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凌远/庄恕】初恋那件小事 2

#同居上线了(????

#这篇文 一定要送给帮我破案的奔 @哪脱闹海 爱你一辈子,么么。




庄恕啊庄恕,你可真怂。

怂了的庄医生在心里这样骂了自己一句。他本来想质问回去,结果和凌远正气凛然的目光一相遇,他顿时就慌了,低着头数碗里的饭粒。凌远觉得挺好笑,于是多打量了一会儿才把庄恕从尴尬中解救出来。

“等下去哪里?”他指指抬头看他的庄医生,“送你回家,还是你另有打算?”

“除了回去我还能去哪?”庄医生耸了耸肩,“人生地不熟的。”

“一般来说,”凌远摊摊手,“老情人会面,吃饭喝酒回家办事,难道你觉得咱俩还能再多进行一步吗?”

庄恕没好气地回呛了他一句:“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就和我过不去了,非得问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凌远友善地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故意针对他的意思。庄恕没说话,一口气闷了一杯水。凌远已经放下的筷子又提了起来,陪着庄恕继续吃了几口,最终还是怕胃不堪重负而停下来了。

“你吃饱了?”庄恕看他真的是半天没有动作,也下意识地放下了筷子,“吃好了的话那就走吧。”

凌远抿着嘴笑了笑:“你先吃,等你吃好了再说,我又不着急回去。”

庄医生最后还是没再吃多少就撂下了筷子,招呼服务生过来要结账。凌远作势要掏钱包,无奈庄医生早已有所准备,人一到卡就递了上去,都不给凌远表现的机会。凌院长自嘲似的笑了笑,把手收了回来。

“你住哪里?”没抢上买单的凌院长率先拿过庄医生搭在一边的外套,“我开车,送你回去。”

庄恕摸摸鼻子,跟着凌远一起站起来:“我住医院边上的酒店。还没找到租的房子,先对付一下。”

“那怎么行,住酒店和住家里能一样吗?”凌远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跟以前似的,对自己都不上心?”

 

直到凌院长关上了门,拖着行李箱的庄大夫才迷迷糊糊地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然而后悔已经晚了,他整个人都站在凌远家的客厅了,这个时候再逃跑可就显得自己特别胆小了。更何况凌院长根本没给他拒绝的机会,从庄恕手里拿过箱子就往楼下走。庄恕叹了口气,慢慢地跟着他。

凌远家里收拾得特别干净,且装修得当,光看外表的话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个单身男人的家。然而装修再好看,保持得再好,这个家也感受不到一丝人气。它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却被一个同样单身多年的人看穿了真相。凌远的生活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对于这个事实,庄恕说不清是开心还是难过。

肯定还是难过的。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别人过不上好日子就幸灾乐祸的人,更别提凌远向来喜欢给自己打造出一个坚不可摧的形象,一旦发现他并不是这样,庄恕难免会有些心疼。不只是因为旧情,他就见不得人受苦,身体上和心灵上都是。有的人衣着光鲜举止儒雅,内心却千疮百孔经不起折腾。

但凌远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至少他还有主动出击的勇气。凌院长皱眉,回头看着庄大夫。

“这间房很久没人住了,有味道,”看庄恕赞同的点点头,凌远接着说,“先晾一晚。今天晚上你先别住这了,要么你住我卧室,还是沙发?”

庄恕僵硬地转身:“我睡沙发。”傻逼才选住卧室呢!

“嗯,行,”凌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笑,“逗你玩的,一猜你就会选沙发。”

庄医生终于忍不住了:“你怎么总开这种玩笑?你这人真的有问题!”

生气了,再逗就不好了。凌院长目送庄医生进了书房,还是没说出来那句我就只和你开玩笑。

 

名义上是同居了,但两个人的关系是纯洁的,纯洁到连小手都不会拉一下那种。凌远也是一个人住惯了,根本记不起来家里还有一个人这件事,第二天早上起来他随便煮了杯咖啡,喝了一半就放进了水槽。打着哈欠的庄医生走到餐厅,正好遇到转过身的凌院长。两个人都是一愣,凌院长一拍脑门,心想自己居然把这么大的事儿给忘了。好在庄恕自己也不在意这种事,只叫凌远去医院附近随便买一点。

凌院长有点窘迫,第一天就表现不太好,他心里也不是太痛快。俩人在外面随意买了些早餐,稍微吃了点就投入了工作。凌远心想今天晚上自己最好别加班,腾出时间做个晚饭,不需要在外面对付过去。

结果他倒是没有加班,庄恕却要做手术。凌院长睡了一觉醒过来,庄医生还是没有回家。到了医院一问,小护士和他说庄大夫刚下一台手术就又接了个病人,还在手术室里站着。凌远自己都记不得按时吃饭,这个时候倒是担心起庄恕不好好吃饭会胃痛。他给庄恕叫了个外卖,放在了办公室桌上。

这盒饭一放就放到了第二天晚上。庄医生48个小时连轴转,做了四台手术,终于能和加了班的凌院长一起下班了。俩人累得都不想说话,凌远甚至车都不想开,瘫在驾驶座上喘了半天才起车。庄医生唔了一声,慢慢栽在了凌远肩上。凌院踩了一脚急刹车,自己都差点弹出去。庄恕只是皱了眉蹭蹭他肩膀,没醒。

凌远一边肩膀躺着个人,一边慢慢开回了家,到家的时候他自己都松了口气。

安全到家了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把肩膀上这个人安全送进卧室里去。凌远试着叫醒庄恕,但没成功,多半也是因为他自己根本没用力。于是凌院长一咬牙,决定做个大胆的尝试。

把庄恕从车里抱出来还是费了点力气,毕竟怀里的是个和他身高相仿的男人,而他也不是当年那个身强体壮的毛头小伙子了。幸好最后凌院长成功地把人抱了起来,庄恕迷糊之间嘟哝了一句听不清的话,歪着头又栽在凌远的怀里。凌院长抱着他稳稳当当地进了家门,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庄恕放到了空出来的房间。

他倒是挺想装个傻,就和他同床共枕一次,但是醒过来的事可容不得含糊,他还不确定庄恕是不是想好了。凌院长犹豫半天,还是只给庄医生脱了外套解了皮带,洗了个毛巾帮他擦擦脸。衣服没脱裤子没脱,连袜子他都没敢动。他跟庄医生说了句晚安,关了灯就出去了。

一片黑暗,凌院长到底也没看到庄医生红了脸,慢慢睁开眼睛目送他走出去。


评论(18)
热度(8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