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赵启平/谭宗明】春风度 6

#不容易啊拖了好————久终于完结了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什么啊,我当初居然还想过把春风度做风情的无料,我太天真了吧。





第二天早上赵启平醒过来的时候都是中午了,身上穿着浴袍,昨天赴宴的衣服被叠得整整齐齐地摆在床边,他拿过来一闻,没有酒味,是好闻的皂香。他昨天喝得有点多,虽然红酒度数不及白酒,可他喝得多,心里又藏着事,一杯接一杯没有停,什么时候醉倒的都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更不知道在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凭赵启平的猜想,他觉得大概是谭宗明给他穿上的浴袍。

谭宗明帮自己换了衣服这个认知让赵启平心情挺好,他美滋滋地拿过手机,给谭宗明发了条微信。一向秒回的谭总过了半小时都没理他,赵启平想了想,在床上打了个滚,又给他发了个委屈巴巴的表情。

可过了十几分钟,谭宗明还是没有回。赵启平猜他可能是在开会,只好慢吞吞地起床洗漱去。

管家看他出来,挺有礼貌地叫赵启平在餐厅先等一下,然后去吩咐后厨给他准备午饭。赵启平总觉得他的态度怪怪的,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谭宗明不理自己了。

赵启平不用一天,就得出了这个结论。谭宗明一直没回他微信,却给安迪的朋友圈按了一个赞。赵启平看着那个小小的头像,越看越憋气,想去质问他,又觉得没头没脑的太不正常。赵启平坐立不安地等到下班,终于鼓起了勇气,给谭宗明拨了个电话过去。

他在心里模拟了好几遍,想着等下该说什么。终于做好了准备,谭宗明却没接。赵启平不死心,又追了一个过去。这次是谭宗明的秘书,又温柔又冷静地告诉他,谭总在开会,没有时间。

赵启平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瞬间泄了气。他趴在桌上,烦躁地用力跺了跺脚。

 

谭宗明整整两个礼拜没有理他,不仅没有主动联系他,还会把赵启平打来的电话掐掉。赵启平就是再傻,也该明白他是故意的。可他总拉不下脸面来去质问谭宗明,另一方面也是不知道谭宗明这是怎么了。他思来想去,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这种落差太大,赵启平还真反应不过来。

但他只知道面子和谭宗明,他只能要一个。

在谭宗明又一次按了他的电话之后,赵启平终于坐不住了。也没有问谭宗明现在是在公司还是在家,甚至不知道谭宗明是在哪个家,赵启平就开车奔着谭宗明的大花园去了。门口的保安还认得他,以为是谭宗明请他来的,就也没有去拦。赵启平一路都是气势汹汹地开过来,真的进了门却有点打怵。但来都来了,怎么也得讨一个说法。他咬咬牙,还是开了进去。

倒也是让他碰见了。赵启平拐了个弯到停车场,正碰到谭宗明下了车要进家门。他听到引擎的声音愣愣地回头看,不记得自己还邀请过什么人。赵启平一个急刹车,看到谭宗明的瞬间心里那点小火苗蹭地燃了起来,他连车门都没关,直接跑到了谭宗明面前。

谭宗明往后躲了躲,扭头不想看他。赵启平叹了口气,想去握谭宗明的手,却被他甩开了。

“你为什么最近突然疏远我?”赵启平蹙着眉,看着对面一言不发的谭宗明,“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不想和不喜欢我的人玩暧昧。”谭宗明挑眉,“所以,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我喜欢你!”赵启平急切地握住谭宗明的手,“我不管你信不信,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谭宗明没甩开他的手,但也没有笑容:“喜欢我又怎么样?我们之间差距这么大,你可以视而不见吗?”

话是赵启平自己说的,不管他记不记得,结果就得他自己来承受。谭宗明肯定对他有感觉,不然就不会跟他废话这么久。可他不会轻易跟赵启平在一起,除非赵启平自己想好了。他越着急,谭宗明就越冷静,面无表情地盯着快要哭出来的赵启平。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主动进一步。赵启平在犹豫,谭宗明在等。

“我知道我们差距很大,”赵启平深吸一口气,终于决定鼓起勇气把自己藏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这个差距……太大了,一年两年,就算是十年我也赶不上你。但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我是……喜欢你这个人,又不是喜欢你的钱。谭宗明,我知道你肯定也喜欢我。我……我想做你男朋友,别的什么都不管。”

“你凭什么做我男朋友?”谭宗明咄咄逼人,站直了身体盯着他,“你自己也说,我们差距这么大。”

赵启平又逼近了一点:“可是我……”

“可是什么?可是你喜欢我?你喜欢我又怎么样,你喜欢我这些差距就可以当做不存在吗?”

“不能!”赵启平几乎是吼出来的,“可是那又不耽误我喜欢你,又不耽误我想和你在一起!”

谭宗明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赵启平。这下小伙子是真的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尤其是谭宗明推开了他紧抓着自己的那只手的时候。赵启平努力保持镇定,瞪着眼睛看谭宗明。那人却突然笑了起来。

“傻小子。”谭宗明伸手把赵启平搂过来,靠在他的肩膀上,“哪怕你没有工作,在家当个家庭煮夫,我也不会嫌弃你,更何况你工作那么好呢。不知道你从哪受的刺激,自己胡思乱想那么久。”

赵启平把谭宗明紧紧地抱在怀里,几乎快要哭出来。谭宗明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贴着赵启平的脖颈笑。

“我告诉你,你和我的差距太大了。”谭宗明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说清楚,“至于有多大,光凭你自己的感觉,那都是不准的。你觉得我比你强不少,实际上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我现在这么厉害。你自己就不想想为什么你感觉不到?那不还是因为我刻意想把咱俩之间这种距离感抹掉吗?别人能感觉到追不上我,那是我根本也没想要他们离我太近。我就担心你会害怕这一点,已经很努力了。结果你呢?反而把我推开了。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没良心?是不是应该被罚?”

赵启平臊得脸都红了,低着头闷闷地说:“对不起。”

“知道我为什么疏远你吗?”谭宗明把人稍稍推开一点,看着赵启平的眼睛。

赵启平思考了一下,老老实实地摇头:“……不知道。”

他是真忘记了自己做过什么惹谭宗明不开心。

谭宗明拉过他的手:“你喝醉那天,你和我说‘喜欢你能怎么样,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小伙子一愣,哀嚎着捂着脸把头埋在谭宗明的颈窝。他竟然能喝醉到这种程度,居然连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己都不记得。说了那种混账话还给自己忘记了,赵启平恨不得把自己打死。他只能牢牢地抱紧谭宗明,用这种方式告诉他自己有多后悔。谭宗明低声安慰他,赵启平吞了吞口水,低头看着他。

谭宗明笑了。他点点头,示意赵启平做他想做的。

赵启平无故地有些紧张。这不是他的第一次,却依然让他心跳不已。他偏过头,轻轻吻住谭宗明的唇。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END.

#完结了!完结了!没有肉吃,做梦去吧!

评论(12)
热度(8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