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怪癖

@逐月Alexia_R  小天使生日快乐!端午节来吃肉粽啊!

#梗是和糖宝 @可能是一颗糖  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一天想到的!(其实我当时都没想过有生之年我会写出来呢)

#最近的包谭tag,就像死了一样……给力啊兄弟们!!!!!!!(嘶吼)




包奕凡掐指一算,他跟谭宗明这是有将近一个月都没见了。

前半个月谭宗明在国外谈生意,叫安迪全权负责各项事宜;后半个月他外出有事,只能把合作的事交给属下去做。忙起来的时候连家都回不去几次,更别提打电话发短信了。包奕凡有些忧心地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不管怎么说,眼看着俩人只差临门一脚就能升华一下打炮友谊了,到最后关头出了这种差错可不怎么好。所以当他听说今晚举办的酒会谭宗明也会露面的时候,几乎是马不停蹄地从南通赶了过去。

一般来说他们两个中花枝招展那个多半是包奕凡。仗着自己长得帅身材好,什么都敢穿,也能穿得很好看。谭宗明就内敛多了,骚都是暗地里骚,西装上的复杂暗纹只有摸上去的时候才知道,平时都不显山不露水。但这次明显反了过来。老实穿着最黑西装的包奕凡望着那头被人围着的谭宗明,不禁咋舌。

谭宗明今天穿了件粉色格子的西装外套和灰色西裤,又戴了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倒是有一种奇妙的美感。包奕凡端着杯酒都忘了喝,怔怔地看了谭宗明半天,突然想起来为什么谭宗明今天穿衣风格大变。

 

那是一个月前的一天。包奕凡来上海谈生意,结束之后故意绕了个弯开到晟煊门口,去会一会他的情郎。秘书好心地提醒他要敲门,包奕凡也确实敲了,只不过没等谭宗明放他进来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一瞬间谭宗明的脸就僵住了。但也就只有一会儿,他立刻恢复了镇定,慢慢挪着椅子往前靠,整个人都贴在了办公桌沿。最初包奕凡没察觉到什么异样,扯开谭宗明对面的椅子坐下,和他絮絮叨叨了半天。谭宗明嗯嗯啊啊地敷衍着,一直瞟着天花板,一看就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包奕凡拉着他的手摸来摸去,他也只是哼了一声没再做声。说了半天,包奕凡看了看差不多到回去的时间,就站起身要和谭宗明抱一下。

谭宗明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坚持坐在椅子上不肯动。包奕凡把手撑在他办公桌上,低着头和他接吻,依依不舍地亲了半天才松开。谭宗明推着他要他快走,包奕凡干脆走过去把椅子扯出来,一把抱起谭宗明。

好么,结果这一低头不要紧,两个人都愣住了。

只要是个人,都会有一点难以言说的小秘密,这是人之常情,不可避免。而谭宗明作为一个正常人,自然也有点难以启齿的小癖好——他喜欢毛绒绒的拖鞋,从里到外都是软乎乎的毛的那种,还都是带着各种小动物图案的。脚踩在上面舒服的简直像要上天,就好像光靠穿着这个拖鞋走一走就能高/潮一样。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他在办公室也备了一双,没人在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穿上。反正他的办公室没人敢随便进(在他认识包奕凡之前),这个秘密就算没有暴露。可包奕凡横冲直撞地进来,也没听谭宗明的指令,正好就在今天撞到了谭宗明这个小癖好。他抱着谭宗明,直勾勾地盯着谭宗明脚上那双带着兔耳朵的粉色拖鞋,又瞄了瞄谭宗明的脚踝,不争气地吞了吞口水,然后才极没有绅士风度地笑了出声。

本来被人撞破这件事就够让谭宗明生气了,现在还被嘲笑,他恨不得一拳把包奕凡打倒在地。小包总抱着他走到沙发那边,给谭宗明放在沙发上,欺身压了上去,捏着他的下巴又亲个不停。然后趁谭宗明躺着回身的功夫,包奕凡迅速地掏出手机拍了几张,还没忘给他的拖鞋来几个特写。

“你敢说出去,”谭宗明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你敢说出去,我就……终止和你们公司一切往来。”

“别啊,”包奕凡俯身亲亲他的脸蛋,又轻轻咬了一口,“这样,你不想我说出去呢……下次咱们见面的时候,你穿我上次送你那套粉色西装怎么样?说真的,你穿粉色肯定好看,是吧?”

他边说,边回过头看着谭宗明粉拖鞋上的兔子耳朵。谭总气得不行,一脚把他踹到了地上。

 

然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谭宗明——隔天就听安迪说他们谭总出差了,还是在美利坚和人进行友好往来,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微信上催得紧了就说一句有时差。好不容易快要把人盼回来,包奕凡自己就得出国考察。工作毕竟更重要,反正谭宗明现在也不太愿意见他。包奕凡哀叹,这次多半要费大力气了。

明明这拖鞋挺可爱的,干嘛这么怕他发现呢?包奕凡握着酒杯隔着人群打量谭宗明,又一次在心里赞赏了自己的品位。谭宗明长得白,粉色这种颜色衬得他更白净,也年轻了不少。再一回想起那天看到的毛绒拖鞋,他就忍不住在脑海里勾勒出穿着连体睡衣的谭宗明。兔子那种挺好的,要是猫大概也不错。想着想着就有些蠢蠢欲动,一个月没发泄的念头全都跑了出来。包奕凡咂咂嘴,浑水摸鱼地走过去扯着谭宗明。

换了穿衣风格的谭总可不是他一个人的目标,在场的单身女孩儿和单身基佬纷纷对他投来热情的目光,有些不是单身的也存了点换一个伴儿的心思,都拼了命地往谭宗明身边挤,表面上带着笑,脚底下高跟鞋和皮鞋互相踩来踩去,恨不能把对方的脚面跺出一个窟窿。见惯世面如谭宗明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对包奕凡投去求助的眼神,期望这个健壮的小伙子能带自己逃离苦海。

坐到包奕凡的车里的时候谭宗明还心有余悸地抚着自己被揉皱的西装,暗自感叹还好今天有包奕凡在,不然就真的没办法收场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要不是这小子,自己也根本不会穿这么招风的衣服。一想到这里他又恨得牙根发痒,怒气冲冲地脱了西装外套甩到后座,撑着下巴望向窗外,打定主意一言不发。

包奕凡心里也不见得有多痛快。他是见到了个不一样的谭宗明,这个谭宗明也确实更好看,但这个更好看的谭宗明却被更多的人盯上了。早知道就叫他在家穿给自己看了,一举两得,多好。

好歹是俩人时隔已久的第一次见面,包奕凡也不想再给谭宗明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只好老老实实地当他的司机,把人安安全全地送回家——就到这,司机的角色告一段落,该是时候做他的完美情人了。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司机


第二天一早包奕凡醒来的时候谭宗明已经走了,被窝都凉透了。小包总躺在床上发呆,不知道这人还生不生他的气。光是想还没有用,总得有些实际表示。包奕凡转了转眼珠,决定去谭宗明的公司找他。

昨天晚上实在太出格,谭宗明扯着高领毛衣,心想好在这几天降温,要不然一身的印都不知道怎么遮。他正靠着老板椅揉腰,秘书就给他打电话说包总来找,声音里还带了点难以掩饰的笑意。谭宗明还在纳闷今天这家伙怎么乖到这种程度,居然都知道好好敲门报备之后再进来,自然就没理会秘书的笑声。电话那头隐隐传来一阵惊呼,谭总叹了口气,心想真是不懂这帮小姑娘的心理活动。

得到他的许可之后小包总慢慢推开门,只露了个脑袋。谭宗明从随手扯过来的文件后面探出一双眼睛,哼了一声示意他进来,又假装埋头研究他上礼拜就签过的合同。包奕凡拖拖拉拉地走过来,抓着谭宗明的老板椅强迫他转身。谭宗明啧了一声,把文件扔到一边。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就没忍住笑。他这次好好地穿着皮鞋,倒是包奕凡,不知道哪弄来的和他同款的拖鞋,但明显小了几号。他看着一本正经穿着西装却搭了双毛绒拖鞋的包奕凡,还是笑得前仰后合。方才还挺坦荡地闯过一片嘘声来到谭宗明办公室的包奕凡突然红了脸,强行把人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

“你干什么?”谭宗明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轻轻踢一脚包奕凡的腰侧,“怎么,威胁我啊?”

“不是。”包奕凡挠了挠头,组织着语言,“我那天看到你穿这个,我没别的意思,但是真挺可爱的……就是,我知道你这么个大老爷们被说可爱不怎么高兴,但是,反正就是怪可爱的……我不应该不敲门就进来,但我发誓照片我没给别人看过啊。你要是觉得丢人,那你看,我现在可比你丢人多了。”

“所以你是要和我说对不起?用这种方式赔罪?”

“是……啊不,也不全是,”包奕凡慢慢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凑得近了点,“你看,我这为了哄你开心,这么丢人的事我都做了,这传出去我怎么找男朋友啊?所以……谭总是不是得表示一下啊?”

谭宗明故意装傻,眨着眼睛看他,“那按照包总的意思,我是给你找个男朋友啊,还是叫他们别乱说?”

“嘶……”包奕凡也不戳穿他,陪着谭宗明演下去。他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假装思考着。还没等他给出个结论,谭宗明就又不满地踢了踢他。包奕凡咧嘴一乐,握着谭宗明的脚腕,“我看你就挺合适的。”

“合适什么啊,”谭宗明抬头望天,从鼻腔里哼了声,“我可不想刚开始就异地恋。”

“你那房子挺大的吧,我觉得再住一个人正好。”包奕凡皱着眉,煞有介事地进行安利。

“瞧你那德性。”谭宗明也笑,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那咱们就这么定了?”包奕凡眨眨眼,“行了,你也别思考了,就这么办了。”

谭宗明看了看被他踢到一边去的拖鞋,还没等问出来那到底是不是他的,就被包奕凡霸道地吻住了唇。



END.

评论(33)
热度(131)
  1.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