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水仙乱炖】一个严肃认真的网游(02)

#订阅tag关注更新。第一章走这里。下一章由 @江远. 更新。本章杜见锋X许光明。

#上一章你们菠萝太太拔我,这一章我要给自己正名,我告诉你们,蒜苗十分有用,再拔我头发我要生气了。




我背着89颗蒜苗,带着那一支黑色的火药枪,踏上了寻找许氏祠堂的路。

这些蒜苗我原本是要留给靳东他们的,但靳东和我说还会有别人帮忙采蒜苗的,而我——按照他的说法,我是唯一一个采了这么多蒜苗后还没有发飙、欣然接受了收拾厨房的任务并完成的人,这些蒜苗就是给我的奖励。我虽然不相信他这些废话,但碍于荣石面容冷酷地站在他身边,就算不想接受也得装作赞同。

对于一个网游来说,这个地图可太不友好了。一点提示都没有,连个方向都没标。我一脸茫然地拿着任务提示,企图看出什么端倪,至少是能让我知道往哪个方向走的那种。最终我扔掉了地图,毅然决然地往蒜苗指给我的方向走。这个方向很随机,但总好过没有。我举着89颗蒜苗,艰难地摸索着前路。

可能是上天眷顾我拔这些小可爱时候的热情,靠着风吹蒜苗的方向,我居然真的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许氏祠堂。它比我想象的要大,就是孤零零地立在林中,感觉有点突兀。我吞了吞口水,握紧手里的枪。

我毕竟还是个新手,万一在这里遇到什么高等级的怪,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应付的。我的意思是,这里一定有什么危险的家伙,不然为什么要给我这把枪?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近祠堂。

我敲了好久的门也没有人来应,就在我要推开门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不顾一切形象地尖叫了起来,同时握紧了火药枪快速转过身,对准我身后的那个人。但转过头的一瞬间我就愣住了,这人看起来长得就像发型不同的荣石和靳东,但气质又和他们哪个都不相像。我的叫声也把他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不友好的火枪,正哆哆嗦嗦地瞄着他的胸口。头顶写着许光明的NPC退后了一步,咬着嘴唇。

“你……”他犹犹豫豫地开口,甚至举起双手来表达自己没有恶意,“你别这样,能不能……把枪放下?”

还没等我说话,从侧面就闪过一个黑影,没等我看清来人是谁,我的脸就已经贴在地上了。

“你他娘的敢用枪指着老子的人?!”那人夺过我手里的枪,看了之后更激动了,“还他妈用老子的枪?!”

 

扑倒我的这个人是杜见锋,远近闻名的神枪手。但他看起来不怎么高兴的样子,这倒也能理解,毕竟我刚刚是用“他的枪”指着“他的人”,“他的人”看起来还是一副惊恐的样子,他不误会就怪了。

我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杜见锋把许光明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反复确认了好几次我并没有拿着枪威胁他做一些事情,并了解了我才是被吓到的那个,这才放心下来,松了口气把许光明搂在怀里。这俩人可比新手村那俩黏糊多了,看久了都要长针眼的,让我不禁怀疑我是不是玩错了游戏。

“喂,你,”黏糊过了,大老爷终于来找我算账了,“你是怎么拿到老子的枪的?!从哪找到的?!”

“荣……荣石给我的,”怕他不清楚,我特意做了解说,“就是新手村的荣石,穿着黑色的衣服,和靳东……”

“哼,”杜见锋冷冷一哼打断了我的话,“我就知道是他,觊觎老子的枪,三天两头问我要,这次还敢抢!”

我呆愣愣地看着杜见锋,显然是没想到他是会说“觊觎”这种词语的人。倒不是我以貌取人,只是他看起来和这种高级词汇实在是不搭边,不管怎么琢磨都觉得刚才像是他和许光明演了个双簧。

“好了好了,你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吧?这里确实不太好找,先来吃点东西歇一歇,有话等下再说。”

许光明端来了一盘菠萝给我,又给杜见锋面前放了一小碗。虽然我在出新手村前喝了靳东炖的竹笋汤,但眼下被他一说,确实感觉有些干渴。我一边啃着菠萝,一边听许光明给我介绍我接下来的任务。

作为一个药剂师,他能给出的任务简直用鼻孔都能想到——去找珍贵的药材。只是这个药材有点过于珍贵了,藏在一个什么见了鬼的雪山之巅,据说只有满月的时候才会开花。我看着许光明面前蹦出来的任务提示,忧心忡忡地望了他一眼。许大夫立刻给了我一个善解人意的笑容,坐在我身边拍拍我的手背。

“你不要有为难情绪,如果不可以的话也没关系,这个任务并不是你升级路上必须经过的一环……”

“哦?”我在杜见锋打算冲过来杀我的前一秒抽回手,“那我不做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杜见锋把碗往桌上重重地一放:“回到新手村,重新开始练级,说不定你能接到不同的路线提示。”

 

爬到一半,我就恨不得哭出来了。

这个一言不合就把人遣返新手村的游戏是怎么回事,居然真的有人玩?我是说当时我觉得宁可爬山也不要去拔蒜苗,但现在我恨不得回去拔蒜苗。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在这摔死,重回营地。

不管怎么说,爬到天黑我终于到了山顶。接下来只要静静地等待满月,那个传说中珍贵的药材就能出现了。我孤独地坐在山顶,百无聊赖地盯着那一小片空地,希望这里等下能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来,至少不要辜负我这辛苦的一趟。终于等到月亮出来,我迫不及待手脚并用地凑过去,盯着那片松动的土地。

结果看到那个珍贵的药材,我就崩溃了。

 

“我就问你,这和蒜苗有什么区别?!”

我奋力把拔下来的药材摔在桌上,怒气冲冲地质问许光明。但药剂师半点理我的意思都没有,小心翼翼地捧起蒜苗,拐到后面的小房间去了。杜见锋一脸宠溺地目送他进去,才拍了拍我的肩。

“哎,这是给你的奖励。”他对我的态度好了不少,“今天麻烦你了,在这歇一歇,睡一觉在上路吧。”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完成了两个了不起的任务的。

我躺在床上,举着杜见锋给我的项链发呆。看起来像是什么动物的牙,外面包着一层花纹繁复的金属。可能是这个任务太难,这次我得到的任务提示更为明确,至少给了一个标注出路线的地图。

我把那个小玩意小心地揣进包里,暗自祈祷着接下来不会遇到太棘手的NPC和任务。一边听着隔壁房间传来那两个人发出的谜一样的声音,一边沉沉地睡了过去。


评论(38)
热度(6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