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凌远/庄恕】初恋那件小事 1

#两个中年男人的恋爱,一点大风大浪都没有。一个细水长流的爱情故事。

#第一次推一个BGM,Chirs Garneau《Things she said》一起食用试试呗。





人呐,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庄恕窝在椅子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叹了多少次气,才揉了揉眼睛晃悠着站起来。他今天是第一天到新单位,怎么也得去和院长打个招呼。早上他踩着点到医院,又借口工作太忙,一直拖到了下午,直到现在真的没事儿做了,他才不情不愿地往院长办公室走。路上遇到几个热情的小护士,庄恕勉强挤了个笑,算是打招呼。倒不是他讨厌官僚主义那一套,而是他这个新院长,和他还有点特殊的关系。

可别和初恋男友在一个单位上班啊,下次一定要注意了。庄恕敲着门,在心里又一次叹了口气。

他敲了半天门都没回应,就有点奇怪地看了看表,猜这个时候可能人家在做手术。虽然早晚都要面对,但晚一点总比早一点好。庄医生转过身正准备回办公室,突然出现的近在咫尺的脸就给他吓得差点叫出来。

“干嘛一惊一乍的?”凌远也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一跳,下意识退了一步,“没有心脏病也给你吓出病了。”

“凌……凌院长,”庄恕往边上让了让,方便凌远开门,“我今天第一天上班,来找你说一声。”

“嗯,”凌远低着头开门,“我知道了,那你先回去吧,好好工作,有什么困难问问同事,找我也可以。”

庄恕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连门都没进就结束了。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庄医生耸耸肩,转身走了。

“对了,”凌远又叫住他,全然不在乎身边走过了几个小护士,“下了班等我,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凌院长主动邀请庄医生共进晚餐的消息在医院里传了一下午,人人都是一副好奇的表情,问不到凌远就企图问庄恕。庄医生再一次借口工作忙,把八卦的人全都隔绝在门外。韦大夫摸摸下巴,乐呵呵地点头。

“有问题,有问题,”作为少数知道一星半点的人,他这样评价道,“这两个人,绝对不正常。”

但谁让凌远是院长呢,就算再不正常,也没人敢对他的私生活大肆八卦。韦天舒原本知道得不多,可事关凌远,他有意瞒着这些人,因此就只是神神秘秘地摇着头,倒让医生护士们觉得他挺厉害,关注点都跑到了韦大夫身上。两个当事人就这么快速地脱离了焦点,风暴中心成了最安全的地方,也不知是好是坏。

庄恕紧张,凌远也没比他好多少。方才说话的时候他都没敢看着庄恕,努力装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庄恕更洒脱,干脆都不看他,于是凌远那个不在乎反而成了刻意,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之后凌远也靠着门喘了半天的气,才同手同脚地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来。明明没有人,他偏觉得像是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总是不大痛快,不能像以前一样放松。凌院长叹了口气,翻了翻手机。

他跟庄恕有那么几张照片,年代久远,得有个十几年了。那个时候俩人都刚刚二十出头,跟小嫩葱似的水灵,往一起一站就夺人眼球。他们长得又像,不少人都以为他俩是双胞胎,有时候俩人懒得解释,就任由他们传下去。但其实和他俩稍微聊一聊天就能体会到,他俩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气质。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谈个恋爱就能天长地久了,恨不得每时每刻黏在一起。最开始都挺好的,反正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天开始突然慢慢变味儿了。谁也不能怪,因为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凌远好不容易翻到了张相片。那是他从相册里拍下来的,庄恕那一侧反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向来记不住各种节日的凌院长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感情这方面几乎没有记忆,他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当初是因为什么分开的。倒也不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可就那么模模糊糊的更撩拨人。

 

庄医生的手术拖得久了点,他刚走回办公室就发现凌远提着包在门口等他,看上去站了有一会儿了。他赶紧开了门让凌远进来,凌远点点头,就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看庄恕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

“不好意思啊,”庄恕低头理着他的包,“没想到能用这么久,出了点小状况。你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也刚刚下班。”凌远把手机收起来,一点都不见外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耐心地看着庄医生。

他倒也不是故意在安慰庄恕,只是凌远也是个忙起来不知道什么时间的人,一旦医院的工作多了起来,他极有可能忘记自己说过什么。好在这次结束得早,也就刚刚过了下班时间一点点。凌院长匆匆收拾了东西去找他们庄医生,却发现这人也没回来。不过也没等太久,庄医生专业素养过硬,小手术不在话下。

凌远习惯了下班就回家,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去吃什么好。庄恕又是刚过来没多久,对周围都不熟悉,两个人坐在凌远的车里面面相觑,都是一副尴尬的表情。按他们这个关系,带回家肯定是不大好的,只能找个差不多的餐厅对付一下。好在各种APP都能祝他们一臂之力,才把凌院长从尴尬中解放出来。

庄恕大概是饿狠了,凌远叫他点菜,他也没有客气,唰唰唰地翻着菜牌,随手点了五六道菜,简直是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凌远也没说他吃不完浪费,就靠着椅背,仔仔细细地打量他。

十多年没见,要说这人没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凌远看了半天,还是没觉得除了年龄渐长之外这人有什么变化。眼前的庄恕和他记忆里那个庄恕渐渐重叠了起来,最终都变成了现在这个人。

“看我做什么,”庄恕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把菜牌递给服务生之后摸了摸鼻子,“我就随便点了一些。”

凌远点点头,又喝了一杯茶水:“没关系,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别喝这么多水,”庄恕皱了皱眉,“这些茶都不是什么好茶,你本来胃就不好,空腹别喝太多这东西。”

习惯了按照自己的节奏走的凌院长一愣,居然乖乖把茶杯放下了,哎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庄恕也觉得有些尴尬——刚才那话实在是太顺口了,直接就从嘴里溜了出来,就好像他俩从来都没分手一样。凌远低头清了清嗓子,企图把这种不自在的气氛赶出去。庄恕也没比他好过多少,一直低头研究着自己的手指。

“在医院还适应吗?”短暂的沉默过后,凌远率先开口,“第一天就这么忙,还吃得消吧。”

工作啊,果然是个万能的话题。庄恕松了口气,点点头笑了一下:“做医生的,这种强度还不算什么。”

“最近你可能得辛苦一下。胸外的另几个专家都在杏林分院,这边就你最厉害,会比以前忙一些。”

庄恕摆摆手:“忙就忙吧,我到附院来也不是为了养老的。倒是你,我听说改革成效不错?你不是一直都想做这个吗,努力没有白费,也挺好的。这么多年……没浪费,挺好的。”

 

两个大夫接下来就迅速进入了工作模式,一直聊到菜上齐,庄恕实在忍不住动了筷子。凌远好几次想给他搛菜,最后时刻还是忍住了。他是完全出于习惯,看到庄恕那张脸就会回想到以前在一起时候的事。

“我听说……”吃到快结束,庄医生咬着筷子,若有若无地瞟了一眼凌远,“你结过婚?”

“嗯,”凌远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隐瞒的,“离了挺多年了。”

“怎么就离了呢?”

其实话一问出口,庄恕自己也后悔了一下。他就不该多嘴的,这事儿知道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好处,说不定还会戳到凌远的痛处。好在那人也没计较,就微微笑了下,给了庄恕一个万能答案。

“不合适。”

“那你觉得,”庄恕突然来了兴趣,“怎么样的和你才算是合适?”

凌远没说话,慢条斯理地咽下碗里最后一点饭:“我倒是想问你,你觉得咱俩当年为什么会分手?”



TBC.

评论(24)
热度(119)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