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谈恋爱

#想我了吗

#迟到的圣诞快乐呀

#一个很短的复健,不好吃,没有肉,流水账,就是日常,已经不会写文了(哭着跑了)




“我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很客观地说,他其实并没有那么爱你。”

“你看,你看,你看,你自己也是知道的。那怎么还需要我强调呢?男人都是这样的。追到了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个年龄,他只想玩……哎呀,别哭,哭什么。总能找到个好的嘛。”

“……是,是,你说的没错。但他现在这个样子,你看,你自己都说觉得他不喜欢你了。”

“没事的,改天我再介绍一个好的给你认识。明楼的弟弟记得吗?两个弟弟,都很不错的。你喜欢哪个?”

一直看报纸,企图装作没听到这段对话的明楼探出了头:“明台不行,有女朋友了。阿诚倒是可以的,正好我大姐最近也催……”

“明台是吗?”谭宗明根本没理他,专心听电话,“那好,那就明台,圣诞节的时候咱们一起吃饭。这不就找到了个好的吗?行了行了,别难过了。你那种男朋友,分手了又有什么可惜的?”

明楼抖了抖报纸,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但谭宗明还是没理他,他只好把报纸叠好放到茶几上,静静等着他男朋友通话完毕。谭宗明又聊了一通家常,这才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明楼冲他招招手,谭宗明倒是很给面子地站了起来,只不过跨过明楼的腿就想离开。明楼啧了一声,把谭宗明拽到了怀里。

“干什么?”谭宗明艰难地支撑起身体,挣开他的怀抱,滑到明楼身边坐下,“有话都不会好好讲。”

明楼痛心疾首地摇着头:“怎么有你这么当大嫂的?都跟你说了明台有女朋友了,还要带坏他。”

“我不就是安慰一下伤心的女孩子嘛,又没当真。”谭宗明心不在焉地玩手机,眼神都没分给明楼一个。

“就你那个表妹啊?这次又给你打电话,有什么好伤心的?”明楼耸了耸肩,“跟她男朋友分分合合都多少次了。要是真的不喜欢,你就让她分手呗,还省得打电话来跟你抱怨。”

这次谭宗明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明楼了,目光炯炯:“你这次就不好奇他们因为什么吵架?”

“因为什么?”明楼无端地感觉脊背发冷,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捋了捋额角的碎发。

谭宗明逼近了一点,扯了个冷笑的弧度:“因为她男朋友不去陪她过圣诞节。”

“你别这样,我是真的要出差。”明楼握住谭宗明的手,尽可能诚恳地说,“而且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嘛。”

“说好什么?你那是跟我说好了吗?你决定要出差,就是通知一下我不过圣诞节,我有反驳的机会吗?你这是跟我商量,还是跟我汇报啊?明大总裁倒是很有派头嘛,做事都不听反对意见的?”

明楼被他连珠炮似的一串质问说得哑口无言,一时之间倒也想不出什么话能反驳他。不过谭宗明也没给他想好的机会,轻飘飘地瞥了明楼一眼,站起来就回房间了。

 

但明楼也没有因为谭宗明这几句话就留在家里陪他,该上的班还是要上的,该出的差也是不能少的。谭宗明没去送他,主要是因为明楼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就走了。他本来是不想谭宗明更难受的,虽然这样倒是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他的想法,只不过让谭宗明更生气了。明楼也不确定这个时候自己要不要给谭宗明打电话,不过有一件事他能肯定——就算他打电话过去,谭宗明也是不会接听的。

怎么今年的圣诞节就是周末呢?就算想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都做不到。谭宗明的心里生出了一点邪恶的小想法,干脆礼拜天加班一天,谁都别想去过节。可他毕竟不是那种老板,该有的人情味还是要有的。不能委屈员工,只能委屈自己了。

他倒也没有食言,圣诞节那天真的约了他的表妹和明楼的弟弟出来——明台肯定是没有办法约到的,但一听他的来意,明镜几乎是用推的把明诚推了出去。

尴尬肯定是尴尬的,三个人面面相觑,脑子里想的都是不一样的东西。谭宗明一整晚都瞄着手机,想知道明楼什么时候会给他打个电话。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越等越生气。他的表妹和明诚也不见得多舒服,几个话题说了一圈,越说越觉得没什么可聊。两个人都拼命给谭宗明使眼色,却没得到一个自顾不暇的人的回复。

好在救命的电话打来了,虽然是打给明诚的。当明楼的名字出现在明诚的手机屏幕上的时候,明诚感觉自己快要被那道目光射穿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接起电话,匆匆离开他即将会面临的修罗场。

一顿饭吃完,三个人都是郁郁寡欢。谭宗明没有喝酒,就负责把两个人送回家。先送姑娘,再送明诚。车停在明家大院门口的时候,两个人谁都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谭哥,”明诚犹豫了一下,率先开了口,“我大哥后天就回来了。”

谭宗明没说话。

“他……他说他怕你不接,所以没敢给你打电话。他说他给你带了礼物,还说祝你圣诞快乐。他还说……叫你别生气,等他回来一定补给你一个圣诞节。”

“我觉得吧,我大哥肯定是喜欢你的。但是他这个人就是把工作看得很重要,但是你不也是嘛……而且他要是个只顾着谈恋爱的人,那你也不一定会喜欢他,是吧?你看,你们俩这不就扯平了吗?你要是说生气我也是能理解,但是你应该不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吧?”

“那……那我先走了。对了,我大哥刚刚还说,他想喝你做的排骨汤了。”

 

怎么能有明楼这么讨厌的人呢?

回去的路上,谭宗明气得不行。气明楼,也气自己。明楼总是这样,最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这人肆无忌惮,真是太讨厌。可他自己又没法去反驳,这就让他更难受了。一个谈了恋爱的谭宗明就不是以前那个谭宗明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更应该是什么样的。

明楼啊明楼,你真是要把人气死。

谭宗明恨恨地想,回来就回来吧,谁要去接他。让他想回哪里回哪里,明天就把家里的锁换掉。

 

结果明楼回来那天谭宗明还是去接他了。明楼也还是尽到了他完美男友的职责,出差回来也不忘给谭宗明带“纪念品”。他把装着礼物的精美包装盒塞到谭宗明手里,拽着他的手腕把他带到怀里,给了他一个拥抱。

“行了,”谭宗明的脸埋在他颈窝,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回家再说吧。”

这就是不生气了。

明楼牵起他的手:“好,我们回家。”

 

“我听说,圣诞节那天你带你表妹和阿诚一起去吃饭啦?”

“嗯。”谭宗明目不斜视地开着车,“阿诚这个大嘴巴,什么都告诉你的?”

“结果怎么样?我大姐关心的很,就想让阿诚赶紧找一个女朋友。”

“没什么结果,我表妹跟她男朋友和好了。再说阿诚也没有很喜欢她的样子嘛。”

明楼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无奈地笑了笑:“又和好啦?”

车子停在红灯前,谭宗明扭过头,若有若无地瞥了他一眼:“不和好还能怎样?谈恋爱不就这么回事吗。”

明楼就笑了,手伸过去搭在谭宗明握着变速杆的手上,一点一点十指相扣。谭宗明叹了口气,回握住他的手,没有拒绝明楼主动送上门的吻。

有什么办法呢?他想。谈恋爱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吵得再地覆天翻,最后该和好还是会和好的。有什么小矛盾还过不去的?作一作闹一闹,不也就过去了吗?

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晚上我带你出去吃吧,给你补过一个圣诞,怎么样?”

“不用,”绿灯刚刚好亮起,谭宗明挣开他的手,慢慢发动了车子,“家里炖了排骨汤,你那天不是和阿诚说想喝了吗?”

明楼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好,那咱们回家。”


END.

#不好吃也别告诉我!再见!

评论(6)
热度(7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