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房子着火 7

#又平了一个坑!完结啦!很短的一章,本来想放到上一章一起完结的,想了想既然说还有两章那就单独开一个粗来吧///w///

#结果昨天住医院并没有发出来但是S大大发善心决定还是给我吃肉:)





答应同居是一回事,真要面对这件事又是另一回事了——谭宗明的心理建设原本做的挺好,结果一到回家的那天还是有点打退堂鼓。慢吞吞地把行李从传送带上拿下来,又左顾右盼拖拖拉拉地往前走,连秘书都觉得他今天特别反常。做下属的碍于面子不敢问,只能跟着谭宗明走一步退三步。

明楼倒是有足够的耐心,尽管他早就从谭宗明的秘书那里知道了他们已经取到了行李,却还是尽职尽责地在出口等了快十分钟。他请了一天的假,任谭宗明怎么拖延时间都不生气。谭老板把行李箱塞到他手上,又和秘书吩咐了好久公司的事。三个人站在机场大厅,谭宗明越说越没有话,却硬要找个话题把这场谈话进行下去。秘书摸了摸额头,细密的汗珠都渗出来了。明楼就算再有定力,那也是因为谭宗明只折磨他一个。终于明局长决定不让他折磨别人,他强行打断谭宗明天马行空的话题,拽着人去了停车场。

就跟皮球被扎了一样,谭宗明瘪瘪地缩在后座上,专注地望着天。明楼叹了口气,打了转向灯。他的车开得稳,谭宗明想着想着就觉得眼皮发沉没有力气,靠着后座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还是在车里。真皮座椅的触感柔软舒适,谭宗明颇为满意地蹭了蹭椅背。估计车停在了信号灯前,他闭着眼睛等了一会还是没感觉车开起来,谭宗明心想不是高峰期也这么堵车?悄咪咪睁开眼睛一看,却发现驾驶座上是空的。他一惊,直起身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的停车场了。

谭宗明有点忿忿,摔了车门下车,正好遇到想要过来叫他下车的老管家。管家说明局长走了有一个小时,看他在睡也没打扰,是开了自己的车走的。谭宗明就问这几天有没有搬家公司来过,管家摇摇头。

明楼是搬到了他另外一个家,却把谭宗明送回到了这里。这是完全明楼式的温柔。不说,却知道谭宗明在抗拒和躲避什么。这一瞬间谭宗明突然觉得自己挺混蛋的。他跟管家打了个招呼,开车走了。

 

谭宗明在自己家门口站了半天,犹豫着不敢进去,想着等下明楼可能会说些什么。说他负心还是胆小?说他出尔反尔?还是什么都不说——这种最可怕了。生气也好吵架也好,可就是别沉默。他紧张而又焦灼地徘徊了半天,最后还是正要出门的明楼打开了门。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好在都没有叫出来。

明楼笑了笑,脱了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接过谭宗明的箱子往里走。谭宗明突然感觉舒心,先前的疑虑打消了不少。他跟着明楼宽厚的背影上楼,靠着衣帽间的门框看着明楼整理行李,在他直起身挂好衣服的时候突然走上前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你怕什么呢?”明楼手上的动作没停,带着他身上这个大型挂件,接着叠衣服,“明明都想好了。”

“想好和做好是两码事。”

“那你现在想好了?但是我得想想了,”明楼终于转过身抱住谭宗明,“万一你哪天早上醒过来,觉得自己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又要把我踢开怎么办?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谭宗明有气无力的捶他一下:“行了,占了便宜还卖乖。不挖苦我你难受?”

明楼一边亲着他一边把谭宗明往卧室带:“我这是有理由的怀疑吧。”

没有过和人开始一段认真的亲密关系,到了紧要关头当然会害怕。谭宗明被明楼盯得头皮发麻,忍不住抬手去捂他的眼睛。明楼噗嗤一乐,摸索着去亲谭宗明的嘴。两个人闹了半天,顺势滚到床上。

 

这就是结局了。

谭宗明歪头打量明楼。这个让他喜欢让他顾虑让他开心也让他害怕的男人,同样让他最觉得安全。他们互相照顾,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他们都不小了,没什么退路。谭宗明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书里写,老年人动了情就像老房子着了火,无可救药。他心里的那把火来势汹汹,避无可避。

“着火了。”谭宗明笑着握住明楼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摸到了吗,这里面烧起来了。”

明楼勾了勾嘴角,亲亲谭宗明的额头:“我爱你。”


END.

#开心!

评论(7)
热度(4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