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季白/谭宗明】戒断反应

#握草我这次真的好黄啊,一个流氓的谭和一个流氓的三儿





季白和谭宗明,两个老烟枪,最近都在试着戒烟。

他俩的烟龄都挺久了,尤其是谭宗明,抽烟的年月都快赶上季白的年龄。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坐在沙发上来一根,闭着眼睛思考人生。他比季白烟龄久,也比季白有钱,自然比小伙子懂得享受。季队长经常就看着他家总裁洗了澡之后窝在沙发上,喝一口Martell抽一支雪茄,眯着眼睛打量他,再缓缓露出一个微笑。季白觉得这么烧钱的享受方式他搞不掂,他只能是坐在一边陪谭老板,快速地抽一支烟,然后强行扔了谭宗明的雪茄,把人扛回卧室,做一些不需要花大价钱也能让俩人都舒服的事情。

季白也不是第一次有戒烟的念头。刑警这一行做久了,没有几个是不抽烟的,而且多半都是在警校的时候就染上的毛病。当时季白才刚进刑警队,带他的师父就是个老烟枪,连带着就把徒弟带上了瘾。当时还不是季队长的季三儿同志听他哥边抽烟边劝他,烟瘾不能太重,容易把媳妇儿吓跑。这话听着有点道理,小季同志就决定听哥哥的话。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的,毕竟抽烟容易,戒烟难。

他也忘了是谁跟他说,要么就吸贵一点儿的,最好是一个月工资都买不起几包的那种,上了瘾就没办法再吸便宜的,时间一长没有钱自然就戒掉了。季警官年轻,半信半疑地听了人家的建议。效果确实是有,一个月下来工资全都搭在烟钱上了。第二个月正准备开始减量,意外发生了——他一个不小心认识的金主谭老板一看季三儿好这一口,等他下班之后直接搬了一箱扔在季白的车后座上,给季警官看得眼睛都直了。

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那之后季白再也没提过要戒烟,谭宗明也一直没有这个想法。直到最近谭老板生病了,戒烟这件事才被重新提到日程上来。发烧了好几天的谭宗明差一点烧出肺炎,给季白吓得够呛,生怕这人真的出什么差错。于是等谭宗明病好了之后季队长就强硬的表示,戒烟,必须戒烟。

尽管谭宗明一再强调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季白还是坚决地说,已经决定的事就不允许谭宗明再反悔了。被人强行决定了一次的谭总欲哭无泪地看着季白收拾他那些宝贝,捂着脸表示画面太惨他不忍心看。最后季白大发善心给他留了一盒雪茄,其余的全都丢到垃圾袋里,叫管家扔得越远越好。

 

可是抽烟的毕竟不只有谭宗明一个,他自己也不比谭宗明好受多少。戒烟的当天晚上季白就犯了病,坐在沙发上抱着靠垫滚来滚去,等他家老谭坐下之后就搂着谭宗明开始啃。啃了半天不见他真做点什么,谭宗明啧了一声就想把人择开,于是捏着季白的耳朵让他离远一点。季白不听,直接把人压在了身下。

“你要做什么?”谭宗明偏了偏头,“你冷静一点,刚吃过饭别像狗似的看到什么啃什么。”

“太痛苦了,我太痛苦了。我觉得咱们戒烟不能直接就来这么狠的,要慢慢来……”

“你可别有这个想法,”已经接受了戒烟的事实并且觉得这么做还挺好的谭总好言相劝,“太危险了。”

季白在谭宗明的颈窝蹭了两下,抬着头不甘心地哼了一声:“你还有存货呢,怎么能理解我的痛苦。”

谭宗明确实不理解,对他来说,除了眼前这个小伙子,就没有什么是真的戒不掉的。季白枕在谭宗明腿上撒了一会儿娇,想想从前他和谭宗明吃过饭就在这沙发上吞云吐雾,心里就涌起一阵悲凉。

“三儿啊,”谭宗明温柔地抚摸着他毛刺刺的鬓角,“你得接受现实,还是你提议要戒烟的呢。”

这话说的不假,都是季白自己作的,谁也怨不得。但这也不是坏事,季队长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坚持。

戒烟戒了五天,谭宗明看起来比季白适应得好多了。季队长给自己找了个新的发泄方式,吃过饭坐一会儿就去院子里跑圈,跑上一个小时就没有那么多烦心事儿了。这一招还挺管用,至少跑步的时候就不去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了。谭宗明就坐在客厅看电视或者审报表,等着小伙子洗好澡再一起睡觉。

季队长锻炼完毕回来这一天,谭总已经洗好了澡吹干了头发,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季白带着一身汗走过来,捏着谭宗明的下巴低头跟他接了个吻,然后才盒盒盒地笑着被谭宗明踹去洗澡。


一个极速飞车



END.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这次这么黄都是季白的锅


评论(56)
热度(152)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