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杜见锋/谭宗明】杜见锋的21次告白失败和1次成功 2

我不管,反正我是日更了。

菠萝的小宝贝儿:

#从争取日更变成了争取月更呢。









省略掉不该描写的过程,第二天上午醒来的时候俩人都是一样的茫然。谭宗明摸着自己的屁股,再看看身边沉睡着的杜见锋,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他倒不是后悔一夜情,而是后悔自己居然后方失守。更可恶的是杜见锋居然趁他喝醉了对他做这种事——虽然是谭宗明勾引在先,但他的本意并不是送屁股给人家的。谭宗明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自己的双重标准,一巴掌拍在杜见锋的胸肌上,手感太好,他没忍住捏了下。


杜见锋被这一巴掌拍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谭宗明在捏他的肌肉。目光交汇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害羞了,谭宗明立刻把手收回来,扯着被子盖住自己满是红痕的身体。杜见锋比他还要不好意思,想一想昨晚可没少折腾,床上做了两次,扛着谭宗明去洗澡的时候又做了一次。对一个处男来说,真的是大餐了。


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杜见锋看着谭宗明不怎么愉悦的脸色,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眨着眼睛回望过去。结果他这个眼神倒让谭宗明成了不知所措的一个,怎么回事,这个受害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平心而论,谭宗明回想了一下昨晚的经历,即使经验丰富如他也不得不承认杜见锋的表现可圈可点,就算不说让他爽到神志不清,至少也是非常难忘的。处男虽然没有经验,但好在不说废话,专心致志地把人伺候好,绝不耍些让谭宗明羞恼的花招。这么一说占便宜那个反而成了谭老板,他才是那个原本想把人一睡了事、撩人不成反被上、还一不小心让处男失了身的坏人。谭宗明脸一热,翻身背对杜见锋。


杜见锋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只当谭宗明是因为自己趁他喝醉酒乘虚而入感到生气,这下更心慌了。他也顾不得两个人赤诚相见,长臂一伸把人紧紧搂在怀里,虔诚地道着歉。谭宗明知道他是误会了,但也不想解释,说实话,就算解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俩人各怀鬼胎,就这么一个说一个听了好半天。


原本是在好好讲话的,也不知道谁的长枪先竖了起来,更不知道是谁先凑过去亲了谁,总之等俩人完全清醒过来,这一炮已经到了覆水难收想停都停不住的地步了,何况也没人打算停下来。杜见锋抱着谭宗明用力地动作着,尽全力把谭老板伺候到半点怨言都没有,好像这样就可以让谭宗明不计前嫌似的。


 


总之两个人就保持着这种莫名其妙的炮友关系,一不留神就过去了两个月。这可是真的炮友,还是不定时的那种,见了面衣服一脱直接开干。杜见锋毕竟不能时刻黏着谭宗明,只能休假的时候往他家跑,每次都想着这回要好好交流一下感情,可一不留神就变成了脱裤子滚上床。谭宗明看起来对这种状态没什么不满,只要杜见锋给他伺候舒服了,一般是没有怨言的,次数一多也就习惯了勾着杜见锋的脖子往床上倒。


和谭宗明做爱,当然是一件舒服的事。杜见锋虽然没和别人体验过,却也知道什么样是好的。谭宗明不扭捏,还比他有经验,杜见锋最喜欢他指导着自己干他的样子,带着一股子慵懒的媚态。这种好看不是故意做出来的,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致命的诱惑力。杜见锋抵抗不了,也不想抵抗。


可杜见锋不仅仅满足于得到谭宗明的身体,尤其是他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完全占有了这一部分。和这人待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想要深入了解谭宗明,越想要完完全全地占据谭宗明的心。杜见锋虽然看着像是什么计谋都不懂的粗人,可心里机灵得很,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只做炮友并不涉及过多的问题,所以谭宗明看起来就不是很在意。然而要是表白,好不容易维持的关系可能就要拜拜了。杜见锋还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只好接着在谭总面前装傻。反正做是做了,俩人谁也不吃亏,就暂且不考虑感情问题。


秘密是守不住的,尤其是对杜见锋这种人来说。和人喝着酒,不小心就把这事儿溜了出来。他的战友都觉得惊奇,一直飞扬跋扈的杜旅长居然也有退缩的时候,当即表示杜见锋应该去试试。杜见锋也是喝上了头,迷迷糊糊间什么都答应了,口齿不清地打电话给花店,下了一个大手笔的订单。


结果千算万算,没料到谭宗明是个花粉过敏的。杜旅长捧着花,呆呆地看着谭宗明潇洒上车的背影。


 


第一次是失败了,总得有第二次才能体现他杜见锋的诚意。杜见锋按照谭宗明的指示,抓紧午休时间给谭老板打了个电话,邀请他共进晚餐。谭宗明也欣然应允,只叫杜见锋晚上到他家去等着。


“别别别,咱们在外面吃。”杜见锋赶紧拒绝,一提到去谭宗明家就只能想起那种事,那还怎么告白?


谭宗明转了转笔,靠着老板椅发呆:“那要不然去你家吧。我连着好几天饭局,吃腻外面的菜了。”


下了班之后杜见锋是开车来接谭宗明的,又带着他去超市逛了圈,买了些晚饭要用的东西。杜见锋推车跟着谭宗明,心想今晚的表白多半有戏。只要他努努力,诚恳一点,谭宗明念在他在床上的优秀表现,估计也会心软起来舍不得拒绝的。他越想越得意,嘴角都咧到了耳后。谭宗明瞟他一眼,没做声。


饭是做了,吃的过程也特别愉快,两个人在餐桌上也聊了些适合穿着衣服聊的话题,全程不跟黄赌毒沾边,完全是个表白的良机。杜见锋的勇气鼓了又鼓,总是被谭宗明抛出来的新话题打断。这一打断就一直持续到吃完,谭宗明去洗澡,杜见锋去洗碗。


这勇气一直酝酿到两个人都洗完澡,理所当然地进行了一些床上运动之后,又冲了个凉。谭宗明迷迷糊糊地趴在杜见锋胸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杜见锋亲亲他的额头,觉得好像是时候了。


“那、那个,谭、那个……”杜见锋少见地结巴了起来,“我有话和你说……”


“……嗯……?”谭宗明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点头,“说吧……”


“我就想和你说……”


话都到了嘴边,杜见锋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他摸着谭宗明冰冰凉凉的脊背,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地说了半天没用的。直到他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才搂着谭宗明的腰,闭着眼睛一咬牙,把他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我、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是真的喜欢,想和你谈恋爱那种喜欢……”


谭宗明没做声,手却还是搭在杜见锋身上的。


“你、你怎么想的?你也说句话呗,你这样我怪慌的,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你总得告诉……”


这次有了回应,只不过是一串绵长的呼吸声。杜见锋一愣,低着头看了看,谭宗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但肯定是在杜见锋说废话的时候。杜见锋欲哭无泪地拍了一把脑门,又不好把谭宗明闹起来,只能搂着人睡下。


反正两次不行,那就三次呗。



评论(1)
热度(6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