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刺激

#一个恐高的包




说实话,就谭宗明这个宴会,包奕凡其实是不想来的。

谭宗明其人,说不上他浮夸,但作为一个生意人,有些场面上的工作一定是要做到位的。如果是举办宴会,在那些小打小闹的地方就没意思了,总得去个气派的地方,才能凸显他谭总不凡的地位。其实在他的花园也不是不可以,但他总觉得有种让别人入侵他的领地的感觉,心里就不怎么痛快。这么思来想去,最他后还是选了个高耸入云的酒店,包下了一整层作为会场,顺便在楼上开了个总统套间。

单开一间房,主要是为了招待他的正牌小男朋友。包奕凡那份请帖是谭总亲自派人送到南通的,摆明了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就等着包奕凡收拾了行李跟他一起走。原本包奕凡没想拒绝,他在南通一个多月,当然是越早见到谭宗明越好。可他一看到请贴上那个48楼,当时脸就绿了,费尽心思想找借口推掉。

倒不是他不想谭宗明,主要是看起来就很男人的包总最致命的弱点就是他恐高,别说四十几楼,爬个八楼他都觉得不能呼吸了。他的办公室所在楼层就不高,住的又是别墅,所以平时看不出来。而小包总又觉得这是件挺丢人的事,因此有意瞒着谭宗明,那边的谭老板就也不知道这回事,还挺高兴地派人过来。

包奕凡愁得直叹气,思来想去还是说最近实在忙得抽不开身,等过了这几天就去拜访谭总。老谭派来的人也是情商极高,当时没说什么,一副体谅的表情;回公司就说包总拒绝了,还是随便找个借口那种。

听到这个消息,谭宗明不怒反笑。对他来说,被谁拒绝都可以,唯独包奕凡不行。就算他是真的忙,那也必须抽出空来见上一面再走,更何况他只是随口一敷衍。谭宗明二话没说开车直奔南通,畅通无阻地进了包奕凡的公司。他们包总刚开完会,背对着门窝在老板椅上,正边抽烟边发呆,就听有人推门而入,秘书的阻拦声还没听清楚就被隔绝在了门外。包奕凡哼了一声,转过来想看是谁这么大牌,敢在他的地盘撒野,一对上谭宗明冷冰冰的脸,顿时吓得烟都要掉了。谭宗明也不说话,把请柬往桌上一摔,转身就走。

包奕凡烟都没掐,只随手扔在烟灰缸里,赶紧去追谭宗明。大跨了好几步,才在人开门之前抱住了他。谭宗明也不挣扎,就转过身来看着包奕凡。小伙子没说话,先扣着谭宗明的后脑勺来了个法式深吻,把两个人都亲得要断气才松开。谭宗明看他也不是不想自己的样子,这才稍微松动了态度,任由他抱着。

去是肯定要去了,但包奕凡也是真的忙,再三跟谭宗明保证说自己会在酒会前做完工作再去上海陪他,他家领导才心满意足地走了。留下包奕凡举着那张请帖,盖在脸上欲哭无泪地苦笑着。

 

酒会的现场还好——没有人提醒他这件事,只要是在内场,包奕凡就可以假装自己是在一楼的样子。阳台绝对不去,也不往窗外看,只要躲在角落喝点酒应付一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好几个人都过来问他怎么包总今天这么低调,包奕凡就笑,指指自己家那个和人谈笑风生的老板,说他不愿意抢人风头。

不过包奕凡注定是全场第二个的焦点。他今天穿了身粉色带花纹的西装,里面又配了暗粉色的衬衫,没打领带,领口的扣子也解开了一颗。十足的包奕凡风格,谭宗明都忍不住多看他好几眼,恨不能现在就把他的衣服扒掉。他一边和人寒暄,一边不动声色地靠近包奕凡,终于磨磨蹭蹭往到了终点。包奕凡咧嘴一笑,抑制住了想要亲他的冲动,和人亲昵地抱了一下。谭宗明趁机在他口袋里塞了点东西,拍拍他的肩。

“宝贝儿,楼上等着哥哥去,”谭宗明压低了声音,在包奕凡耳边说,“我把这边应付一下,马上上去。”

美色当前,包奕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一楼的床是那么高,一百楼的床也是那么高,没什么所谓。只是到了房间之后,包奕凡就先冲过去拉上了窗帘。他舟车劳顿地到了上海就来参加酒会,想着谭宗明可能还要待上一段时间,就去浴室好好泡了个澡。小包总把浴巾在腰间草草地一围,半个钟头多才晃悠出来。

谭宗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只穿了件浴袍,背对着包奕凡站在窗边,抱臂盯着窗帘看。包奕凡走过去从后面抱着他,搂着谭宗明的腰去吻他的脖颈。谭宗明一笑,转过身来摸着他的肌肉。

“这么久?”谭宗明的舌尖滑过包奕凡的耳廓,“我早就洗好了,等了你这么久了,头发都干了。”

包奕凡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挑衅。他把人往怀里又搂紧了点:“放心,我有本事让你再湿透了。”



TBC.

#湿透的部分我们后天继续……(一个累瘫的蒜这样说道)

评论(21)
热度(8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