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5

#吃肉。





“谭副局长还真是顾家……带你爸来玩?”

谭宗明让他说的头皮发麻,一哆嗦把身边的小孩推得要多远有多远。身边的MB一脸的莫名其妙,凑上去重新挽住谭宗明的胳膊,抬头看看明楼就收到一个类似警告的眼神。倒不是没见过凶神恶煞的客人,但是这位实在是不怒自威了点。一时间给小孩儿吓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三个人就在那傻站着。

眼见着包奕凡搂着朵小白莲花朝这边走过来,谭宗明大喜,心想救星终于到了。

结果包奕凡一走近看到明楼,乐了。

“哟,明局长怎么也来了啊?”

谭宗明刚想问你们怎么认识,就听明楼轻笑了一声。

“路过,看见谭副局长进来,我想怎么也得问候一下谭副局长的爸爸啊。”

重音特意放在了“副局长”上面,给谭宗明气的不行。包奕凡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副好奇的表情。

“爸爸?”

谭宗明又是一个激灵,赶紧扯住了包奕凡的袖子示意他闭嘴:“明局还忙着呢,你别添乱了。”

“别呀,”包奕凡笑呵呵的,“进都进来了,明局,咱一起?”

谭宗明松了一口气。明摆着这是他跟包奕凡私人聚会,他明楼再怎么没有眼力见也——

“好啊。”明楼的声音低沉悦耳,听起来怪性感的。

 

包厢里的六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气氛还真是怪尴尬的。饶是包奕凡再怎么风流此时也觉得不好,打从明楼往这一坐就开始散发王霸之气,偏偏面子上还一副云淡风轻的笑。他硬着头皮跟身边的小朋友调笑一会,抬眼再看明楼,还是那副好死不死的表情。

伺候明局长那个少爷一看就知道身边坐的才是正主,铁定是最厉害的一个,一时间也不着急,轻声细语地哄着一言不发的大老爷。明楼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目光却是落在了谭宗明身上。

半个月没见,这家伙非但没盈润一点,反而瘦了一圈。听他秘书说这段时间总是加班,明楼本想下了班带他去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谭少爷过度操劳的身体,晚上就躺床上盖被纯聊天,没想到他却说家里有事。明楼没细想,多半是没想到他敢用这借口骗他。等他从单位出来看到谭宗明上了辆小敞篷就觉得不对。谭宗明是独子,他爸是断不能开这种车的。

明局长当时就不太高兴,反应过来谭宗明那是随便胡诌了个借口搪塞他,总有种好心被当驴肝肺的恼怒。他开了车不远不近地跟着,最后跟到了夜总会。俩人轻车熟路,一看就是总混在一起。他对包奕凡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总觉得不像是什么好人。

他能想到谭宗明看到他会有多慌,不过没想到反应会那么剧烈,看起来怪好玩的。越是熟悉,就越想知道他那张总是皮笑肉不笑的面具下面到底还有多少种没被发掘的表情。一想到自己已经看过那么多种恐怕他父母都不一定能发现的样子,明楼就觉得心情挺好,看着谭宗明的眼神也带了点暧昧。

平心而论,这小子长得确实英俊,也该是局里那帮小姑娘喜欢的对象。漂亮但是不娘气,有种英武的感觉。小嘴唇水红水红的,刚才喝了一口红酒,泛着水光。浓密的睫毛低垂着,那些七七八八直闪的灯就给挡了一半的光影。身材也好皮肤也好……明局长默默想着,身体就有点不受控制。

谭宗明正在心里骂着包奕凡脑抽筋,就看明楼突然站起身,还以为他要走,结果就看大老爷朝自己走过来,一把把自己拽起来。

明楼跟有点发懵的包奕凡说了声回见,扯着谭宗明就走了。


谭宗明没挣扎,多半也是知道自己挣扎也没用,拉拉扯扯的也丢人。被明楼塞上车里他也认命了,反正休息了半个月,他也该好好伺候伺候明局长了。不管他谭宗明怎么不愿意,俩人还是变成了莫名其妙的床伴关系。

还有一点谭宗明不大愿意承认,虽然明楼每次都霸道了点,可是还是挺舒服的。

明楼四平八稳地开了一会车,偏头看看身边的谭宗明,小少爷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眸色暗了暗,明楼没吱声,把车停在了主干道边上的一条小胡同里。

然后还没等谭宗明说话,就解了他的安全带把人拽过来。


吃肉吧


不过明楼倒也说话算话,做完了一次给谭宗明草草收拾一下就拉着人去酒店了。谭宗明被扯着走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明楼的好东西就在里面积着,走一步感觉都能淌出来,只好夹紧了屁股缓步跟着明楼,一副半身不遂的样儿。

说是还要再折腾几次,明楼也就再做了一次。洗个澡抱人上床,他靠着床头抽烟,边上是趴在枕头上玩手机的谭宗明。

跟包奕凡发了一会短信谭宗明也精神了,偏头看看明楼也是没什么睡意,谭宗明突发奇想。

“局长我们聊聊天吧。”

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聊什么呢,两个除了上床之外就是工作伙伴的男人难道要聊家庭吗?谭宗明有点懊恼,慢慢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明楼歪着头看看谭宗明,笑着把烟掐灭了。

“哦?”

“我是想,”谭宗明闷闷的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咱俩这认识了都快一年了,保持这关系也有几个月了,我对你还什么都不了解呢。虽然是床伴吧,可是我这也是第一次跟谁保持长期关系,总得知根知底……当然我也不是要太知道,反正就是……”

明楼听谭宗明越解释越乱,干脆把人拽起来搁怀里抱着。谭宗明觉得这姿势太娘气不愿意,挣扎了几下倒也就不动了。他也没真指望明楼能说什么,不生气就不错了。

“我本来不想当官的。”明楼又点了支烟,放到谭宗明嘴边让他吸了一口。

谭宗明觉得有点憋屈,这什么人啊,一上来就说这种自己最不想听的话。你倒是不想当局长了,可是老子想啊。你不想还不给我让位置,不想就不想呗,还非得把话说出来,这是刺激谁呢?

明楼咧嘴一笑,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能怪我吧,家里非逼着我来的。”

谭宗明没什么脾气地摆摆手:“是是是,对对对,您说的有道理。”

“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明楼突然叹了口气,握住了谭宗明的手,“别看你家好像管你管的挺多,到最后人生的路不还是让你自己走的吗?你爸说是想让你经商,最后你要做公/务/员,那不也是帮你了吗?”

“你,”谭宗明立刻坐直了,还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你调查我?”

说起这个的明楼一点都不害臊:“怎么了?是不是你先调查我的?嗯?”

谭宗明颓废地倒了回去。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明楼又捏起了谭宗明的手:“我和你就不一样了,我想做什么,那是没有用的。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家里面就把未来的路给规划好了。就算我在别人眼里看来再成功,最后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听家里面的?”

“噢。”谭宗明不太理解这种痛苦,但也觉得怪可惜的,“你以前做什么的啊?”

明楼没忍住笑了:“你不是吧,连这都调查不到,那也太弱了吧?”

“……你怎么这样呢,我当初就不该招惹你。”谭宗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做什么也没用啊,生意做得再大,说转手也就转手了。在基层干了几年,家里就把我下放到这来了。”明楼笑了笑,捏捏谭宗明的耳朵,“然后,就成了你的局长。”

谭宗明纠正道:“是大家的局长。”

明楼没回应,沉默了半天。

“你……”谭宗明叹了口气,他不太擅长安慰别人,“你还可以重新开始,天高皇帝远,你就在这重新开始……”

“怎么可能?”明楼失笑,“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说重新开始就重新开始?你以为家里面会不知道?”

 

谭宗明抬头看看明楼,那个年已不惑的男人蹙着眉,一副不舍的表情。谭宗明叹了口气,思考了一下,费了点力骑到明楼身上,伸手摸了一把男人的脸。

“哎,都四十多的人了,保养得还这么好,真是没道理。”

明楼看着谭宗明,有点发愣。

“再这么看我就给你照下来发到局里去啊,明局长也能有这么呆的表情,”谭宗明大着胆子伸手掐一下明楼的脸,“哎呀,想开一点。人呢,做什么都是一样的。你挣多少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都是没用的。做局长怎么了,做局长也挺好的。你看你做生意不还是和局长打交道,还不如做个局长让他们都听你的。”

明楼有点想笑:“这话从个小少爷嘴里说出来,我怎么感觉这么怪呢。”

“再说了,”谭宗明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的吐槽,“你怎么就知道现在肯定没有你在国外好呢?遇到什么人干什么事儿,那都是定好的。”谭宗明把头埋到明楼的颈窝小声嘟哝,“行了别想了,困死我了……”

一把被掀翻,谭宗明刚要抗议明局长的禽兽行径,就被轻轻吻住了。

只有一下,甚至只是贴上去,旋即又分开了。

“困了就睡吧。”

明楼难得温柔地拍了拍谭宗明的脊背,就像哄着婴儿入睡一样。

没等谭宗明反驳这种对待幼儿的行径是多么神经病,他的眼皮就开始打架。认命似的蹭进明楼怀里,谭宗明觉得自己真是堕落了。以前对被他上这回事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最近连反抗也不反抗了。大概是分开了一段时间,谭宗明没细想,搂着局长结实的腰打了个哈欠。

 

明楼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孩儿”,笑着摇了摇头。

这小子总是出乎他的意料。最初伪装的友好也是,今天突然挑起的话题也是,还有他那种独特的、让人感觉不到讨厌的安慰也是。

他是从来不会跟床伴说这些、不会和床伴接吻的。

 

都三十多了的男人,睡相还是不好。明楼给谭宗明掖好被子,压制住他乱动的手脚,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晚安。”


TBC.

#开始走心了,从今往后没肉吃了。

评论(7)
热度(66)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