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一个校园恋爱

#不小心被澈总表扬了,想裸奔……

@可能是一颗糖  嘿嘿嘿




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可怕的事情也就那么几件。其中期末考试不说排在第一,至少也是第二第三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至少在大多数学生眼里都是这么回事,偏偏包奕凡就像个特例一样。专业课的期末考试,写了半个小时就停笔了,笑嘻嘻地托腮看着讲台前站着的谭宗明。谭宗明尴尬地转过脸,却没办法当那个视线不存在,只能对包奕凡怒目而视,示意他赶紧写考卷。

包奕凡的导师就是这门课的讲师,好巧不巧地也是谭宗明的研究生导师,于是期末考这天就拉着谭宗明过来给他监考。给老师帮忙这件事谭宗明是没有异议的,正好也能看看他家小朋友大二这一年到底念得怎么样。平时总听自己的老师夸他,谭宗明还真想象不到看着吊儿郎当的包奕凡认真学习是什么样。

可是包奕凡也没表演给他看,并且从看到谭宗明进来那一刻就没消停过,对着他不是挤眼睛就是抛媚眼,要么就是挡着嘴做个口型,就差没站起来喊谭宗明的名字了。谭宗明硬着头皮分发试卷,路过包奕凡的时候果然被他浑水摸鱼似的摸了一把大腿,吓得谭宗明差点把卷子扔到包奕凡头上。小孩儿乐呵呵地接过卷子说了句谢谢学长,眼神却一路追着谭宗明的屁股。直到他的老师弹了一下包奕凡的脑门,让他赶紧专心考试,包奕凡才无辜地眨眨眼,埋头盯着卷子,脑海里想的却都是谭宗明。

他也就老老实实写了半个小时,后来干脆把笔一甩,大大方方地靠着椅背看着谭宗明。他的学长疑惑地瞄了他一眼,踱步过来草草翻一下包奕凡的卷子,发现确实是都写完了,一时间也没什么话可说,只是瞪了包奕凡,对他做了个老实点的口型。包奕凡耸耸肩,一脸的无辜。

还剩一个半小时,包奕凡看了看表,舒爽的不行。老师和谭宗明低声交谈了几句,不约而同地望向他,又都别过脸去接着讲话。小包同学撑着脸趴在桌上,就看着谭宗明线条流畅的脖颈和下巴。谭宗明一边听老师说话一边点着头,目光还是停留在学生身上的。包奕凡和他的视线交汇,立刻坐起来对谭宗明比了个心,给他的学长搞得脸红心跳。小伙子一乐,露出一口小白牙,嘿嘿笑着又趴了回去。

“学长!”趁着老师出去抽烟,包奕凡赶紧坐起来,举手叫谭宗明过来。周围的人吓了一跳,纷纷抬头看他。但包奕凡就像没事似的,用他最真诚纯洁的眼神看着谭宗明。讲桌上的人叹了口气,只好走过来。

“有什么事?”谭宗明看着包奕凡对他勾手指叫他低头,还是放软口气顺从地俯身,贴了耳朵过去。

“老师,”包奕凡眨着眼,手拢住谭宗明的耳朵,凑过去轻轻地说,“我藏了小抄条哦。”

谭宗明被他的气声弄得浑身酥麻,但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他也藏了点私心,一方面是不想被大家知道包奕凡考试作弊折了面子,另一方面也怕他们铁面无私的导师知道后把人踢出去。冷着脸的谭宗明狠狠拧了一把包奕凡的小臂,看着那个龇牙咧嘴的小混蛋,压低声音问他:“在哪呢?!”

“哎哟,有话好好讲,怎么动不动就生气啊……”包奕凡揉揉手臂,然后才拉过谭宗明的手覆在自己的裤裆上,任谭宗明怎么甩都挣脱不掉,“在这呢,你要来搜搜身吗?伸进去摸摸,确认一下。”

……他怎么就能相信这个小流氓的话呢!?看他这张脸就该知道这人根本没安好心!

 

原本以为好学生包奕凡能考得不错,结果谭宗明和导师都是大跌眼镜。

挂科就算了,一张百分制的考卷,导师念在这小孩儿平时挺优秀,想要努力给他提一点分上来,最后也才给了三十多分。谭宗明捏着他的卷子,简直气得发抖。一想到考试的时候这人不仅不认真,还潦草地仅仅是把空白给填满就算完,谭宗明都恨不得替包奕凡他爸好好教训他一顿。

好在他还是有这个机会的。成绩出来之后他俩的导师特意把两个人都叫到了办公室,先是对包奕凡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批评教育,又表扬了一番谭宗明的好成绩,最后还不忘安抚一下包奕凡,让他不至于太泄气——但是这个担心明显是多余的,包奕凡的手一直捏着谭宗明的手腕,甩都甩不掉。

这个成绩肯定是有问题的,但他老师也说不准具体出在哪一个环节,只好让自己的得意门生去为他的小学弟补补课。谭宗明很想说只要自己不监考可能就没这么多事,但导师下的命令总不能违背,何况他也是真的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于是就点点头,带着包奕凡出去了。

门还没关严,包奕凡就已经搂了上来,搭着谭宗明的肩膀往前走。谭宗明冷着脸不看他,任小伙子说什么都没有用。讲到口干舌燥的包奕凡发现自己的男朋友还是臭着脸,这下他可是真的没办法,咬咬牙一看周围没人,突然弯下腰就把谭宗明扛了起来,丢到肩膀上开始往前跑。谭宗明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膝盖顶着包奕凡的腹肌,用力踹他两脚叫他把自己放下来。

放了假的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了,七月的夏天燥热无比,包奕凡跑出了一身的汗,谭宗明也是一样的红着脸。他看着眼前笑嘻嘻的小伙子,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骂他一通。

“其实那些内容我都会,”包奕凡主动地坦白,“我故意写错的,就是为了让你给我补课,嘿嘿。”

不管是多大言不惭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谭宗明都能听出来点可爱的味道。他觉得自己也是没救了,连带着训斥包奕凡的时候都没什么底气。小伙子垂着头老老实实地听着,瞅准了机会就凑过去亲一口。

“你严肃点!”谭宗明一偏头躲了过去,“考成那个鬼样子,还好意思和我耍赖?我告诉你,给你布置的题没写完之前不准和我讲话!”

包奕凡捂着脸哀嚎了一嗓子:“宝贝儿,那可是好几十页啊——”

“慢慢写去。下礼拜之前不写完,咱俩这个假期就别见面了。”

“太多了吧——”

包奕凡小跑几步跟上谭宗明,搂着他的脖子跟他抱怨了起来。谭宗明刚开始还能板着脸故作严肃,后来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包奕凡看着好不容易露出笑容的恋人,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偷了个吻。

夕阳把他俩的影子拖得好长,谭宗明目视前方,故作不在意地回握住了包奕凡的手。



END.

评论(24)
热度(6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