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

#私设多多,私设多多,私设多多,私设多多。憋怪我没提醒,也别再问为什么不是谭楼,你说为什么,因为老子喜欢楼谭。

#年龄差是大哥比谭总大七岁,一个小谭,嘻嘻,好吃(舔嘴)




谭宗明腰背挺得笔直,面带微笑目光专注地盯着正讲话的局长,表情真诚一点不掺假,看上去没有一点副局长的架子,真是干部们的好榜样。身边的主任看在眼里累在心里,感慨着做个官真是难啊。其实只要主任再仔细地观察一下,就能发现面容沉静的谭副局长正努力的使自己的屁股和椅子保持适当的距离,累得连腰都直打颤。

……垃圾明楼废话怎么这么多。

低下头调整了一下呼吸和面部表情,谭宗明顺便在心里狠狠骂了这位刚上任的新局长——明楼。咬咬牙想着再坚持一下,他默默抬起头,还是一样炙热的目光。

“好了,那今天就到这吧,”明楼推推眼镜,收拾了一下会议材料,转头看了看长舒一口气的谭宗明,粲然一笑,“小谭你等下去我办公室一趟,有事找你。”

谭宗明两眼一黑,差点昏死在会议室里。

 

作为一个富N代,谭宗明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庭里。用他爸的话说就是小/康那词还没有呢,他家就已经赶超小/康水平了。别人成天啃着玉米面窝窝头不知道大米饭是什么滋味儿的时候,他谭宗明却坐在自家花园里的秋千上啃着饼干。怪只怪命运天注定,小谭少爷倒也真想尝尝玉米面儿是什么味道。

谭宗明的爷爷是个高/级/军/官。当年老爷子为了把他爸也弄进机/关费了不少劲,结果最后的最后他爸偷偷揣着家里的存折跑了,气得老爷子差点犯心脏病住院。没成想几年之后儿子回来了,还带了个漂亮媳妇儿和收益颇丰的厂子。市里给了表彰,又夸还是谭老爷子教子有方。儿大毕竟不由爹,老爷子撩起眼皮瞅瞅喜气洋洋的儿子,哼了一声没再多说话。

所以打从谭宗明一出生,他爷爷就恨不得赶紧把孙子未来的路铺好,千万别像他爸一样去经商。不管后来儿子的生意做得有多大,老爷子心里总有点疙疙瘩瘩的。他思想传统,总觉得有志青年就该去从/政为国家效力,偏偏要去开公司,钱都进了老外的腰包。可毕竟是亲生的,谭宗明他爷爷这点心思,他爸了解得清清楚楚,所以早早的就把儿子送进幼儿园,不管工作多忙都跟谭宗明他妈亲自带孩子。

小谭少爷从小就聪明伶俐长得好,唇红齿白的一笑就跟要勾魂儿似的,为了他市委幼儿园的小姑娘们每天都要打成一团。班主任是个刚过四十的女人,每天放学都面容严肃的跟谭妈妈说这样下去等他长大了,可是个定时炸弹。谭宗明不知道定时炸弹是什么意思,但也是知道老师这是说自己不好呢。他在心里撇撇嘴想长得好又不是我的错,面儿上还安安静静的笑着,说声老师再见就扯着妈妈走了。

都说三岁见老,当年那个女老师真是一点没说错。在那个大老爷们以糙为帅的年代,每天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校服洗得干干净净、穿着锃亮的小皮鞋上学的谭宗明,简直是邻家少女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谭少爷看起来笑容和蔼可亲,转过头去就是一副不屑的表情。毕竟是在父母眼皮底下,也不敢闹出什么事来。乖乖做了十二年的好学生之后,谭宗明特意挑了所离家远的大学,可把他妈妈难过坏了。

上了大学的谭宗明依旧是人堆里的焦点。身材挺拔腰细腿长,时不时来首情诗哄哄姑娘。老师们都夸小谭品行好,长得再好看追求的人再多,都知道跟姑娘保持适当距离,小手都不带拉一下,谁表白都是笑脸相拒——大家都当他是品行端正,没人知道那是因为小谭少爷他喜欢男人。谭宗明自己也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事儿,总之回过神来,他对身边的女孩们已经提不起兴趣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爷子当年的愿望太强烈感染到了谭宗明,四年大学念完之后回来,还没等他爸带他去公司熟悉情况,谭宗明自己倒是沉静地宣布自己找到工作了,就在税/务/局里先做个小科员。

谭爸爸的胡子抖了抖。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说到底还是不忍心放任孩子一个人闯,他爸明着不说什么,暗地里还是推了谭宗明一大把。不出几年的时间,谭宗明大小也做了个副局长,顶着全局上下不少人的微词,谭宗明愣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工作做得卓有成效,这下终于没人再敢嫌人家年龄小托关系上位了。虽说这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可本职工作做好了,找麻烦的人总还是少了很多。

谭副局长还是单身,大小也是个黄金单身汉,一时间成了全/政/府/大/院里最炙手可热的小伙儿。谭宗明还是笑呵呵地拒绝人,这一套他玩了十好几年,早就炉火纯青。平时特有礼貌一丝不苟地穿行在政府大院,看见清洁工阿姨都要点头微笑,一副洁身自好的小样儿。

没办法,谁让他谭副局长喜欢男人。尤其喜欢那种嫩到能掐出水一眼看上去就是小娘炮的小男孩儿。人各有喜好,谭宗明就觉得自己对着肌肉男怎么都硬不起来。多半是嫉妒,一身白皮的谭副局长不肯承认。

做了几年的副局长,连谭宗明自己都有点烦了,眼看着局长岁数大了,退下去就是一天两天的事,刚三十一二的谭宗明认为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事实上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不说局里,就是省里头能和他竞争的人都不多,像他这么年轻有为的人是太少。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谭副局长还是年纪太小。省里没有,不代表这全国就没有啊。

 

该宣布新局长的那天,谭宗明晚去了一小会儿。按理说由他来做局长,那是只要没什么问题基本就能定下来的事。可这次口风太严,按说怎么也该提前一个月知道消息,偏偏全局上下都跟他一样着急。谭宗明也是真的不知道,心里总归是不太有底。这一着急,就迟到了一点。

在会议室门口,谭宗明碰见了市/长/秘/书,本来挺平静的心突然扑通扑通了几下。谭宗明按了按狂跳不止的右眼皮,对他笑了笑。

“谭副局长。”秘书笑得标准,给他开了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个人象征性的客气了一下,谭宗明先进了会议室。刚踏进去他就发现平时局长坐的位置上有个男人,自己的座位倒是空着呢。

“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刚从中/央下来指导咱们的明楼先生,从今天开始就是新局长了,”秘书站在谭宗明身后表演着魔音穿脑,“既然谭副局长也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谭宗明笑呵呵地对着秘书点点头,很自然地落了座,右眼皮还是狂跳不止。

……真是他妈的右眼跳灾啊。


TBC.

评论(19)
热度(82)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