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家亲情向】一个夜晚

#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哥,哄孩子睡觉的故事(并不

#孩子吵架怎么办,找大哥,贼管用(大姐鼓掌.gif





客厅里的灯亮着,明楼还没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件事。他摸不准是明镜给他留的灯还是人在客厅里等着他,因此开门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走进来的时候没敢发出太大声音,但明镜叫他的时候他也没被吓到。明楼把薄风衣挂在衣架上,换了鞋坐到明镜身边。他大姐合上了书,摸了摸明楼冰冰凉凉的手。

“怎么还没睡?都这么晚了。”明楼指了指楼上,轻声问道,“他们俩都睡了吧?”

明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关切地反问起明楼来:“你要不要吃点夜宵?我煮了些粥,应该还是热的。”

明楼摸了摸空虚的胃,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他晚上只顾着喝酒,基本没吃什么东西。吐了几次又去了几次卫生间,现在比晚饭前还要饿。明镜就叫他去餐桌前坐着,自己去盛了一碗粥,端了碟酱菜回来。

白米粥撒了点葱花,米粒熬得软烂,黏黏糯糯地挤在一起,看上去就有食欲。放的时间稍微有点久,但粥还是温的,正是适合入口的温度。明镜是用鸡汤的汤底熬的粥,明楼一口喝下去就尝到了鲜香的味道,忍不住多喝了几口,才抬起头来看明镜。这段时间家里的生意一直是明楼在照顾,应酬一晚接着一晚,基本没有按时回家吃过晚饭。明镜会给他留灯留夜宵,但明楼叫她早睡,她便从没这样等着他回来过。

他家大姐今天如此劳神费力,想也是家里出了事情。生意上的事明楼都知道,那就只能是那两个小的又胡闹了。他俩的目光交汇的一瞬间,明镜就叹了口气——明楼心里一紧,暗想自己可能是猜对了。

“今天呀,明台和阿诚——”明镜的话说了一半,伸手拍了一下偷笑的明楼,“你那是什么表情呀?”

明楼笑着把碗放在桌上,清了清嗓子顺过这一口气来:“没事,您接着说。他俩又闯祸了?”

“他们俩……”明镜又是只说了一半,突然被楼梯上出现的身影给打断了,“明台?你怎么还不睡呢?”

明台抱着枕头跑过来,连拖鞋都没穿,直接扑到了明镜怀里,抱着她的腰哼唧几声。明台虽然小,但聪明,猜到了明镜可能把他跟明诚打架的事告诉给了明楼,于是就不敢抬头,嘟哝了一句大哥晚安。明镜对明楼使了个眼色,明楼就把明台抱了起来,带着他回卧室。明台求救似的回头一看,却发现大姐在笑。

 

“怎么跑出来了呢?”明楼先抱着明台去洗了脚——他光着脚跑下来,脚丫都是冰冰凉凉的。

“我一个人,”明台低头看着脚尖,可怜巴巴地说,“一个人睡不着。大哥,我刚刚做噩梦了,我害怕……”

“嗯。你别以为我是大姐,装装可怜就能蒙混过关,”明楼给他擦干了脚再抱起来,“怎么没和阿诚一起睡?”

他俩一直是睡在一起的,反正都长得不大,在床上怎么翻滚都没事。今天突然分了房,想也知道是吵架了,还是挺严重那种。明台一直死死地抓着明楼的衬衫扣子,埋着头一言不发。明楼在心里偷笑,虽然没有斥责他,可也没有安慰。他给小少爷放到床上,去卧室换了睡衣,然后才又返回来,搂着明台。

“大哥,”明台看他一直不说话,还是沉不住气,先开了口,“阿诚哥说我功课写错了,可是我没有……”

“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也能吵起来?”明楼看着缩在他怀里的明台,“是你真的没有,还是你觉得没有?”

明台嘟哝了一声:“没有就是没有。”

他家小少爷的驴脾气,明楼比谁都清楚。明诚又是个直性子,能让他这么坚持,一定也是明台的问题。他心里明白了大半,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再说小少爷只能是适得其反。明楼无声地笑了笑,拍拍明台的屁股。

“那你阿诚哥现在生气了,你要不要去哄哄他?”明楼梳着明台的头发,“我们小少爷不是挺大度的吗?”

明台就不说话了。他虽然知道是自己的不对,可要他主动去承认错误,那也是不可能的。多少次他和明诚吵架打架,最后都还是他阿诚哥先服软,两个人才能和好。明楼虽然想纠正他这个毛病,然而又觉得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不该由成年人来插手。两个人谁都没说话,明楼正要开口,门却被推开了。

推门而入的人显然没想到明楼也在,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怯生生地扶着门把手,低头看脚尖:“大哥……”

小少爷正要翻身去看来人,听到明诚的声音之后一哆嗦,往明楼怀里又钻了钻。明楼对明诚招招手,让他也过来。小孩儿就关了门,从另一侧爬上床,拘谨地平躺在明楼身边。明楼也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

明诚年龄稍大点,又容易害羞,所以就那么直挺挺地躺着,不像他们小少爷,恨不能趴在明楼身上。明台一直往明楼怀里拱,小屁股撅得老高,一扭一扭的。明楼拍拍他,叫他老实一点,于是三个人有那么一段时间就谁也没说话。明台一直往明诚那边偷看,结果却发现明诚根本就没注意他。

明楼猜想明诚也是做了噩梦不敢一个人睡,想趁他们小少爷睡着了偷偷摸进屋。他把两个小的往怀里搂了搂,主要是让明诚靠得近一点。明诚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但没有挣开。小少爷倒是贴得更近,干脆压在明楼胸口。明楼闷哼一声,捏捏明台的脸。明台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把手脚摊开,贴在明诚身上。

“有话就说,对你阿诚哥动手动脚做什么?”明楼艰难地说,“你都快十岁了,还当自己是小孩呢?快下来。”

明台又扭了几下,干脆滑下来挤在明楼和明诚中间,面对着明楼弓着身子:“阿诚哥,对不起。”

就跟蚊子叫似的,但他俩都听清了。明诚没想到他这次会主动道歉,看了明楼一眼才愣愣地说:“哦。”

明楼笑着摸了他俩一人一下:“你们怎么回事,都看我做什么?有话好好讲。”

“好了,你回去,”见俩人都不说话,明楼把明台抱回另一边,“非挤着我们俩,不觉得难受?”

然而明台不答应,拱着拱着又爬了回来。明楼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好自己往外侧让了一让。两个小的重新闹作一团,直到明楼出面制止才作罢。小少爷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就讲起刚刚做的噩梦来,说到一半给自己吓得不行,带着哭腔哼哼唧唧,让明楼给他们讲故事。大少爷原本都要睡了,明台又把他闹了起来。他没办法,只好顺了小少爷的意思。明诚拍拍明台,叫他老实点。

故事到底还是讲了。他俩原本就都困了,没过多久就抱在一起睡得挺香。明楼关了灯,在两个人的额头上都轻轻印了一个吻,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走出去。

 

这回他可是真的被明镜吓到了——明楼抚着胸口,哭笑不得地看着同样吓了一跳的明镜,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叫出声。

“大姐,”明楼压低声音,搂着明镜的肩膀带她回卧室,“您怎么还不睡呢?”

明镜埋怨似的看他一眼:“我不是担心吗?我看阿诚刚刚过去了,他俩和好啦?”

“嗯,和好了。都睡了,您也快睡吧。”

“你也是,那么晚回来,还要哄他们两个。明天要是还有应酬,就让我去吧。”

“哪有那种道理?”

“怎么没有?”明镜一挑眉,“你像阿诚这么大的时候,不都是我来的吗?怎么,翅膀硬了就觉得大姐不行啦?”

明楼就笑,拍着明镜的肩膀让她赶紧去休息。明镜又和他说了点生意上的事,非要看着明楼回卧室才肯去睡。大少爷抿嘴一笑,搂着大姐拍拍后背,转身回卧室去了。

“哎,明楼呀。”明镜看着他开了门,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又叫住了他,“晚安。”

“哎,”明楼冲明镜笑了笑,“大姐晚安。”




END.

#第一次打这么多tag(手动滑稽

评论(11)
热度(132)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