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房子着火 6

#好了好了和好啦,有人在催了,先发一章粗来

#下一章完结了啊,那谁可以准备起来给我的肉了嘻嘻





谭宗明到底没给明楼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到机场了,但他们到了目的地之后,谭宗明的秘书倒是给他发了个短信。明楼有点气又有点好笑,最终还是没有追个电话过去质问谭宗明。

谭宗明说得对,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儿就得靠他自己想通了才行。追个电话逼问他的意义不大,容易适得其反。明楼懂得这个道理,因此有耐心,也是给自己一点时间。谭总不说他为什么不肯同居,不代表明楼不清楚原因。在一起这么久,对这个人多少有点了解。他说不清他心里细致精准的想法,总能猜到一个大概。适当给他一点压力叫他自己考虑是好事,再步步紧逼,人就要反抗了。

所以谭宗明不给他打电话,明楼也就不再催,乖乖等着他自己想好。反正感情还在,总有他想好的一天。他甚至都没急着联系谭宗明,估计着那人心痒难耐又拉不下面子,第二天明楼才给他打了电话。午休时候打过去,谭宗明没接。明楼以为自己的估计出了错,有点急迫也有点生气,强忍着没有再追着打过去。

好在谭宗明最后还是给他回了个电话。洗过澡准备休息的老干部看看来电信息,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滑动接听。俩人谁也没主动说话,静得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明楼摸摸鼻子,躺到了床上。

“那天不是跟你说了到机场来个电话吗,”明楼清了清嗓子,“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谭宗明心情复杂地皱了皱眉:“行了啊你,以前没见你这么记仇,不至于吧?我秘书不是告诉你了吗。”

“你秘书是你秘书,你是你。他告诉我和你亲自和我说能一样吗?他又没和我睡过。”

本来就是好久没听到明楼的声音,他又突然耍了个流氓,谭宗明心底一颤,一种甜蜜的感觉窜上来,让他舒服得头皮发麻。明楼就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嘿嘿一笑,得意地长舒了口气。

“你挺过分的。”谭宗明有点恼,恨恨地骂他一句。

 

有些事已经发生了,就算谁都不提也不能忽视。明楼的调侃过后谁也没说话,但都不挂电话。

“中午不接我电话。”明楼捏着被子边,随口说道。

“老大,无理取闹呢?时差好吗。”谭宗明有气无力地解释,“能不能说点有营养的。”

行啊,说点有营养的。眼下他们两个之间最不缺的就是话题,就之前吵架的那个问题他们能纠缠三天三夜。这话从谭宗明嘴里说出来之后他就后悔了,这不就是等着让之前的悲剧重演吗?他不肯让步,明楼又缠着他不放……谭宗明想想都觉得头疼。他把自己摔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一脸绝望。

可明楼没问。他想听“有营养的”,明楼也就真说了点工作上的事情给他。两个人讨论了半天,都忘了最开始打电话的目的是什么。谭宗明还念了点合同的内容给明楼,然后明局长也诚恳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对了,”终于感觉到自在的谭老板很自然地指使道,“我回来的时候你来接我回家,我就不叫司机了。”

要是按照往常,明楼会笑嘻嘻地回他说“这还没有待上一周就想回来,是不是想我了呀”,然而这次明楼却没有调笑他,而是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又认真地问谭宗明:“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烦不烦啊分那么清楚。谭宗明想这么回他一句,嘴张了半天也没发出声音来。他凭什么反驳明楼呢?这就是他最喜欢说的话,谈恋爱归谈恋爱,分得清楚一点没什么不好。总是明楼来纠正他,今天轮到明楼这么问的时候,才让谭宗明觉得不舒服。他捏了捏鼻梁,心里知道明楼这是故意呛他,却也不好生气,只能吃一个哑巴亏。那股火憋着下不去,气明楼,更气自己。

可明楼没打算这么放过他。

“你自己想想吧,”他说,“真想好了再告诉我。我先睡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不敢相信,谭宗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自己居然就被挂了电话?他瞪着手机,恨恨地把它摔在地上。厚重的地毯铺着,什么东西掉在上面都是闷闷的响,一点都不透亮,听得谭宗明心里愈加烦闷。秘书来敲门示意他该出发了,谭宗明坐起来跺了跺脚,恨不能把明楼掐死。可是从任何角度来说,明楼的话都不带一丝破绽,而且是那种他稍加反驳,就会被明楼加倍奉还的严谨。床上打不过他,连吵架都略逊一筹,谭宗明从来没受过这等委屈。人呐,一到谈恋爱就变傻。再怎么叱咤风云,也都难过情关。

这一整天,谭宗明都心不在焉。明楼的那句“你家还是我家”就像魔咒一样一直在他耳边回响,还是3D环绕立体声的效果。

不就是同居吗,有那么难吗?谭宗明在心里问自己。

要他说为什么不肯跟明楼住在一起,他现在也说不出个大概所以然来。要怪就怪明楼的邀请太早,他们才刚在一起一个月就提出来跟他一起住,谭宗明当然不会答应他这么突兀的要求。时间一长,拒绝就成了习惯,他都懒得去回想不答应的原因是什么。明楼没有问过他,谭宗明就心安理得的装傻。

说到底,还是同居的意义对他来说太深刻,意味着太多东西。以前是害怕,可过了这么久还不迈出那一步,就太有失一个成年男人的尊严了。谭宗明为此感到头疼,却又觉得如果是明楼,试试也未尝不可。

 

“反正你肯定会来接我的是吧。”

谭宗明算准了时间,在第二天明楼准备睡觉的时候跟他通了个话,第一句就是气势汹汹的质问。为自己人生做出重要的决定,装也要装的有底气一点。

明楼闷声笑了好半天:“是的。”

“哦。”

又是沉默了半天。

“周末我叫搬家公司,把我的东西搬到你那里去。”明楼到底不忍心让谭宗明低声下气地求他,可他同样强硬,“你跟我说这个,我就认为你是想好了,再反悔也没有用。谭宗明,我给过你机会的。”

谭宗明不服气:“你凶什么凶?别把谈恋爱当成谈生意,非得有一个人获利更多好不好?”

“好。”明楼极为认真地说,“我爱你。”

 

“那你得当我的司机。”

“可以。”

“我不想总给你做早饭,你得学着煎蛋什么的。”

“没有问题。”

“在床上听我的。”

“……这不可能。”

“你要不要脸?”

“不要。”明楼摸摸已经干爽了的头发,躺进被窝里,闭着眼睛咂咂嘴,“我要你。”


TBC.

#我感觉我谈了恋爱之后甜了好多呢嘻嘻

评论(10)
热度(4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