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6

#说了没有肉了就是没有肉了,我要走心了(严肃)





入了冬之后谭宗明整个人都懒了下来,恨不能一周七天都缩在家里,每天起床都要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前一天晚上要是被明局长临幸了,第二天必定请假。又是因为自己,明楼还真拉不下面子治一治这小子的偷懒劲。

下了几场大雪之后,局里决定组织大家去滑雪泡温泉,这在谭宗明他们单位还是头一次。像这种年终年初正是忙的时候,玩完一天回来又是卖命地干,没领导愿意干这种花钱费力不讨好的事。但是今年明楼新上任,大家都热情高涨,难得没拖拖拉拉直逼过年。明楼挺高兴,给上面打了个招呼就报了旅游团。就在市郊的山庄挨着雪场,两天一夜的行程。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偏偏到谭宗明那费了不少劲。

小谭少爷懒洋洋地缩在椅子上听秘书介绍一通,换了个姿势接着发呆。小秘书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不尴尬,只好连声把谭副局长的魂召唤回来。谭宗明打了个哈欠,一脸的心不在焉。

“哦,我不去。”

“可是……明局长说,人数都已经定好了,不去是不行的。”

“小苏啊,”谭宗明低头玩着手指兴致缺缺,“你有没有男朋友?”

秘书小姐闻言一愣,看着谭宗明点点头。

“那这样,”谭宗明抬头一笑,“带你对象去玩,就当是局里福利允许你带家属了。跟谁也别说,到时候你领着去,有人问你就说是我让的。”

 

谭宗明的秘书倒也是温柔老实,副局长一肚子坏水没察觉,还以为是年终奖的一部分。真到了日子才发现不是那么浑水摸鱼就能过关的。后勤组长查了一下人数发现没问题,刚要上车却又被明楼拦下了。对着名单挨个点名,第二个就是谭宗明,叫了三遍没人答应,明大老爷脸一冷,冲着谭宗明的秘书嗖嗖嗖地放眼刀。

小秘书一看大事不好,赶紧跑过来跟明楼承认错误,一抬头发现明局长还是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到底也是在机关呆过几年的人,小秘书见风使舵,一下子就把谭宗明供了出来,还友情提供了电话给谭宗明拨了过去。

知道第二天不用上班,谭宗明昨晚上和包奕凡可着劲地野,十来个人喝酒唱歌蹦跶到半夜,一点看不出三十岁的样子。这会刚睡着没两三个小时就被电话吵起来,口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悦。

“干嘛?!”

“你在哪?”

一听是明楼,谭宗明顿时吓得酒醒了一大半。

“啊局长我在家……”谭宗明往被窝里缩一缩装出一副虚弱的口气,“去不了了我感冒了……”

“给你二十分钟准备,车在你家小区门口等着,就这样,我先挂了。”

一边的小秘书听局长发号施令听得战战兢兢,挥挥手赶紧把男朋友赶走了。

 

谭宗明极不情愿地滚下床洗了个澡,这会也顾不上形象专挑厚衣服往身上裹,扭头一看外面刮着大风心里就犯怵,不停地骂着明楼暴君。一直是西装套风衣的谭副局长突然穿上牛仔裤羽绒服小皮靴子,看上去年轻了不少。翻了条长围巾捂得严严实实,谭宗明拖着步子往外走。

说是速度挺快,等小谭少爷上了车,全车人也都多等了他半个钟头。明楼没容他往里走,一把给拽过来安排他在身边坐下,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吓人。谭宗明弱弱地叫了声局长好就觉得头疼,闭着眼睛缓了半天。车总算能往目的地开,明楼扳过谭宗明的身子让他靠着自己,谭宗明难受的要紧,也就不在乎那么多,靠在明楼肩膀上昏昏沉沉地睡了。

迷迷糊糊中谭宗明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一下又一下不堪其扰。躲了两下没躲过去,就听明楼声音低沉地在耳边威胁他说再不起来就亲下去了。吹出来的热气怪痒的,谭宗明不情不愿地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才发现车里只剩下他俩,连司机都走了。

明楼给谭宗明包的严严实实,生怕这小祖宗冻感冒。说是要治治他这犯懒的劲,可是一看人没精打采的小样心里也怪别扭。俩人姗姗来迟,进了大厅才发现一半人都换好了鞋。

 

谭宗明不乐意来,不光是冬天冷懒得动,更主要的是他根本不会滑雪,摔一下又怕疼,简直是恨极了这么一项运动。从小在南方长大,三十多年没真见过几次下雪,这种人造雪场他根本不感兴趣,也没尝试过。明楼拿了鞋过来叫谭宗明换上,刚伸进去一个脚尖谭宗明就嚷嚷着冷,说什么也不肯穿。明楼一记眼刀打过来,谭宗明二话不说麻利地就把鞋换上了。明局长挺满意,看着人把雪板穿好了,给拽到外面去。

一看外面白茫茫一片谭宗明头都大了,跟明楼商量着自己先在平地练一练。明楼一看他那可怜样也就没说什么,坐了缆车到山上。谭宗明挪了两步发现随时都有摔倒的危险,干脆站着不动,等着看明楼的笑话。

按说像明楼这种天天坐办公室的,什么实力大家确实都心知肚明,一时间竟然聚了一堆人,都停下来等着看明楼。明局长心态平和,从半山腰往下看,谭宗明的白羽绒服还真是不太显眼。他笑了笑,往前一使劲奔着谭宗明就去了。

谭宗明瞧着明楼越来越近,头一次觉得这个运动玩好了也是很漂亮的。旁边的人一看局长也是一把好手就都散开了,只剩下谭宗明站在那仰头看,耳朵尖红红的露出来。还没等谭宗明发现明楼离他越来越近,从上面冲上来的明局长一个拐弯,把傻站着的谭宗明毫不留情地带倒了。

躺在雪地里的小谭少爷有点懵,不知道怎么就被当成保龄球了。明局长帅气地收个尾缓缓划过来站在谭宗明面前,把阳光挡掉了一大半。谭宗明赌气,干脆趴着不起来。明楼看着他笑。

“还不起来?他们可都看着你呢。”

说着一把给谭宗明捞起来。谭宗明没站稳,抓着明楼的衣服一脸惊慌。明楼给他拍拍身上的雪,在屁股那停留的时间略久。谭宗明今天穿的牛仔裤是贴身款,包着挺翘的臀,两条大长腿看上去可笔直。明楼微微一笑,谭宗明赶紧推开他往后退,结果自己又把自己绊倒了。这次小谭少爷上来脾气说什么也不要再玩,明局长没法子,只好给脱了雪板叫他去大厅等着。

既然是明局长号召大家来玩的,总得陪着到最后,再加上总有来拜师学艺的,一群人热热闹闹地玩到一两点才想起来吃午饭,谭宗明一个人坐在前台饿得都快哭了。明楼来找的时候,就看人趴在吧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瞌睡,一副可怜样。

吃饭的时候谭宗明都没什么精神,听说下午还要去泡温泉脸色才稍有缓和。明楼给盛了碗汤,看着他喝下去,那张小红嘴唇油亮油亮的,怎么看怎么想舔一口。明局长眼神一暗,低下头专心吃饭。

 

吃过饭要回酒店换衣服,谭宗明也没什么异议,就跟明楼住一个房间。早晨他走得急也没带泳裤,小谭少爷有点闷闷不乐。明楼笑了笑,给扔过来一条浴巾。

谭宗明不太愿意跟那么多人泡一个池子里,总觉得有点难受,望着明楼做无声抗议。明楼没办法,只好给前台打了个电话。服务生领着俩人七拐八绕到了后面的小房间,锁上门没人打扰,俩人都可以来一炮。但是谭宗明明显没那个心思,一看是跟明楼单独在一起,干脆浴巾把浴巾铺在池底,脱得光溜溜跳进去。

在外面冻得久了脸通红,小谭少爷缓了好久终于不是手脚发麻的状态。明楼下了水直接把人扯过来抱在怀里。谭宗明怎么说也是一米八十几的大高个,被明局长这么抱着就觉得不太舒服,干脆跨坐在明楼身上,把脑袋搭人家肩膀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一热乎谭宗明又开始犯困,蹭着明楼就想睡。明楼捏捏谭宗明的屁股,看着小谭少爷一副茫然的表情就想笑。

“现在就睡,你晚上还要不要睡觉了?”明楼亲亲谭宗明的耳垂,“还是我们来干点别的……”

谭宗明叹了口气,干脆放弃挣扎了。


TBC.

评论(6)
热度(62)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