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赵海生/许光明】暗恋使人智障

@可能是一颗糖 最想吃的赵许嘻嘻嘻,一个可爱的双向暗恋梗

 #赵叔叔这个人设太苏了 我昏迷了 




礼拜二,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没有礼拜一那么兵荒马乱,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许光明很是满意地看看自己今天的日程表,不需要加班,下了课就可以回家,婷婷被前妻接去住几天,他有一大把的空闲时间。

嗯,这个礼拜二,农历七月初七,托那些大肆宣传的商家的福,许光明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许光明拿着手机发了好久的呆,同事拍了他一下喊了声许教授,他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同事一愣,看着紧张得不行的许光明,还以为是他家又出了什么大事。许光明只是腼腆地笑了下,接着抱着手机发呆——他在做一个心理斗争,纠结到恨不得咬着指甲。急得发愁的许教授叹了口气,实在是没法豁达。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面对暗恋对象的时候总是害怕出错,更别提自己暗恋的还是一个同性。许光明在想怎么措辞能显得自己不是那么刻意,只是发出一个普通的邀约。他随即安慰自己,反正在对方心里自己也就是个老古板,除了工作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这个时候去邀请,他也不会察觉自己心里打的鬼主意。被自己说服的许光明自欺欺人地做好了心理建设,终于决定拨出那个电话,手机却在那一刻响了起来。

他看到了来电显示那一刻差点又把手机丢出去。这人是有读心术还是怎么样,知道他正准备打过去?

“赵……赵总,”许光明一时紧张,选了个赵海生最不想听的称呼念出去,“怎么了?有事?”

赵海生也是没想到他会把这个称呼翻出来:“……没事,就是想问你有没有事,没事的话一起吃晚饭?”

“我没事!”许光明激动之后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清了清嗓子恢复平静,“我……今天不加班。”

“那成,下了班我去接你?”赵海生低沉的笑声顺着听筒传了过来。

“行。”许光明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问,“晚上去哪里吃?”

“你家里。”赵海生毫不犹豫地说,“你做的饭哪里都比不上。”

 

赵海生说完之后就把电话挂断了,一个不小心还关了机。许光明想回拨的时候发现打不通,就猜他是说到一半没电了,于是只给他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今天下班早,就先回去做饭了。

不只是许光明一个人紧张,赵海生比他更紧张。要是让许教授知道了自己对他有意思,两个人说不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但他既不想让许光明觉得自己一点其他的意思都没有,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思来想去他还是发了条没有配文的朋友圈,拍了一张整整齐齐的办公桌,右上角隐约露出来巧克力的包装盒。

许光明当然看到了。不仅看到了,心跳都快了好几拍。有巧克力,这肯定是赵海生拿来送人的,因为他自己是不吃这种东西的;而赵海生又约了他吃晚饭,这巧克力多半是送给他的。许教授脸上的笑意都藏不住,连带着对学生都更加温和有耐心了起来。虽然他也不爱吃甜食,但不代表不喜欢礼物。

研究所里都说许教授这是好不容易迎来了第二春——向来视加班为生命的许教授今天下了班就急匆匆地往外赶,还是挺开心的那种。既然赵海生已经有了表示,他总得有所回应才行。不论他送这个巧克力是否是出于喜欢,总得是礼尚往来,才对得起人家的一片好心。许光明特意去了一趟超市,乱七八糟买了一大堆,都是赵海生喜欢吃的。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巧克力这件事,连多做了好几道菜都不觉得累。

然而巧克力这件事,许光明只猜对了一点。这确实不是赵海生买来自己吃的,但也不是他要送人的。他拍进去的只有一盒,其实办公桌的那一角还堆了不少,都是一大早踏进公司的时候收到的。他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秘书来汇报工作的时候就顺手都塞给了人家小姑娘。赵海生一心惦记着他和许光明约好的那顿饭,越到下班的时候越坐立不安,最后干脆提前半个钟头,驱车赶往许光明家里。

他帮了许光明不少忙,都是以“好朋友”的名义,自然知道许光明的住址。赵海生的车开得快,用不了多久就到了他家楼下,但他紧张,还是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慢慢往上走。

敲门的时候许光明刚好把最后一道炒菜端到餐桌上,围裙都没摘就来开了门。赵海生冲他笑了笑,许光明就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灶上还炖着汤,许光明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赶回了厨房,把赵总一个人留在客厅,转着圈打量着许光明家里。经过餐桌的时候他就愣住了,明明就他们两个人,还摆了一整桌的菜,而且都是他喜欢吃的样式。许光明再怎么欢迎他,也从没动过这么大手笔。赵海生的心砰砰直跳,总觉得往常不敢想的事今天也能期待一下了。说不定许教授会学着别的小情侣,送他个巧克力什么的呢?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吃起饭来倒是都挺安静的。

不安静也没办法,谁都不好意思主动提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而且又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感到紧张。他们倒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如果真拿到了对方送的巧克力,可自己又没准备这件事,因此都有些小小的恐慌。可是对方不提,自己主动去问,又都觉得有点尴尬。

赵海生清了清嗓子,还是决定先打破沉默。

“那个……”他举了举杯,挂着他惯有的温柔的笑容,“七夕快乐。”

许光明也笑了起来,开玩笑似的把想问的话问出口:“没有巧克力啊?”

“啊?你想吃巧克力?你不是不喜欢吗?”

许教授立刻尴尬地摆手:“没有,哈哈哈。”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个笑声是硬挤出来的。

不应该啊,赵海生陷入了沉思,许光明确实是对这些东西不感冒的没错啊?今天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莫非他其实也是想要的?想到这里的赵海生猛然一抬头,正好看到了许教授有点失落又有些委屈的表情。

“光明,”赵海生顿时乱了阵脚,也顾不得之前那些担心和疑虑了,“我……那个,我喜欢你。”

“我、我也挺喜欢你的。”许教授特别诚恳。

“是。但是我是那种……想和你一起过七夕过情人节那种喜欢。”

许光明讷讷地回了一句:“我……我也是……”

 

喜欢就直说呗,何必拿巧克力做敲门砖呢。暗恋久了,果然智商连着勇气一起消失了。

“早知道你也喜欢我,何必等到现在呢。”解决了一件大事的赵叔叔特别开心,拉着许教授的手不肯放开。

“我不管,”许教授笑了起来,“反正你欠我一盒巧克力。”

“那不止,”赵海生凑近了点,“我欠你下半辈子的巧克力呢。”





END.

#希望大家 都能和暗恋对象双向暗恋 嘻嘻

评论(20)
热度(5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