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水仙乱炖】情侣三十题☆

#各种cp,什么都有,解锁不同的配对,给大家一点灵感……!斜线分攻受,前攻后受。反正没有肉,什么都一样

#30个段子,写到吐血,一不小心就飚字数了…妈的,写了9000多字的段子…谁再说段子好写,分分钟自杀给你看……不一定以后会扩写哪个(眼神死





NO.1 牵手[明楼/谭宗明]

明局长最近越来越懒了。

原本他就是个不会做饭的,和谭宗明同居之前基本靠下馆子,同居之后就是谭老板一人独霸厨房。你做饭我洗碗的日子倒也挺愉快的,没想到明楼不知道受了哪个同事的怂恿,居然趁谭宗明不备雇了个钟点工,每天早上过来洗洗碗收拾一下房间。明局长唯一的饭后活动都假手于人,只需要当个大老爷,老神在在地往沙发上一坐,看着电视研究财经新闻。

他俩都不是请不起钟点工的人,谭宗明只是担心明楼这种不健康生活会带来一些严重的后果。发福都是小事,反正明楼的肚子也不是一天就能下去的。但多运动对人总是好的,尤其是对他们这种成天坐办公室的人来说。

于是明局长在吃过饭又想往沙发上一倒的时候,谭老板及时地扯住了他。他推着明楼去换衣服,硬是拽了他出去散步。刚吃过晚饭的时候,小区里遛狗的跑步的都不少。谭宗明正慢慢地往前走,突然感觉手被牢牢地握住了。他有点吃惊地扭过头看着明楼——他们两个在家再怎么放肆,在外面都会碍于两人的身份,从没有过分亲密的举动,牵手显然出格了。但明楼没有回望他,而是神色如常地牵着谭宗明继续走。

散步这项饭后活动挺好的。明长官感受到谭总回握过来的手指,愉悦地想到。

 

NO.2 亲吻某处[杜见锋/许光明]

“许……许教授,”杜旅长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站在许光明面前,“那我就送你到这,你快回家吧。”

许光明也是一样的紧张,对着杜见锋笑了笑。俩人同时傻乐了下,又同时低下头。许光明在心里想,他虽然也没谈过几次恋爱,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尴尬的。杜见锋看着他的头顶,瞄了瞄四下没有人,突然伸手抱住了许光明。许教授只愣了两秒,就笑了起来,抬手回抱住杜见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你快回去吧,我这就上楼了。”许光明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

杜见锋点点头,微微松了手,让许光明从他怀里滑出来。在许教授挥挥手告别的时候,又如梦初醒一般把人扯了回来,亲了一口在许光明的脸上。然后在许光明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撒开腿跑出去老远。那句晚安顺着夜风飘过来,钻进许光明的耳朵里。

许教授捂着脸站在原地,轻轻笑了起来。

 

NO.3 看电影[胡八一/李川奇]

李市长真是后悔死了,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答应了胡八一陪他一起看电影的呢。

要是去电影院可能也还好,胡八一直接约在了家里。李川奇想着俩人好久都没见,去家里约个会也挺正常,要是趁着情浓的时候做点什么也不是不行。为此他还特地询问了一下秘书,得知第二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才欣然赴约。

哪能想到胡八一是要和他看恐怖片儿呢。还非得关了灯拉上窗帘,说是制造气氛。李市长看也不是,闭上眼还能听到声,想去卫生间躲着都会想到方才一闪而过的恐怖镜头。胡八一偏还在他耳边解说,李川奇气得不行,趁着不那么吓人的时候用力推了他一把,站起身就要回去。

胡八一赶紧按了暂停,一把扯住李川奇。市长被他扯得猝不及防,后退了几步跌在他怀里。胡八一捏着他的下巴亲上去,嘴里吓得都冰冰凉凉。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摸金校尉这会儿也有点心疼,暗暗损了自己一句真混。好在这个吻安抚住了李川奇,老老实实搂着胡八一的脖子,也不再扑腾了。

嗯,虽然看的电影出乎预料,但之后的事儿还是挺符合计划的嘛。

 

NO.4 约会[凌远/庄恕]

凌院长刚做完手术,累得恨不能整个人倒在床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好不容易走到办公室,刚推开门就闻到一阵香味。庄恕刚打开保温桶,回头看了凌远,惊魂未定地抚着胸口。凌远愣愣地关了门走过来,歪头看着他。

“老凌,哎呀,你进来都不敲门的吗?”庄恕看看表,“眼看着快凌晨了,这么吓唬人是要出事的。”

“我进我自己办公室也要敲门的?”凌远哭笑不得地脱下白大褂挂好,“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还能干嘛,送饭呗。庄医生把凌远按在沙发上坐好,自己坐在一边翻他的病例。凌远一边喝汤一边看他,伸手握住庄恕搭在自己腿上的手指。庄医生假装不知道,靠着凌远的肩膀,一本正经地分析病人情况。

“我怎么觉着,”说到一半,还是庄恕自己先说不下去了,嘿嘿笑了起来,“咱俩这就像半夜约会似的呢。”

凌远也笑了起来:“你开心就好。”

庄医生尝着凌院长嘴里的味儿,不合时宜地想,今天这汤做得还挺成功的。

 

NO.5 接吻[周永嘉/傻蛋儿]

“傻蛋儿,”周永嘉的鼻尖贴着傻蛋的鼻梁,软软的卷毛靠在人家额头上,“跟别人接吻过吗。”

虽然是个问句,但周永嘉语气平平,一点都听不出是在发问,反正他也知道这个老实的小伙子肯定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果然傻蛋儿有点害羞,气得去推周永嘉,显然是觉得这个时候还问这种问题的周少爷就是故意给人难堪。周永嘉嘿嘿一笑,握紧傻蛋的手,亲他的脸颊。

“没事儿,不就是没经验嘛。”周永嘉捏捏他的脸,“我来教你。”

从小老实到大的傻小子看着周少爷越凑越近,吞了吞口水,伸出舌头舔舔嘴唇。他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想要收回舌尖,就被周永嘉找准了机会,偏头吻了上去。越吻越深,勾着他柔软的舌头不放。

“你、你……”傻蛋儿用力推开周永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干什么把舌头伸进来……”

周永嘉乐不可支地把他压在床上,摩挲着他的唇:“这就受不了了?那哥接下来还要做更刺激的事儿呢。”

 

NO.6 换穿对方的衣服[凌远/李川奇]

凌远和李川奇身量相当,虽然衣服码数相同,但还是分别占领了两个衣柜。一般情况下都会穿自己的那边,但不排除手忙脚乱的时候会随意扯一件出来套上的时候。多半发生在前一晚荒淫无度,第二天需要早起的情况下。他们都是自律又节制的人,所以也不会经常出现这种状况。

可要是真的穿错了,那也是挺让人头疼的一件事。李市长低着头闻了闻凌远衬衫领子上的味道,脸一红,也不管是在开会,思绪早就神游天外了。而附院的小护士们今天也在窃窃私语,院长的衣服和昨天上电视的李市长穿的那件是同款呢。

 

NO.7 Cosplay[明楼/周永嘉]

“你从哪弄来的这么些玩意儿?”明楼看着身上花纹繁复的衣服,热得恨不能直接扯下来。

周永嘉兴致勃勃地摆弄着相机,让明楼摆出各种姿势。当然都是很正经那种,他也想让他家明总做点不一样的羞耻play,但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还不如趁他配合,多玩一会儿是一会儿。

明楼原本正在看文件,被他家少爷拉过来,说是非要自己做这个模特,还塞给明楼一堆衣服叫他去试。周永嘉是个会玩的,明楼从来不过问,但也不参与。今天被周永嘉拽着拍照,倒也觉得新鲜。虽然他比周永嘉大了几岁,偶尔参与一下年轻人的世界也不是什么坏事。

“哎,明总,”周永嘉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刚刚拍的照片,嘟哝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胖了呢?”

……再和他玩这种东西自己就是智障!明楼愤怒地把衣服甩在一边,扛起周永嘉回了卧室整肃家风。


NO.8 逛街[谭宗明/许光明]

“还要买肉,让你拿的西红柿你拿……老谭!”

谭宗明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举着一盒西红柿惊魂未定。许光明白了他一眼,从他手里拿过他吩咐好的菜放进购物车。谭宗明乖乖地收起手机,推着跟着许光明。路过零食货架的时候扔进车里几盒小饼干,又在许光明的注视下若无其事地放了回去。许光明没忍住笑,还是给他留了一包。

“单子上的东西都买好了吗?”谭宗明伸着头看,“要我说跟我回别墅就好了,哪用得着自己买菜啊。”

“不用是不用,”许光明看了看购物单,收起来塞进口袋,腼腆地笑了笑,“但我就想和你一起逛逛。”

 

NO.9 和朋友消磨时间[荣石/靳东&谭宗明/李川奇]

“……所以,我觉得这本书只能闲着没事的时候读一读,不能深究,纰漏太多。”李川奇喝了一口咖啡,冲着靳东笑了笑。

“是啊,”靳东挠挠头,“我在剧组的时候还和人说起过。”

他正想跟李川奇一样喝一口咖啡,一直没有机会插话的荣石终于找到了机会,一把按住靳东伸向杯子的手:“不准喝,现在喝了晚上又该睡不着了。”

“睡不着还不好,”谭宗明搂着李川奇的肩膀,暧昧地笑了笑,“睡不着,正好有时间做点正事。是吧,李市长?”

这话可比荣石的命令有用多了。靳东红着脸,尴尬地把手收了回来。李川奇也是一阵脸热,狠狠掐了一把谭宗明的腿。荣石也不怎么开心,自己的男朋友被别的男人调戏了,还不能明显地表现出生气来。都怪他们李市长要约靳东一起下午茶,就差把靳东的魂儿都勾走了。冷着脸抱臂坐在一边的荣总裁心里不悦,但看到靳东和人聊得火热,也没什么火了。谭宗明笑了笑,穿了条简讯给荣石。

“别板着脸,他们开心就行了。”

反正他们都有一整晚的时间让自己男朋友明白究竟是谁的人,不急这一时嘛。

 

 

NO.10 戴兽耳[凌远/李川奇]

李市长玩心大发,不知道从哪搞来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非要凌远来试一下。凌院长本来是想拒绝的,怎奈李市长期待的眼神简直让人难以抵抗。他只好乖乖坐着,任由李川奇摆弄。

李川奇给他戴了对猫耳,又拍了好几张,然后抱着他家猫儿子笑倒在沙发上。凌远没什么脾气,就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以示抗议。茶几上还散落着点别的东西,凌远举起一条尾巴,突然就懂了这是干嘛用的。正翻相册的李市长没注意到逼近的凌远,被人一把抢去了手机。

“耳朵我都戴了,”凌院长手里动作没停,利落地脱了李川奇的长裤,“尾巴是不是该由李市长戴一下?”

 

NO.11 穿娃娃装[谭宗明/周永嘉]

谭宗明把毛茸茸的周永嘉搂在怀里,玩着他帽子上摇摇晃晃的球。

“我说你怎么跟小孩儿似的呢,”谭宗明冰冰凉凉的手伸进周永嘉的帽子里捏他的脸,“在家还穿这么严实,冷就开空调呗,还穿什么连体睡衣,办事儿都不方便。”

周永嘉被他的凉爪子摸得直哼唧,扭着腰要跑,被谭宗明抓回来按在沙发上。小孩儿跟他扑腾了几个来回,闹得身上出了点汗,终于不觉得那么冷了。俩人抱着挤在沙发上,开着空调盖着被,终于觉得在这么个寒冷的冬天里又重新活了起来。

 

NO.12 亲热[胡八一/谭宗明]

“你离我远点……”谭宗明蔫蔫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我感冒着呢,再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哎,笑话了啊,”胡八一脱了衣服拱进被窝,把谭宗明搂在怀里,“胡爷我是会被传染的人吗?”

他伸手探了探谭宗明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发烧才又放心大胆地和人黏糊起来。谭宗明迷迷糊糊地张开嘴迎合他的吻,也不太在乎胡八一的手都摸到了哪里。胡八一要是想做,没有他能拦住的份。但他现在累得浑身乏力,也提不起什么精神配合,就任由他到处放肆,闭着眼睛养神。

胡八一也不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混蛋,摸了一会儿就作罢,抱着谭宗明在他的耳边颈侧落几个细碎的吻。谭宗明没睁眼,边咳嗽边笑了起来,揉着胡八一的后颈权当奖励。

“快点好起来吧,”胡八一含着他的耳垂,“看你这样我都心疼。”

 

NO.13 吃冰淇淋[谭宗明/凌远]

夏天不能吃冰淇淋,真是一件令谭宗明沮丧的事情。

凌远最近在严格控制他的糖分摄入,尤其在意谭宗明每天吃的冰淇淋的量。热了就喝点冰水,总之不能肆无忌惮地随便吃甜食。谭总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表示一切都听他家院长的。

不过凌远也不是完全的不近人情。为了让他家老谭能吃得健康一点,凌院长决定自己做冰淇淋囤在冰箱里。谭宗明在他身边来来回回地转,就好像一刻都等不及。但凌院长慢慢悠悠的,最后实在忍不住,把人踹出了厨房。谭宗明百无聊赖地趴在餐桌上,一副被抛弃的生无可恋表情。好在凌院长最终把成品端了出来,顺手揉了一把谭宗明的脑袋。

“尝尝吧,味道怎么样?”

谭宗明吃了好几口,含着勺子望着凌远,一脸的坏笑。他凑近了点,捏着凌远的下巴贴了上去。

“好不好吃,只有凌院长自己吃了才知道。”

 

NO.14 性转

不会写(理直气壮的冷漠脸)

 

NO.15 不同着装风格[杜见锋/李川奇]

杜见锋是个盘亮条顺的,穿上军装怎么看怎么英挺。每次他从部队回来,李川奇看着穿军装的杜旅长总会脸红心跳好半天。虽然他很快就会甩了制服,撒娇似的把李川奇扑倒在床上。

看久了爱人穿军装,李川奇偶尔也想试一下。他趁杜旅长去超市的功夫,偷偷摸摸地穿上杜见锋的军装,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对着镜子笑了起来。他正欣赏着镜子里和杜见锋面容相似气质却截然不同的自己,却听到旁边响起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杜见锋呆呆地看着李川奇,购物袋都扔到了一边。

李川奇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伸手就要解扣子。杜见锋赶紧按住他的手,把他紧紧搂在怀里。

“别、别脱,”杜见锋嘿嘿笑,“你穿着好看,让我来脱吧。”

 

NO.16 晨起仪式[荣石/靳东]

“不想起……”靳东把头埋在枕头里用力蹭着,“我真不想起,我不吃早饭了,我就再多睡半个小时行吗,小石头……”

荣石拿他没办法,但也是真的不忍心。靳东上一个阶段的戏刚刚拍完,好不容易能休个假,昨天半夜才回到家。没想到临时要赶一个通告,不到九点就要把他从被窝里挖出来。靳东哭都哭不出来,捂着脸迷迷糊糊地喊困。荣石看他这样根本不忍心,低着头亲亲靳东的额头。

“要不这样吧,和你经纪人说一声,这个推掉……”

“不行!”这回靳东猛地睁开眼睛,腾地坐了起来,一头撞到荣石的肩膀上。俩人都疼得龇牙咧嘴,荣石还差点被他这一下撞下床去。不过也拜这一下所赐,靳东算是彻底清醒了。

荣石凑过来含着他的唇瓣轻轻舔弄,摩挲着靳东的腰。靳东咧嘴笑了起来,拍了拍荣石的肩膀。

“早上好,小石头。”

“早,亲爱的。”

 

NO.17 搂抱[明楼/杜见锋]

真正在一起之后,明楼才发现原来杜见锋也是个粘人的。

他不会把自己的想法明明确确地说出来,却会在明楼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时候迅速地贴上去,还要找各种借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扒着明楼的肩膀贴在他怀里。杜旅长尤其喜欢在明长官出浴之后从后面抱住他,下巴搭在明楼肩膀上,任由明楼拖着他回卧室。有时候能进行一点愉快的活动,大多数时候杜见锋是拒绝的。这让明楼有点意外——在他看来,这么口是心非的人主动起来,多半是求欢的意思。

“想什么呢,”终于有一天明长官忍不住问了出来,杜旅长瞄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解释,“老子抱你就是因为想抱你,你腰上肉多,抱起来舒服,压着我的时候太沉……明楼!你干什么!”

黑着脸的明长官表示,有些事儿既然他误会了,那就按照他误会的那样来执行吧。

 

NO.18 一起做某事[明楼/李川奇]

李市长在讲话,明局长在摆弄手机。

开会的时候,居然公然在副市长讲话的时候玩手机!李川奇清了清嗓子,给了明楼一个眼神。明楼当然接收到了,不过手上的动作没停,还抬头给了李川奇一个笑容。李市长毫无办法,只能装作没看到,继续念他的稿件。

明局长翻着相册,选来选去都觉得刚刚偷拍那几张每一张都好看,删哪个都舍不得。他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揣起来,想着等会儿可以去李市长的办公室好好探讨一下会议内容。


NO.19 正装[蔺晨/洪少秋]

洪少秋穿便装的时候比穿制服的时候都多,更别提西装这种一板一眼的衣服了。他虽然量身定做过一套,但那也是蔺晨飞拽着他去的,做好了之后就一直塞在柜子里,一直没有机会。

相比之下,蔺晨那半边衣柜就精彩多了。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西装,让一直以为正装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的洪少秋大开眼界。他看着蔺晨跟花蝴蝶似的,由衷感慨还真是一件衣服穿在不同人身上也有不同的效果。也不是不好看,反而是因为有了反差,更让人觉得有趣。

洪队长虽然不怎么穿,但真换上正装,也是能唬住人的。蔺晨满意地打量了他半天,最后给洪少秋选了条印花的领带。洪少秋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被勒住了一样,不敢轻易有所动作。蔺晨一乐,亲亲他的脸颊。他凑到洪少秋耳边轻声说好看得很,不要紧张。洪队长舒了口气,居然真的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NO.20 跳舞[明楼/杜见锋]

杜见锋别别扭扭地握着明楼的手,跟着他的步伐一点点往前迈。明长官一尘不染的黑皮鞋上印了好几个鞋印,俩人都是一样的不耐烦和生气。最终败下阵来的还是明楼,他松了手,叹一口气。

“怎么就能学不会呢?”

“老子是带兵打仗的!”杜见锋也是理直气壮,“不比你天天跳舞,不会也很正常!”

明楼吵不过他,也不想和他吵,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换了首舒缓的曲子。杜见锋警惕地看着明楼,不知道他又有什么花样。明长官笑了笑,冲他伸出手。

“杜旅长,不知道明某人是否有幸,请杜旅长跳一支舞啊?”

 

NO.21 做饭[谭宗明/凌远]

谭宗明和凌远都是一把做饭的好手,也都喜欢在厨房里呆着琢磨些新奇的菜式。只是比起来,凌远的工作更没有规律性,忙了一天只想躺着,所以多半是谭宗明在厨房忙活,有时候干脆叫外卖。

但到了双休日,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他们都会抽出一天来挤在凌远家的小厨房忙碌一番。一个掌勺一个打下手,最后总会做满一桌菜,吃两天都吃不完,信誓旦旦地下决心说以后坚决不浪费。可每次都为了多呆一会儿而多做了不少,根本记不得上个礼拜说过了什么。

总之,和谭宗明在一起做饭还是个挺好的经历。凌院长看着谭宗明的后脑勺,满意地点点头——当然,要是他不拉着自己在厨房里做些害羞的事情就更完美了。

 

NO.22 并肩战斗[明楼/凌远]

一个是冲锋枪,一个是手术刀。

你我战场不同,却为了同样的信念在坚守。

 

NO.23 争吵[杜见锋/李川奇]

李川奇不是个擅长吵架的人,但脾气倔得很,决定的事谁劝也没用。杜见锋则是脾气暴,一点就着。两个人在一起也算是性格互补,日子也过得顺顺利利,多半没什么大的起伏。但也不排除一些特殊情况,比如生着病的李市长坚持要上班,谁劝都没有用。

“命不要啦?”杜见锋气得跳脚,“少你一个有区别吗?就非得你去不可?别人都干不了了是吧?”

“杜见锋!”李川奇气得推了他一把,“你怎么讲话的,那是我的工作!我不去谁去!?”

“我不管!反正你就不能去!”杜见锋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你今天要出门,除非老子死了!”

俩人吵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以李川奇止不住的咳嗽为收场。杜旅长不由分说地把人扛起来扔到床上,用被子塞得严严实实,抱着挣扎不动的李川奇,心疼地亲亲他的额头。

“以后我不跟你吵了,”他闷闷地说,“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不然我比你更难受。”

李川奇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把头埋在他怀里,偷偷笑了起来。

    

NO.24 和好

俗话说得好,夫妻俩,床头打架床尾和。

床中间可不就是和好的过程么。


NO.25 结婚[杜见锋/谭宗明]

谭宗明无数次设想过求婚的画面,只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被求婚的那一个。

还是在这么兵荒马乱的场景下。

杜见锋站在一堆蜡烛中间,局促不安地举着戒指盒给谭宗明看。周围全是一堆穿着军装的帅哥给他起哄,把俩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杜旅长涨红了脸,吼了句都给老子闭嘴,却没什么成效,反而招来了更响亮的呼声。有个胆大的小孩儿拍了谭宗明的肩膀一把,笑嘻嘻地说嫂子快答应,杜见锋当时就不干了,追着人在包间了跑了起来,嘴里还喊着老子的人你也敢打。跑到第二圈的时候被谭宗明绊了一脚,扯着他的领子让他过来。

这一瞬间倒没人说话了,所有人都挤在一起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大总裁。杜见锋吞了吞口水,跟犯错的小孩儿似的站在谭宗明面前,局促不安地整了整衣服,摆弄着手里的盒子。

“这什么意思?”谭宗明指了指地上摆着的蜡烛,还有周围贴得歪歪扭扭的彩纸,没什么感情地发问,“说要给我过生日,你倒是跑起来追别人去了,怎么,我是不是还得给杜旅长加油啊?”

周围站着的有几个年轻小兵没见过世面,看着杜见锋被谭宗明这么一训,自己都双腿发软。按说这在外面怎么也得给杜旅长留个面子,更别提他们还在这看着呢,这谭总怎么就这么狠呢?

“我时间宝贵,还要耽误到你身上,听你这帮兄弟瞎起哄,”谭宗明戳戳杜见锋的肩膀,“你怎么赔?”

杜见锋讷讷地收回手:“我……”

“你什么你!”谭宗明提高了音量打断他的话,“怎么,想反悔啦?这东西不给我戴你还想送谁?”

谭宗明迎着杜见锋惊诧的眼神,扯开嘴角笑了出来:“算了,一晚上而已,耽误就耽误了吧,反正下半生都耽误在你身上了。你既然没什么能赔给我的,就把你自己赔过来好了。”


NO.26 凝视彼此的眼睛[黄志雄/周永嘉]

    “告白嘛,一定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周永嘉坐在黄志雄对面,一脸认真,“来来来,现在把我想象成你喜欢那个人,用你最深情的语气对他说我喜欢你,试一下试一下。”

“我……”黄志雄有些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盯着周永嘉黑亮的眼睛,声音低沉,“我喜欢你。”

周永嘉的脸莫名地有点烧。明明他是那个要帮黄志雄告白的,也是他提出让黄志雄拿他训练的,没想到最后不好意思的反而成了他自己。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尴尬地笑了下。

黄志雄看他红透了的脸,也微微笑了一下,拉起了周永嘉的手。

“不需要拿你练习,也不用假装,”黄志雄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又一次看向对面坐着的小伙子,“周永嘉,我就是喜欢你。”

 

NO.27 其中一人的生日[凌远/李川奇]

拜医院那些爱八卦的小护士们所赐,今年凌院长总算没有忘记李市长的生日。

他提前订好了酒店,买好了礼物,准备好了一切惊喜,只期盼李川奇生日那天医院的事儿能少一点。为此他加了好几天的班,终于确保一切都能正常运行。没想到就在生日那天,出了问题的反而是李川奇。

“我就去临市,明天就回来,”李川奇给凌远打了个电话,语气诚恳,“晚上你自己记得做饭吃。”

“……嗯,”凌远虽然闷闷不乐,但也不是不懂事的,原本想给李川奇一个惊喜,这下又失败了。他叹了口气,对电话那头的人笑了笑,“生日快乐,礼物等你回来补给你。”

李川奇明显愣了一下:“哎呀,凌院长这么个大忙人都能记得我的生日,我好感动呀。”

“嘴贫吧你就,”凌远有点不好意思,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早去早回,一路顺风。”

这生日到底是没过成。凌院长想了想已经定好的晚餐,忧郁地想只能去问问韦大夫愿不愿意一同赴约了。


NO.28 滑稽的事[明楼/谭宗明]

比穿错衣服更尴尬的,就是穿错了内裤。

明长官这一整天都觉得像要被勒死了一样,郁闷地想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谭宗明这个三角派,简直不是人。


NO.29 甜蜜的事[洪少秋/谭宗明]

洪少秋最近刚跟队里的小姑娘学了怎么做甜点,趁谭宗明不在家的时候捣鼓了好几次,都不怎么成功。虽然一次比一次好,但还远不到能拿出手的程度。正好谭宗明最近出差,他想着在家好好练习一下,等人回来怎么也要端出一份成品,抚慰一下他家喜爱甜食的大老板的心。

他想给谭宗明一个惊喜,谭宗明也给了他一个惊喜。谭总回到家的时候洪队还在厨房忙活,在门口就闻到了香味儿。谭宗明轻手轻脚地挪过去,一爪子拍在洪少秋肩上。洪少秋正专注地盯着烤箱,被这么一拍吓得魂都要飞出去。他回头看到笑眯眯的谭宗明,泄愤似的把人拉过来狠狠地顶在门上亲了个痛快。烤箱发出叮的一声,谭宗明含着他的舌头笑了起来,轻咬一口洪少秋的舌尖,凑过去看烤箱里的东西。

“蛋糕呀,”谭老板眼睛都亮了,“给我做的呀。”

“不然呢,我自己又不吃。”洪少秋有点紧张地把蛋糕端出来,“不知道好不好吃,看着还行……吧。”

谭宗明用手掰了一块塞进嘴里,又觉得烫,伸出舌尖喘着气。洪少秋笑他贪吃,叫他慢一点。谭宗明凑过来亲他,又被洪少秋捏着下巴吻了回去。

“好吃。”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谭总肯定地点点头,“只要是洪队做的,什么都好吃。”


NO.30 热辣的事[明楼/谭宗明]

譚宗明被迫騎在明樓身上,扶著他的肩膀緩緩動著腰。明樓就靠著床頭老神在在地摸著譚宗明身上被他咬出來親出來的印兒,偶爾趁譚宗明不備用力地頂一下,聽著他難耐的喘息和呻吟。譚宗明只覺得眼前有一堆爆炸的煙花,爽得頭皮直發麻。這種看似毫無章法卻能准准戳中人敏感點的方式最讓他受不了,他像洩憤一樣,用力咬了一口明樓的肩膀。

“嘶——”明樓咧開嘴一笑,“報復我呢,嗯?”

“是你不講道理,明明說好……哈啊!”譚宗明緊緊抓著明樓的頭髮,“說好……這次我在上面……”

明樓輕輕咬一下他線條流暢的下巴,舔了舔自己咬出來的牙印:“譚總真不講理,這不是你在上面?”

譚宗明咬著唇,儘量避免不漏出聲音,但明樓一直進攻著他的敏感點,最后譚宗明終於自暴自棄地倒在明樓身上,張著嘴呻吟出聲。明樓掐著他的屁股用力衝撞,恨不能把自己完全埋到譚宗明體內。

“你別、別在碰那裏了……!”譚宗明拿他的鎖骨磨牙,“要不然你就別想再進來了!”

明樓更加用力地頂弄起來,貼著譚宗明的臉頰笑了起來:“相信我,寶貝,你會更想我的。”





#因为不想装作有大肉的样子走外链,就试试看繁体……最后一题的梗来自 @一颗励志长成水仙的蒜 另一个蒜太太的

#29题好烦啊,我哪个不是甜甜蜜蜜的啊!

评论(26)
热度(109)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