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包奕凡/谭宗明】一个秃瓢

#这个屏蔽真的是莫名其妙,改几个词试试……





包总,一个注重形象的人,把自己弄成了个圆寸。

这一件事情,还要从上海过了梅雨季入伏开始说起。

 

“好热啊……”包奕凡倒在沙发上,捋了一把贴在前额的头发,“上海为什么这么热,媳妇儿我热死了。”

“哪有那么热?”谭宗明瞟了他一眼,嗤笑道,“我从小就在上海待着也没热死,这才几天就受不了了?”

虽然谭宗明看着挺淡定,但也不是包奕凡夸张,毕竟39度的上海真是要了人命的。没精打采的小包总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窝在空调房,出去待一会儿他都觉得要融化了。偏偏谭宗明就真的像不怕热一样,从来不喊难受,天再热也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儿。包奕凡抱怨了好几天,谭宗明被他吵得烦不胜烦,顺口说了句头发理光了就好了。当时包奕凡就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摸着自己打卷儿的毛,咂咂嘴点了点头。

谭宗明虽然看到了,但他就只是开玩笑,也不觉得包奕凡能动他的宝贝头发,却没想到下了班之后真的见到了理了圆寸的包奕凡。那一瞬间谭宗明还以为家里多了个巨型电灯泡,吓得盯着他久久不能言语。可话毕竟是从他嘴里说出去的,再不开心也得忍着。谭宗明扭过头,思考着分居多久能等到头发长出来。

谭宗明是真的嫌弃,看到包奕凡这样儿就觉得他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恨不能把自己的眼睛戳瞎。包奕凡就一脸无辜地盯着他,一副委屈的表情。他那个神情仿佛是在质问谭宗明到底是喜欢自己这个人还是喜欢自己的头发,给谭总看得愁眉苦脸,既不能表达自己的不满,又不想直视眼前的这个秃瓢。

 

“哎,包子,”谭宗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缩在沙发里,“求你了,坐我边上来,别在我眼前晃悠。”

神清气爽的包奕凡摸摸脑袋,笑呵呵地把谭宗明搂过来亲了一口。谭宗明叹了口气,捂着眼睛摇头。

“你这样就不对了啊,”包奕凡拖长声音抱怨道,“你居然只喜欢我的头发吗?我没有头发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宝贝儿,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好好聊聊了,我可没想到你原来是这种人啊,啧啧啧。”

谭宗明摸着包奕凡扎手的头发,犹豫着说:“我说实话你别生气,你这就像胡子不小心长到头上了一样。”

说完之后他自己也没憋住笑,歪在包奕凡肩膀上笑得发抖。包奕凡对他简直又爱又恨,搂着谭宗明任他笑了一会儿,然后才咬着牙把人按在沙发上,埋着头又啃又舔。谭宗明的笑声渐渐化成了喘息,想和以前一样抓包奕凡的头发却落了个空,只能改为搂着他的肩膀。正在渐入佳境……谭宗明突然又笑了。

这就有点让人生气了。包奕凡好脾气地抬头瞄了谭宗明一眼,给了他一个警告似的眼神。没想到谭宗明不仅不害怕,反而大大方方地笑了出来,掐着包奕凡的脸揉来捏去,努力平息了半天,才憋住笑。

“宝贝儿,”谭宗明在他的脑袋上又摸了一把,“这真不怪我,你这个头发蹭得我太痒了。”

包奕凡脸一黑,把人扛起来往卧室走,决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

 

结果可能是因为太凉快了,理了圆寸的第四天,包奕凡就发烧了。

虽然谭宗明也知道这和发型没什么关系,但还是忍不住打趣包奕凡,问他是不是冻坏了。包奕凡蔫蔫地躺在床上,睁了一只眼睛看了看谭宗明,哼了一声又闭上眼睛不看他。趁谭宗明低头找药的时候,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他扯到床上,牢牢地箍在怀里。谭宗明从善如流地趴在包奕凡肩膀上,哄了他一会儿才准备起身。可包奕凡比他反应还快,立刻把人扯了过来,搭了一条腿在谭宗明身上。

谭宗明抱怨了两句,见他没有反应,只好叹口气任由包奕凡抱着。包奕凡闭着眼睛亲亲他的额头,听到谭宗明的笑声后茫然地睁开眼睛。他烧得厉害,眼睛都是红的。谭宗明凑过去,有点心疼地亲亲他的唇。

“明天别上班了,在家好好躺着。等你养好了再想别的,有什么麻烦事我可以帮你做。”

“哎,好。”包奕凡撒娇似的在谭宗明的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我媳妇儿就是厉害,还贴心。”

这小子答应得这么痛快,倒是一件让谭宗明始料未及的事。包奕凡和他一样,向来把工作看得很重,只要不是什么特殊情况,一般是不会让其他事给工作让路的。他挑了挑眉,看着包奕凡。

在这种目光下,包奕凡果然还是扛不住的:“后天我有个会,明天晚上要回南通……”

“看你表现。”谭宗明恨恨地翻了个白眼,戳着包奕凡的脑门,“自己都不能照顾好自己,多大的人了?”

包奕凡捉住谭宗明的手指,咬着他的指尖细细舔弄:“有你照顾我嘛,干嘛要自己照顾自己……”

谭宗明就看着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带着觉得他这个圆寸也没那么辣眼睛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包奕凡长得好看,理什么发型都没问题,现在这样更显得他比以前老实可爱。虽然乍一看上去透着一股憨傻气,可这样也让他的五官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谭宗明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鼻梁。

说到底还是喜欢,所以他怎么样都觉得这个人是好的。包奕凡盯着谭宗明,没忍住也笑了起来。

 

“其实看久了就觉得还挺好看的,”谭宗明弹了一下他的脑门,“还怪可爱的。”

“哦,好,”包奕凡咧嘴一笑,“那我以后就这个发型了。”

谭宗明的脸顿时就撂了下来:“你敢,我打死你你信不信。”

小包总一脸的无辜和震惊,这人怎么回事,说好的不管什么样都喜欢我呢?说好的这样还挺可爱呢?


评论(30)
热度(8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