丁简直没道理。谭宗明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就想跑。明楼走过去,对他堂哥笑了笑。

“我来吧。他起得早,再让他去补一觉。”

谭宗明家的小伙子都是一米八十多的个子,明楼往他面前一站,俩人的身量却是相差无几。老爷子一看外孙都欺负到人家局长头上了,气的眉毛一竖赶紧把人吼了回来。往年陪老爷子聊天的工作都是谭宗明的,今年换成了明楼,他比谭宗明更有耐心,见识也更广。

谭宗明一看没自己什么事,欢天喜地的陪自己的小侄子玩去了。


忙活到四五点钟,可算能吃饭,明楼扶着老爷子下楼,一拐弯就看谭宗明怀里抱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电视里放着喜羊羊,谭宗明心不在焉地一边玩手机,时不时孩逗逗孩子。零食口袋丢了一地,地毯上全是零食的碎渣。明楼眉毛一挑,给老爷子安顿在饭桌前,自己就去抓人。

看着明楼杀气腾腾的过来,谭宗明心里一惊,赶紧抓着小侄子的手做招财猫状。

“来嘟嘟快跟明叔叔拜年,让明叔叔给你压岁钱哈~”

小孩儿一听压岁钱,眼睛刷地就亮了,一把推开自己的小叔叔就奔他明叔叔去了。明楼看着喜欢,抱起嘟嘟亲了一口。谭宗明趴在沙发上一脸不乐意,也不知道是嫉妒谁。

明楼本来没准备压岁钱,问谭宗明要了个红包就塞给嘟嘟了。小孩儿他爸过来正要叫几个人吃饭,给看个正着,拍拍儿子的脑袋钱就给没收了。小孩郁闷地抱着明楼不撒手,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谭宗明洗了手,一想到今年饭桌上再也不会有那些烦人的问题心里就高兴。明楼坐他身边,给他夹了一块肉。

陪着老爷子喝了一杯酒之后,饭桌上突然没人说话了,谭宗明不吱声只管埋头吃饭,心里默默觉得这节奏不对劲。余光瞄到他姑妈他嫂子和他妈交换了个眼神,谭宗明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该来的总会来的。

没想到这次矛头没对准他,而是明楼。 


TBC.

评论(8)
热度(7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