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凌远/李川奇】你好我可以睡你吗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题目

#OOOOOOOOOOOOOC




李市长和凌院长都是那种有工作要忙的人,但比起李川奇那种有固定上下班时间的工作来说,凌远就更辛苦一些,时刻都要做好半夜被电话叫起来去医院的准备。最近医院的事情就比较多,凌远有两天干脆睡在了办公室,也没机会和李川奇见面。他们俩就靠发发短信打打电话,总是匆匆忙忙地就结束了。

忙过了一个礼拜,凌院长终于有了点空闲时间,提前给李川奇报备了一声就去做手术了。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刚好是下班时间,凌远和同事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往办公室赶,想赶紧收拾东西回去。

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凌远就愣住了。有个人穿着白大褂背对他坐着,看身型像是李川奇,可凌远又不敢确定。他慢慢关上了门,那人听到声响,丢了手机就起身转过来,笑盈盈地看着凌远。

“川奇?”凌远疑惑地打量他,往前走了几步,“你怎么把我衣服穿上了?等我换好衣服就能回家——”

“凌先生,”李川奇拦住他,慢慢脱了凌远的白大褂,轻轻扯了扯凌远的领带,“叫我李大夫。”

李川奇看起来绝对不是那种很喜欢玩的,他们两个的情事多半都是中规中矩,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死板又老实的人。相反,李市长最喜欢的就是偶尔吓唬一下凌远,欣赏一下一向严肃正经的凌院长难得的窘态。果然凌远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惊喜吓了一跳,就呆呆看了李川奇几秒,脑子里飞快地分析现状。

最后还是李川奇先破功,歪在凌远肩膀上笑了起来。他在凌远脸上啵了一口,抬手就要脱白大褂。

“哎,”凌远按住他的手,“李大夫,就这么不管病人了?我还真有点疑难杂症,需要李大夫解决一下。”

李川奇也来了兴致,一本正经地理了理领带,忍着笑意看着凌远:“哦?凌先生有什么病吗?”

“我跟李大夫太久没见,”凌远凑过去搂住了李川奇,嘴唇贴着他的耳廓,“可能需要睡你一次才能好。”


那就睡呗


凌院长把没什么力气的李市长打横抱起来,草草地清理了一下就往身上套衣服。李川奇皱着鼻子,一脸的嫌弃。

“你就不能好好擦一擦吗?黏糊糊的。”

“没那个必要,”凌远把那盒避孕套在李川奇面前晃了晃,一脸得意,“剩下的我们回家再用。”

李川奇咬着下唇,还是没忍住笑意:“你们医院的人知道他们院长这么流氓吗?”

“就对你一个流氓,不开心?”

他在办公桌前收着东西,李川奇就歪在沙发上看着。最开始还挺正常,看到凌远把那个白大褂收进包里的时候,李市长就有点坐不住了。他直起身子,有些犹豫地开了口。

“凌远,”他歪头看着凌远的动作,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好,“你把那玩意带回去干什么?要洗?”

凌院长看了看手里的白大褂,转过身微微一笑:“当然不是了,我们回去接着治病啊,李大夫。”

……以后,绝对,坚决,再也不要,主动和他玩什么情趣了。李川奇抚着胸口,绝望地想到。



END.

评论(17)
热度(9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