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水仙乱炖】琅琊阁幼儿园 2

#感谢催更的大家嘿嘿给 @可能是一颗糖 吃!本章cp蔺晨X凌远,岳振声X李川奇。丢一个前文链接(其实我觉得前文看不看都无所谓)

#我跟你们说,我家小朋友要是在这样的幼儿园,分分钟打爆园长的脑子





岳振声和李川奇最近愁坏了。不是一般的发愁。

他们可爱的小儿子,一郎,不知道最近受了什么刺激,就是见不得他俩接吻。原本李川奇就害羞,岳振声也不是逮哪哪来的流氓,他们就挺注意不让孩子看到的。只是总有疏忽的时候,看到了也就看到了,本来没想瞒着小朋友。可这几天一郎一撞见他们接吻就要哭,抱着李川奇的腿不撒手。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李川奇决定和儿子好好聊一聊,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能亲亲,不能亲嘴,”一郎着急地快要哭出来,“不然会……爸爸会挨打……”

李川奇懵了:“我怎么会打爸爸呢?”

“就是会挨打的,”一郎抓着李川奇的衣襟,委屈地哭唧唧,“园长就被打了……”

 

这事儿谁都不能怪,那纯属蔺晨活该。

蔺园长,幼儿园里的一股清流,和老师们不一样,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捉弄小朋友。偏偏他又会哄,总能让小孩儿哭过之后忘记刚才发生了什么,又快快乐乐地跟他一起玩。指望他正经起来,就跟指望太阳从西边升起是一个道理。而这么个吊儿郎当的人,却是凌校医的师兄,当年医学院万人敬仰的高材生。

至于为什么他当了个园长而不是医生,蔺园长这样解释:喜欢小孩儿,不想生,家里有钱。

确实是有钱。为了把凌远挖过来,蔺晨以高于他们医院主任工资一倍的价格聘请凌远来他的幼儿园做一个校医。当年的凌大夫怀着对学长的敬仰,以及对老师,也就是蔺晨他爸的尊重,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当大夫的工作,跟着蔺晨一起去开幼儿园。

要让凌校医自己说,他得解释,当年绝对没想到他的师兄原来是个这么……不要脸的人。

当年那个潇洒帅气又博学多才的师哥,怎么就变成眼前这个轻浮的蔺园长了?每天就摇着折扇往自己办公室跑,拿折扇挑着人的下巴,说一些轻佻的话。凌远生气归生气,可也拿他没有办法。

而被一郎撞见那天,其实纯属意外。

凌远的胃一直都不好,这在园里都不算是个秘密。那天蔺晨去找他,正赶上凌校医胃病发作,疼得缩在椅子里瑟瑟发抖。蔺晨二话没说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回办公室拿了他自己的药箱过来,要给凌远针灸。他手法好,只是不轻易显露,除了凌远就没几个人有福气挨上这几针。扎了一会儿,凌远才觉得自己重新做回了人。蔺晨拿手帕帮他擦擦汗,扇了会儿扇子,就拿折扇戳他的额头。

“你瞧瞧你,身体这么差。小心医者难自医啊。”

凌远看他收了针,把衬衫塞回去,慢慢坐起来:“要你多嘴,我自己的身体什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

蔺晨知道他嘴硬,倒也不生气,只是微微凑近了一点:“哦?要不然你嫁给师哥吧,我天天照顾你。”

“滚!”凌远的脸腾地红了,站起来就推着蔺晨往外走,“滚出去!你说你当年人模狗样,现在怎么成了个臭流氓了?!”

“因为,”蔺晨突然搂住了凌远的腰,贴着他的鼻尖轻笑,“因为我跟你在一起就会变得很大胆啊。”

摸一把小脸,亲一口小嘴儿,正准备进一步的时候,俩人都听到了咣的一声。蔺晨回头一看,李市长家的那个小孩正站在门口发愣,而他的手还搭在凌远的脸上。凌校医吓了一跳,下意识抽了蔺晨一个耳光。

后面的事情,小一郎给李市长哭着描述道,那一天园长是被凌医生打出去的。

李川奇和岳振声,都是笑里藏刀型的。听完了儿子的描述,两个人都觉得,是时候来一个三方会谈了。

 

“哎呀,”蔺晨笑眯眯地把李川奇面前的茶杯满上,“李市长别生气嘛,气大伤身,来,喝点茶败败火。”

李川奇眉头紧皱:“蔺园长,您觉得这种事情被孩子撞见好吗?现在一郎在家里都……都很受这件事的影响,您觉得这样下去利于孩子的成长吗?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哦?”蔺晨眉头紧锁,一副探究的表情,“小一郎在家里是怎么受影响的呢?有什么表现吗?”

“这、这个……”李川奇的脸顿时就红了一大片,“就、就是,他会很、他不想看到两个人……接吻。”

蔺晨摇摇头:“这我觉得您的家庭教育可能也有一些问题,孩子还小,怎么能看那种电视剧呢?”

李川奇恨不能把茶水泼到蔺晨脸上:“不是看电视剧!”

“哎呀,不要生气,别激动嘛。李市长可真年轻,大美人儿啊,我跟您说,有了您我连新闻都喜欢看。”

“蔺园长,咱们还是来谈谈孩子这件事吧。”岳振声拍拍李川奇的手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儿子,爸爸和你说,”接了一郎放学回家的李市长把一郎抱在怀里轻声哄着,“爸爸们亲……亲,是不会挨打的。你们园长挨打呢,那是应该的。就算他不亲校医哥哥,也是该被打的。”

岳振声看着李川奇那个“我想杀了他”的眼神,不由得头皮发麻:“算啦算啦,这件事儿就过去吧,川奇你别在孩子面前这样。来,今天的鲫鱼很新鲜啊,我们清蒸好不好啊?一郎来,过来帮忙。”

李市长的仇恨值立刻就转移了:“算了?怎么就算了?当初就是你找的幼儿园!还说靠谱呢!”

“爸爸,”一郎扯住了李川奇的袖子,“不要生气了,来教一郎下棋嘛。”

最受不住儿子撒娇的李市长当即就心软了:“走,爸爸带你下棋,让你爹一个人做饭。”说完之后他又看了岳振声一眼,撇了撇嘴,“顺便做个红豆沙,一郎昨天说想吃。”

“哎,”岳振声一乐,“主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趁着一郎跑去书房拿象棋,李川奇迅速地在岳振声的脸上亲了一口:“没有了,干活去吧。”


评论(26)
热度(3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