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3

#我,又是那个勤劳蒜蒜。






 

第二天早上谭宗明起得早,宿醉带来的头疼让他缓了好久才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此时的谭副局长多么希望那只是一场梦……伸手摸摸自己的屁股,谭副局长很可悲地发现那似乎并不是梦。谭宗明僵硬地扭扭脖子,想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的菊花上了。

这一看不要紧,发现是局长之后,谭宗明的脸都绿了。脑内无限循环的只有三个大字。

——潜/规/则。

虽然是被局长给潜/规/则了,谭宗明还真没打算纠缠不放。要是局长醒了之后可怎么面对啊……谭宗明小心翼翼地挣扎一下发现自己的腰被明楼勒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对着局长又不好发作,只能一点一点地挪,希望明楼收回手。

“醒了?”

身后响起了低沉平稳的男声,谭宗明只觉得脑内轰隆一声简直要炸开了。明楼把他扒拉回来,面对面的抱着。

“局长,”谭宗明大玩变脸瞬间笑容满面,“局长早啊,哎呀你看我昨天喝那么多都忘了发生过什么了。”

谭宗明是想让局长放宽心,自己一个做TOP的,总不至于被上了一次就缠着人不放。但是这话到了明楼耳朵里就变了味,明摆着想要赖账——想得美,把老子当免费按摩棒呢?

“忘了?忘了好办,现在你清醒了,咱们重演一遍。”

说着明楼伸手就要扒谭宗明的内裤,谭副局长吓得脸色苍白,眼疾手快扣住了明楼的手腕。

“别啊……局长您这岁数了,保养好身体才重要嘛,哪能早起来就纵欲呢?”

明楼盯了谭宗明一会,就差把人身上烧出个窟窿。谭宗明觉得别扭,目光在明楼身上转了个圈,最后停在了明局长身后的台灯上。

本以为明楼会有下一步的动作,没想到他倒是爽快的放开了谭宗明,起身穿衣服。

“上班不要迟到了,下午要开会。”明楼穿好衣服,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谭宗明,“你的车我开走了,等下我叫司机来接你。”

……谭宗明,谭宗明还有什么好说呢,谁叫人家是局长呢。

 

刚到单位,谭宗明的手机就滴滴滴地响了起来,谭副局长懒得理,趴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才挣扎着起来看短信。

发件人是明、局、长。

谭宗明的眼皮又开始跳,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哆嗦着点开,谭宗明差点没昏过去。

“觉得你还不错。以后就保持这种关系吧。”

谭宗明捏着手机没了脾气,心里想不愧是局长,这大脑回路是橡胶做的吧。装作没看到,谭宗明顺手把手机扔到一边小睡一下。

 

下午开会的时候可苦了谭副局长,会议室的椅子没办公室的软,歪着把自己摔到椅子上的谭副局长一瞬间黑了脸,挣扎着调整了坐姿,腰背挺得笔直,尽量让自己的小菊花离椅子远一点。

明楼最后一个到,讲话也是不紧不慢,条理清楚字正腔圆,既没有用眼神挑逗谭宗明,也没有在桌子下做少儿不宜的事情。谭宗明双腿打颤,面子上认真听讲表情严肃,心里把明楼家祖祖辈辈都问候了个遍。心里盘算着等下怎么以最快的速度逃出会议室又不伤到自己的小菊花,谭宗明突然同情起了自己以前玩的小零。

“……好了,就是这样,”谭宗明欣喜若狂,起身刚想走,明楼就又发话了,“小谭你等下去我办公室一趟,有事找你。”

谭宗明面如死灰。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大死啊。


TBC.


评论(23)
热度(7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