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庄恕】切记文明观球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可能是一颗糖 结果最后写成了包庄哈哈哈哈

@逐月Alexia_R 小天使点的包庄




庄恕发誓当他听包奕凡说晚上要去酒吧看球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变成现在的情况。

男人嘛,看个球很正常,对于这件事庄恕表现出了绝对的理解。欧洲杯刚开始那会儿他也跟包奕凡熬夜看过几场,但最后还是因为工作原因放弃了。包奕凡是铁杆球迷,看起球来都能忘记庄恕还一个人躺在床上这事,每次都是比赛结束的时候顶着晨光冲个澡,再冰冰凉凉地滚上床,搂着庄医生亲两口。他自己倒睡得香,庄恕却每次都被冻得一个激灵,茫然地睁开眼睛之后恨不能把包奕凡立刻掐死在床上。

半决赛那天晚上庄恕要值夜班,包奕凡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就给庄医生请示说能不能去酒吧跟朋友一起看。庄恕也答应得爽快,只说让包奕凡少喝酒,看完了早点回家。包总咧嘴一笑,信誓旦旦地作保证。

……所以,早上八点回到家站在门口的庄医生望着家里面的一地狼藉,是真的不知所措了。

 

家里肯定不是被偷了,因为正主只穿了条内裤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睡觉。但也肯定不是包奕凡一个人的功劳,就凭着一地的酒瓶薯片爆米花,他要是一个人吃的话也得是吃上好久。庄恕看着玄关乱七八糟的鞋印,当即就明白了包奕凡这是叫朋友来家里开party了。还说什么去酒吧,倒是学会撒谎了。

庄医生深吸了口气,决定先不计较这个。客厅就让钟点工来收拾,他现在累得只想好好睡一觉。庄恕把包砸在包奕凡身边,心想等下这人怎么求都绝不能让他进卧室,至少要睡一天沙发才行。这个想法倒是足够解气,庄医生终于感觉心情好了点。他拖着脚步推开卧室门,却猝不及防地受到了今早的第二次冲击。

卧室里不比客厅好多少,甚至因为空间小而显得更乱。床单上还有啤酒渍,光是看就能知道昨晚是怎样一副疯狂的景象。庄恕闭了闭眼,确认了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爆炸了。

 

包奕凡是被打醒的。

他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他家庄医生怒气冲冲的脸,手还掐在他的耳朵上。庄恕把横在沙发上的包奕凡提起来,一路踹出了门。包奕凡又不敢还手,可还是一副刚睡醒的茫然样子,只来得及喊了句媳妇儿,什么解释都没时间,庄医生就把家门甩上了。只穿着内裤的包总欲哭无泪地挠着门,还不敢太大声,怕招人。

昨晚他是真的和朋友们去了酒吧,也是真的看了球,绝对没有一开始就要回家开party的打算。但一群人在酒吧里闹哄哄地喝了点酒,等着开始的时候就说起来包奕凡最近下了班就往家跑,都没时间和朋友们一起玩,准是家里藏了个小妖精。包奕凡不大乐意被人这么说他男朋友,当下就觉得带人回去看看他家优秀的庄医生。到家了之后才想起来庄恕今天夜班,可正赶上球赛开始,庄医生就被忘到了脑后。

然后的事情,包奕凡迷迷糊糊地记得一些。他们支持那个球队赢了,这群人就跟疯了一样,鬼哭狼嚎地喊了半天,谁也不知道究竟喝了多少。就这么闹了一夜,终于在五六点的时候睡过去了。

再然后,就是庄医生回来,看到一个只穿着内裤的包奕凡横在沙发上了。被关在门外的包奕凡抚着胸口,不知道他那帮狐朋狗友要是在的话情况会不会好一点。总之庄恕的气一时半刻消不掉,他只能站着。

包奕凡当然是个要脸的,所以他只能祈祷这个时候邻居不会回来,或者是说不会出门。他把头抵在门上,小声地叫着庄恕,希望他家庄医生能守在门口听他道个歉,再把人放进去。连敲门的声音都是轻轻慢慢的,生怕隔壁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会推门来看。就这么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感化庄医生。

庄恕确实是生气的,但也不至于站在门口听他讲半个钟头。他把包奕凡打出去之后就回了卧室,扔了床单换了新的,把床收拾好之后就换了衣服睡下了。昨晚他临时加了一台手术,现在正是累的时候,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包奕凡的事。反正就是在门口站上几个小时,又不会出什么大事。

于是包奕凡就这么带着一线希望站了四小时,没等到庄医生,反而把邻居招出来了。隔壁的年轻妈妈和小孩儿一推门就看到个半裸男背对着他们站着,俩人都吓了一跳。当妈的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想当作没看到,以后见了都不尴尬。可小孩不懂,对着包奕凡的后背就是一巴掌。

“包叔叔!”小朋友的声音脆生生的,身高还没有包奕凡腿长,“你为什么站在门口呀,还不穿衣服。”

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了。包奕凡不知道怎么回答,简直脸都不想要了。小朋友他妈也是一脸纠结,身材这么好的裸男可不常见,但这个情况看上两眼也不是一回事。包奕凡恨不得捂着脸跳楼的时候,门终于开了。里面伸出一只手,扯着包奕凡的手臂把他拽了回来。庄恕探出头,摸了摸小孩儿的脑瓜顶。

“宝贝儿,不要和别人讲,庄哥哥给你买糖吃好不好呀?”

小朋友一口一个哥哥叫得亲,开开心心地跟着妈妈走了。庄恕关了门,就看到他家包总趴在沙发上,脑袋埋在一堆抱枕里。他也没忍住笑,之前多大的气也都消了。包奕凡听到他的笑声,闷闷地抱怨。

“宝贝儿,你这样我还怎么做人,我还要不要脸了?你说那么大个小孩儿了,以后见到我……”

“你行了啊,”庄恕不耐烦地打断他,“我还没说你把家里祸害成这样了呢。赶紧起来,吃了中饭你收拾。”

庄恕睡了一会儿,精神好了不少,还有做午饭的心情。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吃了饭,小包总就老老实实地去搞卫生,一边收拾一边想他那帮兄弟真是不靠谱,走也不知道把垃圾带下去。

一直收拾到下午,家里总算恢复了他回来之前的样子。庄恕抱着靠垫窝在沙发上,对累瘫了的包奕凡招招手。小包总立刻老老实实地滚了过来,长臂一伸把庄恕搂在了怀里,顺势在嘴上啃了几口。庄恕哼了一声,偏着头下意识地拒绝,还是被包奕凡捏着下巴亲了上去。

“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包奕凡把手举起来,“下次肯定去酒吧,坚决不带人回来了。”

 

决赛之后那天早上,穿着内裤的包奕凡在门口遇到了邻居家穿同样衣服的男主人。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捂着脸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

所以就说,文明看球啊兄弟们。


评论(32)
热度(8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