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李熏然/明楼】防不胜防 2

#因为 @森林光年  提起了这个坑所以来添一瓢土!这回似乎要给一个传送门…前文戳我





喜欢上一个人,那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李熏然觉得面对明楼的时候,真的是想不喜欢他都难。他一点都没有架子,就那么站着跟李熏然聊了半天,最后还贴心地邀请李警官和他一同吃饭——李熏然低头看了看表,这才发现都已经快五点了。明楼没容他拒绝,搂着李熏然的肩膀往食堂走。他等下还有一节晚课,没办法腾出时间和李熏然去大酒店。

“上次的事麻烦李警官了,”明楼又一次道了谢,迎着李熏然无辜的大眼睛笑了笑,“我弟弟不懂事。”

李熏然腼腆地戳着面前的饭粒:“这个……这不算什么,我经常见到这种……一家人嘛,难免会有冲突。”

“李警官也会和家人有冲突?”明楼放下筷子看着李熏然,“不像啊,李警官看上去挺老实听话的。”

“那可不一定,”李熏然得意洋洋得晃了晃脑袋,一笑就露出八颗牙,“我可没有看起来那么老实。”

明楼被他的真诚逗笑了,抬起手揉了揉李熏然的头发手感不错,两边还有点扎手,头顶倒是堆着软蓬蓬的头毛。李熏然正笑着,被这么猝不及防地摸了一把,瞬间从头顶红到了脚底,整个人都往外冒着热气。明楼看着他傻呆呆地坐在面前,也是笑得乐不可支。路过的学生看到明教授这样,兴奋地捂着嘴小声议论,还有掏出手机偷拍的。李熏然迅速回了神,狠厉地瞪过去。也不是他小题大做,以前做刑警的职业病一时半会改不掉,看到有人偷拍就想上去抢手机。要不是明楼坐在他对面,小李警官早就冲过去了。

“没事儿,”明楼倒是挺大度,腼腆地一笑,“年轻人嘛,调皮,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让他们拍去吧。”

“那是你长得好看他们才拍的,”李熏然耙了耙头发,嘿嘿一笑,“我要是你们学生,我肯定也偷拍你。”

他这双标是够严重的,说出来之后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一下。明楼没怎么介意,眯着眼睛笑了一下,示意李熏然接着吃饭。他等会儿还有课,明教授可是出了名的准时,不可能把时间都浪费在食堂。

李熏然陪着他走到教室,看了看表也快到警队的下班时间,就慢慢悠悠地又走了回去。宋远征刚收拾好东西,看到李队长进来蹦跶着冲过来,李熏然莫名地联想到了他家楼下大妈养的那只短腿柯基。李熏然摸摸下巴,回忆起了最近办公室的女同志看的韩剧男主,默默吐槽一句宋仲基和宋柯基就差一个字,这人可是差了不止半点儿。小孩儿斜挎着包跟他说再见,李熏然胡噜一把他的脑袋,扬起一脚给人踢走了。

他摸摸自己的头,回忆起了方才明楼揉他头发的动作,红着脸趴在办公桌上傻乐。

 

按理来说下了班李熏然就可以走了,但他总不死心,就想着等明楼下课说不定还能“偶遇”一下。李熏然算着时间,距离明楼开始上课过了一小时就拎着包往外冲。一溜烟跑到他们学校,穿着便装在教室门口到处转悠,趴在后门的玻璃窗上往里瞧。教室里满满地都是人,有些学生甚至是站在走道上的,看也知道是来蹭课的。李熏然不由得骄傲地挺了挺胸,就好像学生们是为了他才来上课似的。

感情本来就没有道理,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就是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喜欢一个人的理由。小李警官摸着下巴喜滋滋地想,他喜欢的人就是优秀,说话声音好听,长得好看,人又温柔,还有这么多人欣赏。想着想着就有点蠢蠢欲动,也不在乎自己这个一见钟情未免也来得太快了点。

他一直盯着明楼出神,都没注意到下课了。直到有个学生一把拉开后门,李熏然差点闪到人家身上,这才注意到原来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学生们都呆呆地看着他,还以为李队长是迟到了一整节课。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发,往边上侧了侧给学生们腾出地方。然后李熏然就被涌出来的人群淹没了,一脸地不知所措,紧紧贴着门板生怕被人流带跑。他痛苦地闭着眼睛,心想自己当初念大学的时候也没经历过这种状况啊。

好不容易等人少了点,小李警官往教室前探头一看,却发现教室是空的。他差点哭出来,沮丧地垂着头,倒不是觉得自己白等了几个小时,让他等明楼一整天他都愿意。他是为自己没有及时冲到前面而懊恼,就差一点就能再和明楼聊聊天,哪怕是跟着他走到车那边也好。李熏然叹了口气,垮着肩膀没精打采。

“……李警官?”

这个声音猝不及防地从背后响起,李熏然只觉得一阵酥麻直冲天灵盖,他迅速地回过神,给明楼下了一跳。明楼后退了一步,看到是他之后才松了口气,又露出了个安抚的笑容,示意李熏然和他一起走。

“怎么突然想到过来了?”明楼把书放到办公室,提着公文包跟李熏然走出去,“落下什么东西了?”

“没有,”李熏然鬼使神差地张嘴胡扯了一句,“你……你有东西忘在我这了。”

明楼真的停住了脚步,翻起了包,“是吗?什么东西?我还真没发现我少了什么东西,李警官你……”

“你……你把我忘在警局了。”

说完之后俩人就面面相觑了半天,谁也没说话。明楼还保持着那个翻包的姿势,抬起眼睛看他。他刚上课的时候戴的眼镜没有摘下来,李熏然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心砰砰地跳。这种情况他该怎么收场?打个哈哈掩盖过去还是盯着明楼等他给反应?李熏然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完全不能应付眼前。

好在明楼是个机灵的。他只呆了半分钟,立刻恢复了正常,笑着拍拍李熏然的肩膀,把他往停车场那个方向带:“李警官可真会开玩笑。”

李熏然立刻跟上去接过明楼的包:“明教授别那么客气,叫我小李或者熏然就行。”

“熏然,”明楼从善如流,“没开车?那我顺你一程?”

李警官立刻抛弃了他停在警队大院里的小黑车:“哎,那就麻烦明教授了。”

 

他俩倒真是顺路的,反正明楼是要回到靠近市郊的别墅,怎么走都是一样。李熏然又跟他闲扯了半天有的没的,总希望明楼多绕点路才好。可惜明教授跟着导航,一步错路都不走。

“去吧,”开到楼下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聊得意犹未尽,明楼笑了笑,“明天见。有空可以来学校找我。”

“哎,成。”李熏然笑眯眯地递了张名片过去给明楼,“明教授也别客气,有事儿就找我。”

明楼拿过他的手机,顺手把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李熏然磨磨蹭蹭地下了车,站在院里看着明楼的车走远,激动地奋力一蹦,捧着手机用力亲了一口。路过的小情侣瞄了他一眼,吓得赶紧加快脚步上楼了。




#我然然一点都不傻!

评论(30)
热度(10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