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诚楼】四次明楼减肥失败,一次他

#短短短,复健,OOC





故事的起因

“明楼呀,”明镜一脸诚恳地看着明楼,摸着他的手背,“你最近是不是没有运动,应酬也多了点呀?”

明长官是什么人,那可是能从市政府对面那条巷子里卖小馄饨的店主随口的抱怨中听出上海市最近经济走向的风云人物,是能从明诚的眼神里分辨出自己今天是不是穿错了衣服的精明鬼。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别想逃过他的法眼,更别提现在他大姐这种指向明显的热情关怀了。明长官的勺子都举到了嘴边,想了想还是放下了。他看着明镜,一脸的诚恳和无辜,就好像刚刚被明镜点名的人不是他一样。

“大姐,你这个意思,”明楼眨眨眼,他少有地露出了撒娇的神色,坐在对面的明诚心里一跳,“你这个意思是说我……说我最近的体型,有点……?”他还是没忍心说下去,就随手比划了一个手势。

就好像女人说自己丑自己胖多半是希望对方来反驳一样,明长官睁大眼睛看着明镜,企图从他大姐嘴里得到一个他想要的答案。果不其然明镜犹豫了一下,哎呀一声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也尴尬地笑了笑。

“这个……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哎呀,我的弟弟,当然怎么样都是好的。但是你可以更……”

好了,可以了,到这里就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明楼搛了一筷子酱菜,狠狠地咬了下去,看着眼前的白粥也没有什么胃口,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走了。明诚和明镜对视了一眼,明智地选择忘记方才的事情。

 

第一次

“阿诚,你开车回去吧,今天下班我自己回去。”

明诚举着电话,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做梦了。他不大相信,犹犹豫豫地又拨了回去,明长官再接起来的时候就不怎么有耐心了。明秘书挠挠头,小心翼翼地问他大哥晚上到底该怎么走,明楼就只是冷哼了一声。

“我说了,你开车回去,我自己走回去,有问题吗?”明楼啧了一声,“这么大人了,还会迷路不成?”

迷路是不会迷路,每天都要经过的地方,闭着眼都能找到。明楼特意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出发,以免被人询问怎么明长官今天没有坐车。初秋的晚上还算凉爽,明长官舒了口气,慢悠悠地往家走。

既然决定走回家,那就要多绕点路,这才对得起自己咬碎了牙才下定的决心。明楼握了握拳,故意没走笔直的大道,在小巷子里七拐八绕,企图得到多一点的锻炼。但很快明楼就发现了不对劲,他可没想到各种买点心买夜宵的小摊子都藏在这里,还都偏偏选择了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支起招牌。明楼捂着脸,悲哀地想这大概就是上天给他的考验。明长官目不斜视地穿过去,大步大步地往前走,一转角就拐进了第二个这样的巷子里。

明诚跑得满头是汗,最终找到明楼的时候,他的好大哥也刚好吃完一份夜宵,掏出手帕擦嘴——两个人面面相觑,都用一种“你怎么在这儿!?”的眼神看着对方。明楼清了清嗓子,妄图挽回自己做大哥的尊严。

“我累了,”他严肃地说,“我觉得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和我说,不吃点东西我是无法坚持到家的。”

“所以你为什么非要走……”

“阿诚,”明楼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希望你在秘书处能学会的是不该问的别问。去,把账结掉。”

 

第二次

明长官看着柔软,但不是一般的灵活,尤其是对一个受过正规训练的军统上层来说,普通的运动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他平时忙于公务,每天用脑过度,回到家只想好好歇着,根本提不起运动的力气。

但这次不一样,他居然主动提出要和明诚在饭后打一打羽毛球,缓解一下紧张了一整天的肌肉。明诚简直受宠若惊,立刻冲出去做好了一切准备。明楼在房间里换好了衣服,做了会儿热身,小跑着到了后院。明镜觉得挺稀罕,拉着阿香坐在一边看着,打着赌看谁能赢。

还真是个难以分出胜负的比赛。明楼有技巧,总是能挑着明诚接不到的地方打过去。但他毕竟没有明诚年轻,又不像明诚经常在外面跑,很快就显示出了体力上的差距。最开始他还能跟上明诚的脚步,到后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不如年轻人,挥挥手示意明诚歇一会儿,坐在明镜身边喝了杯茶。

“大哥,”明诚好心地提醒他,“这么浓的茶少喝一点,小心晚上睡不着,对身体不好的。”

原本明楼没当回事,以为这么累肯定能安然入睡,没想到这次就被明诚说中了。一直到凌晨都没能入睡的明长官在床上翻来覆去,最难受的倒不是睡不着,而是距离晚饭时间过去太久,胃里已经空虚了。

他抱着运动量这么大稍微吃一点点也没关系的心理,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在厨房里找到了吃剩的夜宵。一般来说明楼是不吃别人吃剩的东西的,哪怕是他自己的也不行。但眼下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是绝对不会在这么晚了还把明诚和阿香闹起来给他做饭吃的。要是他自己做,还不如把现成的热一热。

 

“大哥,”第二天一早,餐桌上的气氛就是这么的尴尬,“昨天晚上,厨房里是不是有人……”

“厨房里没有人还能有什么?有鬼吗?多大的人了,还相信这个呢?”

明楼头都不抬,气定神闲地喝粥。剩下的三个人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当昨晚进了个馋嘴的贼,什么都不偷专吃夜宵。

 

第三次

既然在家不能控制,那在外面一定是要把持住的。又一次有应酬的时候,明楼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少吃,最好快速地把他们都灌醉,早早结束这种没有意义的酒局。

他不是不能喝酒,轻易不喝的原因是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来,尤其是在这种各怀鬼胎的场合,都恨不得把他赶紧灌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明楼推说自己的的胃不大好不能多喝,不知道是哪个出了个损人利己的主意,说是多吃点东西就没有关系了。明长官来不及拒绝,被人在碗里塞了好多菜。他只能强忍着不快,默默低头吃着东西。就这么喝一点吃一点,到后来谁都不认识谁,只有明楼能装出一副没有喝醉的样子。

要不是明诚不能来这种场合,自己也不至于这么狼狈——明长官吐了一会儿,又被夜风一吹,算是清醒了一大半。明诚就在外面守着,看到明楼出来之后赶紧迎了上去。

“大哥你没事儿吧,喝了多少?”明诚有点着急地打量他,“怎么样?他们灌你酒了?胃疼吗?头呢?”

明楼没做声,默默比了个手势,依稀能记得自己是喝了这么多。明诚听着就心疼,赶紧扶着明楼上车。

喝了酒不能就这么睡,明楼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正赶上明诚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豆粥过来,说是要给他养养胃,然后欣慰地看着明楼把粥都喝下去。明长官揉着热乎乎的肚皮,满足地叹了口气。

“大哥的肚子看起来真舒服,”明诚一脸的羡慕,趁着明楼喝多了什么都敢说,“真想枕着睡觉啊。”

明楼的脸吧唧就撂了下去:“滚,滚出去!”

 

第四次

失败了三次的明长官痛定思痛,觉得还是自己的胃被养得太刁,一顿不吃都受不了,非得跟他控诉一下不可。于是明长官决定换一种方式,戒掉一切可能使他发胖的不健康食品,让自己吃得健康一些。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办法,虽然这意味着要和他喜欢的甜食说再见,但比起前几次来说至少还有东西能满足他的胃,不管怎么说能给明楼一些慰藉。明诚也拐弯抹角地对明楼的新决定表示赞同,并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支持,尽量保证不会在家里明显的地方摆放明楼喜欢的甜点。

戒掉甜食的第三天,明长官终于坐不住了,趁着明诚外出办事的时候叫来了其他秘书,嘱咐他去明诚最经常买榛子酥那家店里打包一些“有点甜但又不那么太甜”的小点心回来。秘书从没听过明长官这么模棱两可的要求,只好按照门牌号找过去,每一样都包了一点回来。明长官把它们小心地藏在抽屉里,想着这是接下来一个礼拜的口粮,一定要省着点吃。

但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下班的时候明长官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袋子,装作若无其事地给它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故事的结尾

最后先说出放弃的不是明楼,而是明诚。

“大哥,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他从卧室的门缝里看到明楼有些沮丧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终于忍不住冲了进去,“我觉得你一点都不胖,呃,好吧,可能是有那么一点点……我发誓,只有一点点。”

明诚看了看明楼的表情,决定以后都不要把真话说出口了。

“总之,我是说,每个人都会有缺点。”他严肃了起来,走到明楼面前,“每个人都有,你看,大姐容易激动,我的过去并不怎么幸福,而你,你就是有一个小肚腩而已。而且对我来说,这完全不是缺点,相反,我会因为这个更觉得你可爱,觉得你更……离我更近,”他比划了一个小小的手势,“毕竟你要是连这个都没有,那就太完美了。一个完美的人站在我的身边,我就是拼了命都追不上你,那我当初怎么有勇气和你表白呢?”

趁着明楼不说话,明诚把他抱了个满怀,在那个手感极佳的小肚子上轻轻揉捏了几下:“你看,我就说这根本不算什么缺点吧。”

明楼觉得自己似乎被蛊惑了,明诚满嘴歪理,可是他却觉得挺有道理的。他的好弟弟贴着他的耳朵说要让他体验一种舒舒服服的运动,是那种两个人都会觉得爽,还不需要明楼怎么动的方式。

“最好舒服一点,”明楼瞪着眼睛,搂着明诚的肩膀倒在床上,“不然我会和你算账的。”




END.



#我希望 我们明长官永远有那个软乎乎的小肚子 各位小天使也不要节食减肥啊很不健康的!(。

评论(61)
热度(235)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