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包奕凡/谭宗明】撩

@哪脱闹海  奔总说想看老谭穿上一篇的市长同款衬衫,于是

#哎,感觉我的车真是,越来越不好吃了……




“哎哟,”包奕凡从一堆文件后面探出个脑袋,目瞪口呆地看着走进来的人,“……稀客,稀客啊。”

谭宗明关了门,示意包奕凡的秘书出去,迈着两条长腿慢悠悠地晃过来,欣赏着包奕凡吃惊的表情。小包总愣了一会儿才记得站起来,搂着谭宗明的肩膀把他往沙发那边带。谭宗明也没表现出什么异议,挺顺从地跟着他走。包奕凡摸了一把下巴上的胡子,坐在谭宗明身边嘿嘿傻笑,招来谭宗明的一个白眼。

“不是,谭总怎么今天想起来到我这儿了呢?”包奕凡靠得近了点,“生意的事?收购案还有问题?”    

“私事。”谭宗明爽快地承认下来,手指拂过包奕凡的下巴,戳戳他的喉结,“想你了,来看看你。”

包奕凡笑得眯起了眼睛:“哇哦,这个想念还真有诚意啊。从上海到南通,说过来就过来了?”

谭宗明没再和他废话,拉过包奕凡在他身上乱窜的手,细细把玩着他的手指。他跟包奕凡暧昧来暧昧去已经好几个月了,亲也亲过睡也睡过,就是没人主动去捅破那层窗户纸。谭宗明今天来确实也不为别的,就是中午听安迪提起了这个人,想到他俩最近忙工作也小半个月没见,于是回家换了个衣服就开车奔着南通来了。他事前没通知任何人,包奕凡就没和前台报备。好在他们公司的人都认得他,就放了他进来。

包奕凡还沉浸在这个惊喜中,这个时候看谭宗明格外地顺眼,恨不能把人按在沙发上直接正法。谭宗明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松了手一言不发地抱臂看着包奕凡。小包总咧嘴一笑,指指谭宗明的外套。

“多热呢,还穿风衣,脱了吧,我给你挂起来。”他面色诚恳地说,“要不然压皱了也不好,是吧。”

“行啊,”谭宗明倒是答应得痛快,站起身去锁了门,又把窗帘拉好,“那就不穿外套了。”

 


“包子,”泡在浴缸里的时候,谭宗明忍不住就会想起了刚刚包奕凡情动时候说的话,“你刚才什么意思?”

“啊?什么?”包奕凡也是一愣,不知道谭宗明在问什么,“我刚才?刚才怎么了?你说咱俩那个……”

谭宗明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不是,就你刚刚说喜……喜欢我。”

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还是不好意思。谭宗明咳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看包奕凡。小包搂着他的腰,无声地笑眯了眼,在谭宗明耳边亲了好几口,直把人亲得不耐烦,扭过头来瞪着眼睛看他。

“哇哦,好凶,”包奕凡一点都不害怕地说,“怎么,谭总想我了都能直接过来,还不许我真情流露一下?”

哪有真情流露选在射出来前一秒的?谭宗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的真心和你儿子一起射出来的啊?”

“是啊,是啊。”包奕凡接茬道,“那么多儿子都给你了,你可得善待我啊,就从谈恋爱开始吧。”

“流氓。”

“对对对,我是流氓,我耍无赖,反正流氓能找到男朋友,哪像你,端着,很容易单身一辈子啊谭总。”

谭宗明回身捶了他一拳:“你说谁单身一辈子呢!”

包奕凡笑嘻嘻地接下他的拳头:“开玩笑,开个玩笑嘛。你看,你端着,我流氓,咱俩正好,多配啊。”

“我还端着?”谭宗明冷冷一哼,“我要是端着,还能穿成这样来见你?”

他说的也是有道理,包奕凡想了想,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小包总搂着人亲了半天,心想这个开头还是很好的,按照谭宗明这个接受度,以后穿点什么奇怪的衣服也不是不可能呢。



END.

评论(25)
热度(8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