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赵启平/谭宗明】春风度 5

#还有一章就完结,这是倒数第二章。

#嗯,这几天在考虑要不要把春风度收进风情做个无料




“你说,对赵医生这样的男人,到底怎么才能拿下他啊?他要是真的不喜欢我,怎么就不直接拒绝呢?”

曲筱绡趴在安迪的办公桌上,摆弄着她桌上的小玩意——这是谭宗明不知道从哪淘来的,随手放在了她的桌子上,和一堆文件格格不入,但安迪也没把它丢掉。安迪看了看对面一脸郁闷的小姑娘,又回想了一下前一晚赵启平和谭宗明的互动,又觉得这话不能说出口。她合上文件,拍拍曲筱绡的脑袋。

“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觉得他好像是喜欢你?”安迪对这种事向来搞不懂,“有什么……让你误会的?”

“这怎么能是误会呢?昨天我叫他出来唱歌,要是他不喜欢,看到我就应该走了,不至于呆到最后吧。”

安迪知道她这是在跟自己较劲,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角色,到了这个时候,喜不喜欢都是次要的,就是憋着一口气看谁先投降。这个小姑娘还没有那么投入,这个时候停止是最好的选择。只是感情上的事除非自己想通,否则谁劝也没有用。她没办法说赵启平留下是因为谭宗明在,那样的话就要解释更多的事情,她怕麻烦,也不想把自己的好友卷进来。安迪揉了揉额角,为这件棘手的事感到头痛。

比起曲筱绡,她更担心的是谭宗明。那个人就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这下可好”,胡乱地解释了一通,却没有讲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安迪似懂非懂,也不是不知道谭宗明对这些事的包容程度有多高,就是没想到他会成为一个小姑娘的“情敌”。要说是情敌也不准确,毕竟赵启平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这件事情站在三个人的角度看谁都不理亏,放到一起就让人头疼了。安迪倒是聪明,也犀利,却没有把她的聪明才智分一点在感情上。既然赵启平轮不到她劝,谭宗明她劝了也没用,不如安抚好曲筱绡,让她打消念头。

“我决定了,”还没等安迪开口,她突然坐了起来,“既然我不说明白他就装傻,那我就去和他直说!”

 

曲筱绡的话可不是随便说说,下午就开车去了医院,一直在门口守着。但她知道赵启平好面子,因此没打算把他堵在医院门口,而是开着车不远不近地跟着赵启平,到了他家楼下。她今天特意换了一辆车,赵启平多做了几台手术又累得不行,因此也没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他,直到在楼下被人叫住。

“小曲?”赵启平愣了半天,看着走近的曲筱绡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你怎么来了?你知道我家在哪?”

曲筱绡直把他逼到门口靠着墙,冲他微微一笑:“我不知道,我跟着你回来的。你的防备心可真差。”

现在和她说什么你这样是不对的也没有用,赵启平只能叹了口气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尽力和曲筱绡拉开距离。她也没想真的把他逼到绝境,于是往后退了一步,给赵启平一个喘息的时间,再展开攻势。

“赵医生,你是不是没有女朋友呀,”她给赵启平整了整领带,“你看,我也没有男朋友,正好……”

赵启平立刻打断了她:“这有什么正好的,一点都不正好,没有女朋友的男人多了去了,你能和每一个都正好吗?再说了,我虽然没有女朋友,可是不代表我没有喜欢的人啊,这你清楚吗?”

他这一连串的话就跟炮仗似的,曲筱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有喜欢的人,那你敢说是谁吗?”

这是敢不敢的问题吗?显然不是。可赵启平也知道他今天要是不说,曲筱绡也不会轻易放过他。胡乱编一个也逃不过这小丫头鬼精鬼灵的脑袋,但要是让他直说,又怕会伤害另一个当事人。赵启平在脑子里迅速地权衡了一下,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喜欢的人是个没人敢招惹的。别说曲筱绡,就算来十个他也不怕。

“没什么不敢的。”于是赵启平看着曲筱绡,做好了坦白的准备,“我有喜欢的人,你认识,是谭宗明。”

曲筱绡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费了好大力气才从赵启平的眼睛里看出来他不是在开玩笑。

比起“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的人居然是一个男人”这件事来说,最让她不可思议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是谭宗明。一个离她都非常遥远的人,更别提像赵启平这种拿着固定工资、最多就算是个中产的毛头小伙子,怎么会有勇气说出他喜欢谭宗明这种话?曲筱绡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就像要把赵启平身上烧出个窟窿。

她家的再有钱,家底再富裕,说到底也就是个小生意人,距离谭宗明那种程度差得实在太远。所以她很自然地就觉得谭宗明绝对看不上赵启平这种穷小子,完全是赵启平自己的一厢情愿。而最让她觉得生气的是赵启平自己完全看不出这个差距,居然还想要一意孤行下去。她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赵启平。

“你觉得他有可能看上你吗?”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你知道你们差距有多大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不是也在试吗?”赵启平笑了笑,“更何况我还没开始,怎么就知道结果呢。”

“你追不到他的!”曲筱绡气急败坏地大吼,“就算是我都追不到他,你为什么还要做那些无用功!”

赵启平面无表情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你追不到,不代表我追不到。”

曲筱绡咬紧下唇,死死地瞪着赵启平,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你为什么就不明白,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赵启平,你到底是太自信还是太自卑!”

“什么都不是。”赵启平深深吸了一口气,扯了一张纸巾给曲筱绡,“我只是喜欢他。”

 

有些话说出来,注定是要影响到其他人的。

赵启平可以装作没有事情,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曲筱绡的话就像是个炸弹,就算小心翼翼地想要躲开,也难保哪一天不会把它引爆。他原本对着谭宗明的时候就不算有信心,这下更是忍不住会多想。但现在一切都算正常,谭宗明并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赵启平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谭宗明还是会时不时地约他出来吃个饭听个音乐会,对赵启平的邀约也都欣然应允。他们就像真的好朋友一样恨不能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给对方分享所见的新鲜事。但只有赵启平自己知道,他对谭宗明的感情早就变了。

可只要能多陪在他身边一天,哪怕是装傻,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谭宗明四十岁生日那天依旧低调得不行,没有大张旗鼓地宴请各路合作伙伴,就是在他市郊的别墅区办了个小型的酒会,请的都是平时来往频繁关系不错的好友。赵启平接到谭宗明的电话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下意识地觉得这是个高端的场合,怎么也没想到谭宗明会来邀请他。他就像要和初恋情人进行第一次约会一样紧张,恨不得把最好的衣服找出来穿上,不想给谭宗明丢面子。但谭宗明心知他一定会想多,特意嘱咐他不用搞得太正式,就是私下里的朋友聚会,不需要严阵以待。

人数不多,谭宗明那个大花园里完全可以容纳得下。就算是私人聚会,赵启平也会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他听着谭宗明和那些朋友的对话,感觉自己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习惯被捧着的赵医生第一次感觉到格格不入,他捏紧了高脚杯,只能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安迪走过来想要和他聊聊天,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她听说了那天曲筱绡失败的告白,想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和他碰了个杯。

谭宗明是寿星,自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但他只是简单地讲了两句话,和来的朋友都寒暄了个遍,就一直陪在赵启平的身边。赵启平心知这样不好,也知道谭宗明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但出于私心,赵启平并没有急着把谭宗明赶回到人群中去。他们两个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轻笑着低声交谈。

赵启平之前喝了不少,又是心里有事,慢慢地就喝得有些醉,和谭宗明的对话都要思考半天才能继续。谭宗明盯着他朦胧的双眼,把赵启平的酒杯拿下来,和安迪打了个招呼,扶着赵启平往卧室走。

他把赵启平扶到客房的床上坐下,又去拿了毛巾给他擦擦脸。赵启平仰着头盯着天花板,温顺地由着谭宗明给他脱衣服。他扭过头看着忙碌的谭宗明,突然伸手把他抱了个满怀。谭宗明一愣,挣开赵启平的手臂挨着他坐下。小伙子的手心温度火热,在谭宗明的手背上画着圈。

“谭哥,”赵启平顺势靠在谭宗明肩上,咧着嘴笑,“谭哥……我喜欢你。”

“你喝多了,”谭宗明拍拍赵启平的手背,不可抑制地激动了起来,“你……你肯定是喝多了,胡说。”

赵启平摇头,在谭宗明的耳边低语:“你以为我喝多了才会觉得我喜欢你?我早就想和你说了。”

谭宗明的心越跳越快,简直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他看着赵启平年轻的脸,看着他好看的眉眼和笑容,小伙子的眼底都是认真和怜惜。谭宗明心里一动,手指慢慢挪过去勾着赵启平的小指。他偏过头,鬼使神差地凑过去,想和赵启平交换一个吻。可是赵启平突然收回了笑容,直视着谭宗明的眼睛。

“但我喜欢你又能怎么样呢?”赵启平轻声说,“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不会一直喜欢我的。”

谭宗明的唇就停留在赵启平的唇边,只差一点就可以吻上去。但他就僵在那里,再不敢有动作。

 


评论(53)
热度(15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