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赵启平/明楼】喜当爹 中

#本章几乎全是对话嘻嘻





5.

“哎呀,他大少爷做习惯了,又是当老板的,难免让你觉得他高傲了一点嘛。”谭宗明不以为意地耸肩。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啊,”赵启平愁眉苦脸地叹气,想到明楼就觉得头皮发麻,“不是我夸张,谭哥,你真的应该看看他昨天来我们医院那个样子,就跟医院是他家开的一样,我真的是……”

谭宗明小声嘟哝了一句:“他要是想的话是可以开一家医院啊。”

“哎呀,总之,”谭宗明看赵启平面色不善,只好硬着头皮安慰他,“你也别太在意了,不想去你就跟他直说,明楼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也不会强迫你的。但话又说回来,他给的待遇可比医院好。”

赵启平眼神坚定:“那我也不会去的,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6.

“你没有什么行李要带吗?也可以,缺什么告诉我,我叫明台去给你买。”

“那个,明总,我觉得您……您误会了……”赵启平一看到明楼,方才想好的台词就全都忘光了,磕磕巴巴的气势上就差了一大截,“我是有正经工作的……不能说走就走……我……”

明楼陷入了沉思。

他这一沉默不要紧,可把赵启平给吓坏了,赶紧思考起来方才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聊的话,折了这个大老板的面子。思来想去没有结果,他正紧张着,明楼倒是突然发话了。

“那好吧。”

“什么?”赵启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又有点难以置信地追问,“什么‘好吧’?”

明楼一脸奇怪地看着他:“我叫你辞了工作来我家,你不肯,所以只能我妥协。怎么,你反悔了?”

“不不不,别别别,我没有!”赵启平赶紧摆手,“谢、谢谢您的理解!”

 

扯了这么久,才想起来问明楼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明楼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尴尬和羞赧,好半天才说:“……家姐,有喜了。”

赵启平从他脸上没有看出一丝一毫的喜悦:“那……怎么是您来呢?您的……姐夫呢?”

“没有姐夫,”明楼很快平静了下来,十分冷淡地说,“不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野男人干的好事。”

“好吧,”赵启平叹了口气,“怀孕多久了?”

“不知道。”

“……那您明天带令姐来做个检查,我们再……”

“不行,”明楼斩钉截铁地回绝,“她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回事。”

“这……这也可以理解,”他叹了口气,“这样吧,您把检查报告拿过来,我看一下。”

明楼有点不耐烦了:“没有检查报告,我没看过检查报告,就算有她也不会让我看到的。”

小赵医生瞠目结舌:“那您是怎么知道她怀孕的呢?”

“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明楼不想和他废话,低头喝了一口水。

 

7.

赵启平觉得自己不是明镜的妇科医生,而是明楼的心理医生。

明楼要上班,而且忙,有时候比他都忙,所以只能在他下了班之后再过来。但明楼下班的时候赵启平也快下班了,所以他总是为了明楼多加几个小时的班。

次数多了明楼也觉得不好意思,就约着赵启平吃个晚饭聊聊天。最开始话题还是逃不出明镜怀孕这个事,慢慢地就开始聊一些别的。赵启平原本以为明楼是那种又高傲又好面子的公子哥,时间长了才发现这人并不像他想的那样。明楼有趣,而且谦和,更懂得如何照顾别人的情绪——虽然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可事出有因,赵启平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也表示十分理解。

 

吃了一个多月的饭,两个人对对方都有了挺多的好感。终于有一天,明楼在饭桌上沉不住气了。

“小赵,”他尽量表现出和蔼可亲,“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

赵启平脸一红:“我、我也是。”

明楼大喜:“那,你愿意做我的家人吗?”

赵启平幸福到昏厥:“我、我、我愿意!”

“太好了,太好了,”明楼激动到几乎满含热泪,“虽然你比我姐姐小这么多,但你人好,又懂事又聪明还有礼貌。相处的时间久一点,她一定会喜欢的……”

“等等,等等,什么?你姐姐?不是你?”

明楼一脸茫然:“废话。”

 

8.

“明台呀,明台你快过来!”

“怎么了大姐,”明台着急地跑过来,凑近了盯着明镜手里的东西看,“这什么啊?”

明镜急得直跺脚:“你说这是什么?我还想问你呢!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怎么可能啊!”明台愣了一下,看到明镜手里那张名片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没有啊!”

“那你说这是什么?你大哥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去找妇科医生干什么?他还能怀孕不成?肯定是在外面干了坏事又不敢告诉我!”明镜冷哼一声,“还是说他早就有女朋友了,但是你们俩没跟我说?”

没办法了。明台咬着牙,眼一闭心一横,决定说出来。

“这、这就是我大哥他喜欢的人的名片!他这不是、不是不好意思和人家表白嘛!”

 

一片寂静。

太蹩脚了,这个谎言太蹩脚了。明楼不好意思?下辈子吧。就他那个日天日地我喜欢你是你荣幸的样子,会不敢和人家表白?明台光是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他都觉得不可能,那大姐肯定……

“真的吗!?”明镜笑得合不拢嘴,“明台呀,快,给你大嫂打个电话,叫人家晚上来家里吃晚饭呀!”

明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猜是他大哥单身太久,这个老大难问题急需解决。

 

9.

赵启平挺为难的。

有个年轻小伙子自称是明楼的弟弟,用飞快的语速邀请他去家里吃晚饭,说完就挂了电话,都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并迅速用短信发来了家里地址和一长串“如果你不来,我大姐就……”的威胁。他叹了口气,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是医生,去看看明镜的情况也好。可他和明楼已经一周没联系了,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家里,怎么想都觉得不对。

一想到明楼,赵启平就忍不住想起他那次仓促而智障的表白。他就该听明楼把话讲完的,可谁能知道他说的是他姐姐啊?话都说到那种份上了,任谁都会觉得是指他自己吧?

无论如何,赵启平还是去了。站在明楼家气派豪华的大门前,哆嗦着按了门铃。他就怕等下见到明楼会尴尬,该跟他说什么?还是什么都不说?可是既然是他弟弟来请,又说到了他大姐,会不会是因为明楼不好意思主动跟自己和好?赵启平越想越纠结,就在他想要逃跑的时候,门开了。

“哎呀小赵呀不好意思让你久等……”明镜的脸出现在门口,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你是……?”

“您好,”赵启平赶紧把买给孕妇的保健品拿过来,“我……我是赵启平。”

 

这他妈的才叫尴尬呢。


TBC.

评论(23)
热度(95)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