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4

#今天份的更新完了,没有双更,别做梦了(冷漠)




谭宗明趴在床上喘气儿,顺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身边的老男人气定神闲地靠着床头抽事后烟,一脸的云淡风轻,还非得伸出一只手来一会摸摸谭宗明的腰一会捏捏屁股,简直就是嫖完了还想拖着不给钱的典型。

“明局……”谭宗明把脸埋在枕头里一万个不乐意,“烟……麻烦递给我一支。”

明楼把烟递给谭宗明,大老爷心情一好还给谭宗明点上了。谭宗明翻了个身躺在明楼边上,一偏头就能看到刚才在自己体内驰骋的凶器,臊得他赶紧扭过头去。

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变态呢,你倒是把内/裤穿好了啊。

明楼斜了谭宗明一眼,一向号称夜换数菊枪不倒的谭副局长此时正蔫蔫地抽着烟,眼角都泛着红,身上让明局长蹂躏的汗淋淋的,台灯一照泛着光还怪好看的。两个小奶/头让人啃得红润潮湿,衬着一身白皮,明楼眯了眯眼,伸手掐了一把。

谭宗明手一抖差点把烟杵到明楼手上,一哆嗦也不知道哪来的劲,跳下床就冲进浴室了。跃跃欲试还想再来一炮的明局长有点生气,下了床就去抓人。

谭宗明吃准了这要是给明楼抓住多半没好事,俩人在总统套里光着腚玩捉迷藏,可苦了谭宗明腿软屁股疼还得使劲跑。明局长不紧不慢权当是情趣,以前还真没这么玩过。谭宗明急得脸红心跳,恨不得吃了明楼。可惜刚被上过的谭副局长明显体力不支,正着急藏哪呢就被明局长捉住了。

被按在窗户上的时候谭宗明还企图跟明楼讲道理,可是明局长漠不关心的摸了摸谭宗明下面的小洞,刚才做完没清理现在还湿着,于是二话没说捅了进去,谭宗明一番说教卡在一半都变了调。明楼握着谭宗明的腰,满意的在他后背落下一个吻。

这么一折腾又是半个小时,被抱去洗澡的时候谭宗明觉得自己只剩出气都没进气了。

“哎你给我轻点……”

明楼下手本来挺轻,被谭宗明这么一埋怨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索性不听他抱怨。谭宗明也是被操/的狠了没什么神智,被明楼下了劲揉搓了几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是跟局长说话呢,吓得都不敢吱声了。明楼咬了咬谭宗明的耳朵。

“怎么样谭副局长,舒服吗?”

“……呵呵,”谭宗明眼底带了杀气,好半天才抬头一脸耐心地看着明楼,“局长你舒服吗?”

明楼觉得这小孩真好玩,半天才点点头:“舒服。”

 

这一炮之后明楼出差了小半个月,可算给了谭宗明一点养好小菊花的时间。没有职场性骚扰的烦恼,谭副局长觉得干起活来都倍有干劲,一高兴就忘了局长哪天回来了。

打从刚一进到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一直响,一大早上的就像催命似的,烦的谭宗明恨不得把它扔出去。伸头瞧了一眼来电显示谭宗明更不想接了,就想着找什么东西把这滴滴叫的东西捂住。

好不容易消停了,谭宗明舒了口气刚要站起来泡茶,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架势明摆着是不接不行啊。

谭宗明挑挑眉,坐了回去。

“喂你好。”

“哎呀谭局长你可算接电话了,这不我刚才打到你办公室一直都……”

“刘总,”谭宗明不动声色地打断了对方,装出一副没精打采的口气,“我这才刚到单位……”

 

刚才打到办公室的也是这个人。

谭宗明烦他,不太想搭理他。其实以前没有这么烦他,但是这个刘总就是一个多月之前请他吃饭那家伙。谭宗明觉得要不是他那天好巧不巧的非要死乞白赖地请自己吃饭他也不能灵机一动带明楼去,去了也不会被灌酒,喝多了之后就不会被上,也就不会莫名其妙的变成明局长的炮友。

其实也不能全怪人家,但是谭宗明就是挺烦他的。

烦他就不想管他那点破事,说出来谭宗明都替他脸红。那么大个公司就因为偷/税/漏/税交点罚款也不愿意,交的钱还不如他扣下的税多,没勒令他停业整顿就不错了,竟然还想找个后门减点罚款,真是不拿国/家/干/部当人。

 

老刘一听谭宗明病秧子似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赶紧问谭局长这是怎么了啊怪没精神的。

“也没事……”谭宗明泡着茶接着装,“这不就是昨天晚上……我……”

“我懂我懂!”老刘赶紧截住谭宗明的话,一副过来人的口气,“男人嘛就是精力旺盛,再说谭局长这么年轻,那也是正常的!”

谭宗明听他那副猥琐下流的口气就来气。你懂个屁,谭局长心里堵得慌,明明是想说睡觉忘关窗着凉了,怎么听老刘的话怎么觉得不对劲。被误会就误会了吧反正都是个撒谎,谭宗明不太想听他废话。

“我这不是到单位打个卡,等会就回家歇着了……”

“身体重要啊谭局长您可好好歇着吧,”老刘一听又是没戏的节奏,“我明儿再给您打电话?”

谭宗明撩撩眼皮。

“行,那就这样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赶紧把老刘的电话拖进黑名单。

虽然刚才是编的,但是谭宗明真挺累的。这几天明楼出差,大大小小的事都堆到了一起,忙得谭宗明也是脚打后脑勺一刻没着闲,好不容易赶上今天没有晨会,只想睡个回笼觉。

谭宗明快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敲门,没好气的谭副局长站起来抻抻衣服冷着脸去开门,给门口的小秘书吓了一跳。

一看是秘书,谭宗明的脸色略有缓和,结果看到秘书手里抱着的东西谭宗明又嗖嗖嗖地放眼刀,声音里带了点不怒自威,跟平时那个温柔的谭局长反差太大。

“谁送的?”

小秘书吓得哆哆嗦嗦,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东西交给谭宗明:“就是那个……九州的刘总送来的……”

谭宗明硬梆梆的说了一句辛苦你了谢谢,甩了门就要发作,又不知道冲着谁。

 

手里拿着老刘送来的什么皇家肾宝,做回真男人还您真我本色。

多看一眼谭宗明都觉得恶心,感觉这老刘是真不上道,干脆这次别罚款直接让他破产得了。偏偏他又不敢扔,这要是让人看到了再以为他谭宗明不行多闹心啊。他倒是不怕别人误会之后脸上无光,就怕别人误会了之后还自以为是知道谭副局长有这毛病,都送这玩意。

烦都烦死了。

 

谭宗明气得觉也不想睡了,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两圈抽了根烟,又听见有人敲门。谭宗明眉毛一拧。

“进。”

说完之后他转过身去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按。关门声之后等了半天不见有人说话,谭宗明回过头。

一瞬间表情跟见了鬼似的。

明楼抱着臂觉得谭宗明这样挺有意思,看了一会才朝着沙发走过去。

“你那是什么表情?看到我惊喜的说不出话了?你不会是……嗯?”

谭宗明看着明大老爷突然停住了,话也就说了一半不再继续,正奇怪着怎么了,顺着明楼的目光看过去就僵住了。

“这是,这是那个……”谭宗明赶紧走过去想把那肾宝藏起来。

老刘你这个傻逼……谭宗明走得明显脚步发虚,明楼笑了笑,扯过谭宗明就开始捏屁股。谭宗明一僵。千算万算也没料到明局长他竟然如此胆大。

“我说小谭啊……你就是不行也没关系,反正你是用这伺候我……”

听听人家老流氓的调戏,那简直跟谭宗明不是一个级别的。谭副局长使了劲推推明楼,略略给解释一下,一副公事公办的正经表情,看的明楼直想把他扒光了按床上让他明白什么叫公事公办。等谭宗明解释完了明楼也没撒手,大有跟他在沙发上黏糊一会的迹象。

“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可不行,”谭宗明头皮发麻,赶紧回嘴拒绝了明楼的约炮邀请,“今天是……我们家每个月回我爷爷家吃饭的日子。”

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明楼略有惋惜地松开手:“那好吧。”

说完之后还伸手摸了摸谭宗明的脸:“多吃点,这几天工作累了吧,看你瘦的。”

 

明局长毕竟刚回来,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喝了杯茶就回办公室了,还没忘提醒谭宗明中午来找他吃饭。谭宗明嘴上哼哈地答应下来,心里不知道翻了多少白眼。

没多久手机又响,谭宗明心都揪起来了。瞄了一眼来电谭宗明松了口气,没好气地接了起来。

“哟,包总找我有事?”

“什么口气啊跟怨妇似的,我这不是最近忙么就没时间……谭副局长别生气啊……”

谭宗明被他说得气不打一处来:“我说包奕凡你脑子没病吧,副局长怎么了,求我办事的照样还都叫我一声谭局长呢,就你这态度还想做生意呢?再见吧回家等着你停业整顿的消息。”

 

包奕凡听谭宗明唧唧歪歪的也不生气,一猜就是小少爷心情不好,多半是又有事了。

“晚上出来玩啊?听说午夜又新来了几个MB,那小身板可爱着呢。”

谭宗明本来不想去,明楼刚回来不一定有多少事等着他呢,忙到下班要死要活的估计没什么精力。但是转念一想自打被明大老爷压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去玩过了,一直被压也太晦气,谭宗明决定捡起快要丢失的男性功能。

“成吧,那你下了班来接我。”

 

在众多夜总会里,谭宗明和包奕凡最常来的就是午夜,据说是老板跟条/子有点关系,总之是被突/袭/检/查的次数最少的那个。里面的少爷也都好看,深得谭宗明喜欢。

今天为了让谭宗明好好松松神经,包奕凡谁都没找,就约了谭宗明一个人。俩人吃了个饭之后就往午夜去,开着包奕凡的小敞篷。

谭宗明在一楼挑了个不错的小零,心里总算高兴点了。等着包奕凡选包房的时候正搂着人想说点情话哄一哄,就看身边的小娘炮一脸仰慕的看着自己身后。

给谭宗明整的老不开心了。

想着花钱包你的人是我,怎么还能对别人有憧憬呢?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了?后面的哥们也是,没事你那么招风干嘛?这么想着,谭宗明就冷着脸回头看是谁这么不识时务。

结果一转过头去,谭宗明就后悔了。

明楼站在他身后,一股王霸之气当时就把他比下去了。

“谭副局长还真是顾家……带你爸来玩?”


TBC.

评论(22)
热度(79)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