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荣石/靳东】来,吃鸡吧

#表白我们美丽可爱的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第一次写荣东 有些紧张

#别以为题目这么黄就有车





“小石头——”靳东捧着电话,要不是有墨镜挡着恨不能把脸整个贴在玻璃上,“我饿,想吃麦辣鸡翅。”

从来不吃垃圾食品的荣石一愣,在脑海里想了半天这几个字该怎么写,最终还是放弃了:“你在哪?”

“我在机场啊,还滞留着呢。”靳东夸张地叹了口气,又压低了声音,“但是我会想办法回去的,放心。”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靳东看粉丝多了起来,就急匆匆地收了线。荣石的话才说了一半,听着那边的忙音,举着电话呆呆地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但他也知道靳东那边大概是脱不开身,只好给索杰去了个电话,叫他在机场给靳东买点吃的。荣总裁满意地想,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临时把索杰派过去给靳东做了助理,要不然这会儿他觉得饿,除了给自己打电话都没有别的办法。

机场附近倒是有麦当劳,但索杰只买到了薯条。靳东把头伸过去瞅了一眼,若无其事地说了句吃素也挺好的,抓着薯条就开始吃。他实在是饿得狠了,也不在乎能不能吃到他想要的。可鸡翅的诱惑力实在太强,靳东犹豫了半天,还是可怜巴巴地抬眼看了看索杰,凑近了点,压低声音问了句有没有鸡翅啊?

索杰摇了摇头,就举着手里的袋子方便靳东拿薯条吃。靳东塌着眉毛把薯条一根根往嘴里送,听边上的小姑娘们跟他聊天,一边笑一边咀嚼。他看着严肃认真,实际上思想早就神游到天外,专注地想着肉。

 

好在飞机最后还是起飞了,上海到北京也不算远。荣石接到索杰的电话之后就开车去了机场,早早地就在出口候着。他闲逛了一个多小时,听到飞机落地的消息才想起来索杰说靳东还是没吃到鸡翅,失落得不行。他微微笑了笑,转身出去买了一盒鸡翅打包带走,坐在车上等着靳东出来。

靳东是自己过来的,他跟经纪人和索杰打了招呼之后就悄悄溜走,奔着荣石的车去了。他家小石头的车都是一水儿的黑色,天黑了之后特别难找,但靳东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敲着车门叫荣石快打开。

“哇——”靳东把自己的包往后面一甩,摊在副驾驶上,“这什么味道,好香啊……你买鸡翅了?”

“嗯。”荣石小心地把车开出去,目不斜视地点点头。他自己闻不惯这个味道,可只要靳东喜欢就好。靳东伸长手臂,把外带的盒子勾了过来,吃之前还不忘拍个照给经济人发过去。荣石腾出一只手来捏捏他的下巴,示意他赶紧趁热吃。他倒是大手笔,难得靳东这么想吃一样东西,他就一口气买了十对。

但靳东也没那么大的胃,方才也多少吃了点飞机餐,仔仔细细慢慢悠悠地啃了两对,就舔舔嘴唇不再继续,扯了纸巾细细地擦手。荣石瞄了一眼,发现还剩了不少,眉头皱得就更紧。靳东用油乎乎的嘴亲他,笑嘻嘻地在他脸上留了几个印儿。荣石啧了一声,靳东就安抚似的在他腿上摸两下,给他胡乱擦了擦脸。

荣石的车开得快,这会儿本来已经快到市区,结果他瞟了一眼靳东,突然一个掉头开进了一条小路。这可是真正的小路,不说路灯,周围连民居都没有。靳东不知所措地扭头看了眼荣石,在漆黑的夜里正好对上荣石亮闪闪的眼睛。他看到荣石突然对他笑了笑,下一秒就被荣石放倒了座椅,猝不及防地躺下了。

“小石头,”靳东看着凑过来压在他身上的荣石,莫名有些紧张,“你不会是想在这里就……那个吧。”

“是啊。”荣石倒是回答得理所当然,低头亲亲靳东的头发,“刚才亲我的时候不是挺有气势的吗。”

“那能是一回事儿吗,我那是偷袭,你这是预谋已久,”靳东抬起头咬一口荣石的唇,“你比我坏。”

坏就坏吧,反正只要能吃到靳东,荣石也不太在乎他怎么说。他们两个好久没见,难得这么热烈地庆祝一下,靳东虽然觉得在车上做这种事不大好,可一旦被撩拨到进入状态之后也有些难以自持,顺着荣石的衣服下摆摸进去在他的腹肌线条上画着圈。荣石皱着眉啧了一声,剥了靳东的衬衫甩在后面。借着暖黄色的车顶灯,荣石看到了他里面那件小背心,没忍住笑了一下。靳东脸一热,扯着下摆不给他碰。

“干什么,你有什么好笑的?!”靳东恼羞成怒地捶了他一下,“不许笑!穿背心怎么啦,多正常啊!”

荣石捉住他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吻了一下:“是,是,你穿什么都好看,穿不穿我都喜欢。”

在情事上,荣石向来是个行动派。他自己的废话不多,也没有逼着靳东说废话的癖好,一切以爽为前提。所以这虽然不是一个正确的地点,但却是一个极富情趣的选择,就算是个荒郊野岭,也要时时刻刻抱着会被撞见的警惕。这使得靳东夹得比平时都紧,也格外地敏感,就好像荣石稍微一碰就要高潮了一样。荣石的车再高再大,对于在床上地上折腾惯了的两个人来说也显小了点。他们就在这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来了一发,前期工作可能准备得不是很充分,但过程绝对值得回味。


靳东盖着荣石的风衣趴在放平的座位上,愤愤地啃着已经有些冷掉的鸡翅。停在信号灯前的荣总裁面不改色地目视前方,手却伸到了风衣下,揉捏起了靳东的臀肉。正补充体力的靳东吓得咳了半天,恨不能把手里的骨头扔到荣石脸上。但他又打不过荣石,只能趴回去,偶尔揉一揉酸痛的腰肢。

“那个……鸡,”荣石见他不说话,只好再找一个话题,“好吃吗。”

靳东蹬了蹬两条长腿:“……好吃。”

“嗯,”荣石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那回家吃鸡吧。”

“……荣石!”靳东的脸都红透了,他扭着头对荣石怒吼了起来,“你说什么呢!”

“我说……”荣总裁晃了晃手机,一脸的莫名其妙,“我叫索杰炖了鸡肉送过来,你不是喜欢吗?”






END.

没了,嗯。

评论(34)
热度(10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