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2

#是的,又是炮友转正,怎么,我就是喜欢炮友转正,你咬我啊





谭宗明心里头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吞了这个空降的明局长的样子,其他几位牟足了劲想要坐这个位子的人也都是面色铁青。之前任谁都把谭副局当成局长的头号种子选手时刻提防,没想到省里面口风太严,连个信儿都没有,最后关头才突然空降了这么一个新局长,搞得一时间场面不尴不尬的。谁也不知道这么个新来的局长是什么来头,却还是得老老实实听安排。

副局长们很闹心,明局长也是很闹心的。倒不是说他瞧不起这种地方官……好吧没错,他就是瞧不起。明局长家的雄厚实力自然不容置疑,随便说出一个来都能让一心向上的谭副局长翻个白眼,恨道富二代再牛逼也敌不过人家官二代。可来都来了,想走也走不了,明局长也是烦得不行。

 

其实说实话,明楼对做官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也知道自己家里情况特殊,往上数个四五代,没有一个不是在政/府里混个一官半职的,尤其到他爷爷那里,更是直接官进中/央,怎么看都是想逃也逃不掉的家族宿命。他从念书时候就出色,家里的期望免不了就更高一点。但是明楼留了个心眼,大二申请了个两年交换生的资格,毕业了直接在国外找好工作。家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他还年轻,任他先玩上一段时间。

没过两年明楼谈了恋爱,回国的事情却还是没有眉目。他大姐就有点沉不住气,总想飞过去问问弟弟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的亲弟弟,脾气秉性她自然了解,明白这事没个人先提起来明楼是绝对不会先说出口的。可她倒也想看看明楼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这个时候哪怕家里面不给施压,自己也该明白有些事是躲不过去的。

但明楼就是倔,一边掩人耳目地说自己只是做了个大学讲师,一边开公司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原本日子过得挺好的,身边来来回回也相处过几个人,总也是处不长,让明镜觉得他大概心也不在那边。可纸包不住火,该被发现的还是会被发现的。最后就是明楼无奈地听了家里的安排,多年的生意也算是白做了。他做了几年不大不小的官职,家里资历最老的老爷子终于发话了——时机差不多了,你可以滚了。

这一发话不要紧,可苦了一心想要熬出头的谭宗明。

 

几年的副局长不是白当的,谭宗明年轻,但是不傻,到底还是懂事理的人。就算再不愿意,那是上面派下来的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调查是可以慢慢进行的。谭宗明表面不动声色,每天见到明楼必定一个微笑再叫一声局长好,甜得能腻死人。回到家就开始埋怨他爸情报不准,双眼放光就要挖明楼的底。折腾了几个月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谭副局长灰了心,只好跟明楼玩亲亲热热和和睦睦的领导游戏。

明楼一早就觉得这小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别看明面上一副尊敬局长的戏码演得简直太到位,暗地里不知道搞着什么花样呢——谭宗明刚一出手,明局长就知道这是在调查他,索性不加干涉由着他去,反正什么有用的消息都透不给他。倒是他稍稍一深入了解,谭宗明的老底就全露在明楼面前了。

说实话,最开始明楼发现谭宗明喜欢男人的时候,心里头欣喜的程度简直难以言表。倒不是说明局长对人家一见钟情,而是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制服谭宗明的方法。明楼对自己的性取向很了解,这些年小男孩也相处过几个,但是不多。比起一夜情,他更偏好于寻找一个稳定的性伴侣,但也只限于“床伴”。原本想着初来乍到还不适合考虑这种事,但既然谭宗明出手了,又恰好符合他所有要求,那没有理由不考虑。

而明楼还在考虑怎么把谭宗明搞定,小谭少爷就自投罗网了。

 

谭宗明大概也明白自己这几个月闹得动静太大,局长怕是已经察觉了,这不今天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嘴角边那一抹笑怎么看怎么渗人,尤其是这种谭宗明心虚的时候,明局长的笑就显得更加可疑了。

临下班的时候有个公司的经理要请谭宗明吃饭。原本这种场合谭宗明是不愿去的,谁也知道合法纳税人才不会心血来潮请客。虽然回家自己一个人吃饭不见得有多热闹,至少不用端着架子,也轻松不少。

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既然谭宗明想化解矛盾请局长吃饭,这有个现成的机会,既不用自己花钱又有个好借口,何乐而不为呢。谭副局长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回了电话欣然应允,起身去请局长。虽然谭宗明还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明楼一定会答应,不过明局长还真没有犹豫就同意了。

开玩笑,主动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的都是傻逼。

 

明局长心情好,特意让司机先下了班,坐谭宗明的车走。谭副局长开车的时候特别认真,腰背挺得笔直,目不斜视,仿佛身边一个人没有。

原本老总就是想请明局长,怎奈人家刚上任就出击实在影响不太好,思来想去还是先从谭副局长下手。没成想谭少爷带来了最想见的人,一时间饭桌上的气氛和乐融融,一派欣喜。

明楼刚坐下就明确表态今天不喝酒,开车来的还得送谭副局长回家,他的那份就让谭副局长代喝了吧——直接断了谭宗明的老路,摆明了人家送你,哪还能以开车为借口只喝茶。谭副局长是出了名的难灌酒,无论话说的多么绝,只要他打定主意绝对一滴酒都不碰。在这个饭桌上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喝了酒就好办事,最怕的就是谭宗明这种位高权重偏偏还不买账的人。不管正的副的,大大小小也算是个局长,谁也没法撕破脸皮。但是今天不一样啊,局长都发话了副局长哪还有不听的道理呢。又能跟副局长好好喝一顿,又能跟明局长沟通沟通,老总激动地狂喜乱舞,今天真他妈是个好日子啊。

谭宗明自认酒量不错,不喝不代表他酒量差。但是他毕竟是凡人,再怎么能喝也招架不住六七个人轮番攻击,其中还有代明楼喝的。谭宗明打落的牙往肚里咽,微笑着一轮一轮抵挡下来,终于喝多了。

喝多了的谭副局长很安静,没有像开发商那样称兄道弟耍酒疯,深得明局长的喜爱。但是明局长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谭宗明喝多了是不吵不闹,对谁都笑呵呵的,跟他平时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截然不同。俩小酒窝挂在脸上显得乖巧了不少,脸颊和耳朵尖儿都是红的,看上去煞是可爱。虽然在座的除了他俩都是性取向正常的大老爷们,哪怕谭宗明脱光了恐怕都没反应,但是明局长就是不爽,有一种自己的猎物被别人盯上了的感觉。拉下脸的明局长没什么解释,拿了谭宗明的外套,打个招呼就把人半拖半抱地带走了。

一上了车谭宗明就被点着了,转过头冲明楼呵呵地笑,抬手就掐了明局长的老腰一把。

明楼的脸登时就黑了。

他自认活了四十年还没人敢这么放肆,没想到这小子喝多了耍酒疯都要挑人少的地方。明局长考虑着要不要就把他随便丢个地方自己开车回家,就算他再饥不择食也没有玩醉鬼的癖好,要是吐自己一身就得不偿失了。坐在副驾驶的谭宗明却是笑意更深,靠着窗扭头看着明楼,一脸的笑意盈盈。

“宝贝儿你说去哪?是去酒店呢——还是去你家?”

去我家?你丫想得美!

聪明如明楼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谭宗明玩小男孩的事他知道不止半点,当初还在心里嘲笑过他的品味,一个三十三岁的男人了,竟然还喜欢小娘炮。不过眼下这种情况简直更过分,敢把自己当成小娘炮,十分有男人味的明局长特别生气。

车停在世纪酒店前,明局长想虽然是给醉鬼找个睡觉的地方,但毕竟这个醉鬼他也是个少爷,不住五星级还是有点委屈。明楼拖着谭宗明的领子到了房间,被谭局长热辣辣的目光灼烧了一路。

明楼本来是想把谭宗明扔进房间就不管他死活的,可惜天不遂人愿,明局长被谭少爷抓住领子就不放了。面皮薄的明局长只好带了人进房间重重摔上门,企图让谭宗明回过神,明白自己现在不是在嫖娼。结果谭宗明听到关门声笑意更浓,贴到明楼身上手就开始不老实的乱摸,等明局长回过神来,外套和领带都不知道被谭宗明甩到哪去了。谭副局长把嘴贴在明局长脖颈边上,呼出的热气让他觉得心痒。

“宝贝儿你怎么这么高啦?今天晚上就让哥好好疼一疼你……”

明楼觉得自己脑袋里有根筋啪的一声断掉了。

也不管自己刚发过誓坚决不碰醉鬼,明楼拽着谭宗明的领子往床上一抡,非常满意地看着谭宗明明显有点发懵的表情。

“怎么舍得让谭副局长亲自操劳呢,”明楼摘下眼镜,“这种体力活,还是我来好了。”

 

自求多福吧谭少爷。


TBC.


评论(20)
热度(8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