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包奕凡/谭宗明/ABO】一不小心就带了个球 4

#今天这一章给 @可能是一颗糖 安慰一下受惊的小心脏(摸

#这个系列要完结辣





俩儿子,一个叫馒头,一个叫豆包。

名字是谭宗明给起的,反正就是乳名,没什么太多的限制。算上他们的爹包奕凡包子同志,家里一共三种面食,每天喊来喊去,总给谭宗明一种从蒸屉里面拿吃的一样的错觉。小不点们都长得白白胖胖的,像刚出炉的面团一样讨人喜欢,并排坐在一起咬着手指咧嘴笑,看不出什么分别。

包奕凡几乎是包揽了一切体力活——半夜起来给小朋友冲奶粉,换尿片,哄着睡觉,儿子哭了之后第一时间冲过去哄的人一定是他。喜欢孩子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他不想让谭宗明累着。原本没有这俩小的之前包奕凡就恨不得把自己媳妇供起来,更别提现在谭宗明还给他生了两个小朋友。对包奕凡来说,既然谭宗明已经完成了最艰难的任务,剩下的事情就不能还要他亲力亲为,必须都交给自己。谭宗明倒也乐得清闲,每天除了抱着小朋友哄一哄,教他们走路说话之外,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了包奕凡。

谭宗明对请保姆这件事一直挺忌讳,觉得还是自己来才好。保姆对孩子再好也是外人,难免会不上心,要是再有什么意外就得不偿失了。而他又舍不得把孩子单独丢在家里,思来想去,谭总决定带着孩子上班。

第一天推着婴儿车上班的时候整个公司都沸腾了。大家都想来围观一下这两个粉嫩嫩的小面团,却又不太敢,只有几个胆大的经理借口有工作来看一看。还是安迪没有顾虑,大大方方地带着一堆玩具过来。

“哟,这什么时候买的啊?”谭宗明翻着袋子,掏出一只毛绒绒的小兔子出来,塞到馒头怀里。

“午休的时候,”安迪耸耸肩,点点小朋友胖乎乎的脸蛋,“听说谭总带着孩子来上班,我得带见面礼啊。”

她当然不是第一次见这两个小孩儿,或者说自从谭宗明生了这俩小包子之后,安迪有事没事就往他家跑,去看她的两个干儿子。这回谭宗明带着儿子们来上班,安迪也不用每个礼拜都去他家那个大花园了。

扒着门口等着偷瞄小孩儿的员工们看到安总抱着两个小的走出来,恨不能给气场强大的alpha跪下。

 

按照包奕凡的想法,他这么费尽心力地照顾儿子,这俩小的一定黏他黏得紧。就算不是那么黏人,至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嫌弃他。小孩儿们窝在谭宗明怀里看电视的时候乖得要命,一旦包奕凡往边上一坐,顿时就要炸开锅,吵着叫着要包奕凡坐到旁边的小沙发上去,尤其是豆包,恨不能骑到包奕凡肩膀上。最可气的是谭宗明居然没有叫儿子安静一下,而是给包奕凡一个安抚似的眼神,再挥挥手把他赶过去。

这辈子受的气都在这俩儿子身上了。包奕凡孤独地躺在儿童房里那张大床上,想着一墙之隔搂着俩儿子睡觉的老婆,欲哭无泪地捂着脸,根本没有办法入睡。这种情况有一就有二,不知不觉包奕凡就自己睡了一整个礼拜,每天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在半夜想着老婆,自己打个小飞机。

“爸爸,”礼拜六的清晨,豆包挥着勺子,站在椅子上过去拍包奕凡的肩膀,“你没睡好吗?”

包奕凡虎着脸一瞪,小孩儿立刻乖乖坐了回去,只敢在嘴里嘟哝一句坏人。谭宗明笑了笑,没说话。

“从今天开始,”包奕凡严肃地用筷子指指两个小的,被谭宗明打了一下手,“你们自己睡。”

这话一出豆包就炸了,馒头也眼泪汪汪地看着谭宗明。包奕凡板着脸,不为所动:“都三岁了,自己睡。”

谭宗明心里知道包奕凡不痛快在什么地方,但一看儿子们委屈的小脸儿,又觉得不太忍心。他在桌子下轻轻捏了捏包奕凡的手臂,示意他温柔一点。然后才揉揉儿子的脑袋,给了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答案。

“这样吧,”谭宗明犹豫了一下,慢慢说道,“咱们四个睡一起,这总行了吧?”

这个答案也是他觉得“大家都满意”而已,实际上包奕凡和小朋友都觉得不愉快,但谁也不敢说,怕谭宗明一个不快就自己跑去客房,丢下他们三个在一张床上。包奕凡转了转眼珠,突然咧开嘴笑了。


一个肉渣


“爸爸,”第二天,睡到十二点多才醒的谭宗明刚一睁眼睛,就看到了一脸严肃的儿子,“我梦到地震了。”

谭宗明一脸尴尬地望了望在一旁憋笑的包奕凡,恨恨地剜了他一眼,把馒头搂进怀里亲了几口,安慰他说没有关系。豆包嗷嗷叫着扑上来,也要谭宗明亲。他压过来的时候谭宗明躲闪不及,捂着腰闷哼一声,抽着气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包奕凡立刻一手提一个,给丢到院子里让他俩自己去玩。

玩具再好玩,毕竟不如活的爸爸。包奕凡的玩法又太狂野,两个小的还是想缠着谭宗明。他们也不知道平时能带着自己一起玩的谭爸爸今天怎么就一直躺在床上,还跟包奕凡一直待在一起。他俩来卧室转悠了好几次,每次包奕凡都说不准打扰爸爸休息,又给他们提了出去。

趁包奕凡在做晚饭,小朋友们偷偷溜到楼上,缠着谭宗明要抱抱。谭宗明无奈地叹了口气,扶着腰努力了半天才坐起来,感觉两条腿都直打颤,一点力气都没有。豆包蹦着往他身上一跳,给谭宗明扑了个趔趄,重心不稳就倒在了地上。好在地毯挺厚,这才没出什么事。包奕凡听到响声,赶紧跑了进来。

生气肯定是生气的。小朋友也知道情况不好,但仗着谭宗明宠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就趴在谭宗明身上不肯起来。包奕凡先把谭宗明抱到了床上掖好被子,再冷着脸跟扛麻袋似的把儿子们扛在肩上,大步流星地往儿童房走。他没关门,故意让小朋友的哭声传到谭宗明耳朵里——小包总终于忍无可忍地动手了。

他也没敢多打,照着屁股每人两下,力度也收了挺多。谭宗明有点不忍心,但也觉得包奕凡还是要树立点威信,就没有去管,叹了口气把被子拉过头顶。包奕凡絮絮叨叨地又教训了半天,才把小包子们关在卧室里,过来看谭宗明的情况。

“你可真混,”谭宗明幽幽地叹了口气,“你欺负我就算了,还欺负我儿子。”

包奕凡知道他就是说说,可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臭小子们,也不知道和谁学的,太淘气。”

家里一共就这么几个人,总不可能是跟成熟稳重的谭宗明学的。包奕凡说完之后自己也笑了起来,低头亲亲谭宗明的唇角,抱着他下楼吃了晚饭,又听了谭宗明的指挥,端着盘子上去给儿子喂饭。

谭宗明听着楼上又响起来的哭声,无奈地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包奕凡还是真狠不下心不管。两个小的闹了一下午,晚上早早就睡了。包奕凡洗了个澡,就摸进儿童房里,开了小台灯看两个睡成一团的小包子。

小不点儿们之前哭得厉害,脸上还挂着泪痕,睡着了都不停地抽噎。包奕凡给儿子们抹好了药,又在脸上亲了好几口,给他们小心地掖好被子。刚站起身要往回走,就看到谭宗明靠在门框上,笑盈盈地看着他。

“心疼啦?”他看着包奕凡关了门,打趣他道,“打人的时候怎么不心疼呢?”

包奕凡自知理亏,搂着谭宗明往卧室走:“不打了,以后不打了。”

不管怎么说,总是能两个人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了。



评论(20)
热度(10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