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ABO】一不小心就带了个球 1

#前文就是上一篇,挺短的,大概1234就完事了

#摸鱼摸得好爽,我发誓写完这一篇我就去复习考试回来见




谁也没想到就是说说的事,反而成真了。

谭宗明捏着体检报告哭笑不得,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包奕凡他真的怀孕了。不过瞒着他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原本就是包奕凡和他两个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小包总这两天回了南通,集团里有些急事一定要他亲自出马解决一下。谭宗明算了算时间,现在过去刚好能赶上他下班,于是就开车去找包奕凡。

他到包奕凡公司的时候是下班时间,好在包奕凡手头上的事还差一点没做完,正准备稍微加个班,就听秘书报告说有个谭总找。他没想到是谭宗明,就说没有预约不见。结果秘书犹犹豫豫地说人已经进去了,包奕凡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一看差点把电话扔出去。他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怎么,连我都得提前预约才能见到你了啊?”谭宗明走过来,双手撑着桌子俯视着包奕凡。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没想到是你嘛,”包奕凡冲他笑,“倒是你,怎么想起来往我这跑了?”

“找你有事,”谭宗明也不和他拐弯抹角,直接把体检报告甩到桌上,“我今天去检查,发现怀孕了。”

包奕凡难以置信地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研究谭宗明的体检报告,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这事是真的。他突然蹦起来给谭宗明吓了一跳,搂着人就往沙发那边走。包奕凡给谭宗明按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抬手覆在他的小腹上摩挲着。谭宗明的视线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扯了个微笑靠在包奕凡的肩膀上。包奕凡侧过头亲亲他的脸,又像是觉得不够,捏着谭宗明的下巴去啃他的嘴。谭宗明偏了偏头,还是没躲。

“打算怎么办啊,”包奕凡咬着谭宗明的耳廓,“是生下来,还是……?我没别的意思啊,我都听你的。”

谭宗明把体检报告卷成卷,抄起来打在包奕凡的脑袋上:“不生下来我告诉你干什么?直接做手术了!”

包奕凡自知理亏,拿下报告把人搂在怀里,还是慢悠悠地哄他:“你看看,这话说的,不告诉我你告诉谁?我可是他亲爹。我的意思是,你这年纪摆在这,咱没必要非得……一切以你健康为主,是吧?”

“现在医疗条件不是挺好的……”谭宗明的手轻轻拍着包奕凡的手背,“我也不想说放弃就放弃啊。”

 

怀都怀了,又准备生下来,家里肯定是要告诉一下的。谭宗明人就在南通,想等着包奕凡下班顺路过去他家。但这么个消息炸出来,包奕凡心再大也没有那个工作的心情。文件草草地看了两页,抓起外套就跟谭宗明走了。平时看着挺糙的一个人,这会对着谭宗明倒是小心翼翼了起来,总觉得摸他一下就要出事。

谭宗明把钥匙扔给他,安安心心地把包奕凡当司机使唤。他开了副驾驶的门刚要坐进去,就被包奕凡扯住了手臂。小包总搂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后带,非要让谭宗明坐在驾驶座后面。谭宗明没他那么有力气,只能被人带着走再塞进后座,一脸的憋屈。他谭宗明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眼看着快四十了,就因为怀了个小东西,包奕凡恨不得走路都要把他抱在怀里。小包总还特意扭过头来看他,被谭宗明打了回去。

“开你的车吧,”谭宗明翻了个白眼,凉凉地抱怨,“我就怀了个孩子,至于吗?现在这还看不出来呢。”

“我说祖宗啊,你可小心点吧,”包奕凡从后视镜里望了谭宗明一眼,“反正注意点总没错的。”

包奕凡决定了的事,一般是没什么更改余地的。谭宗明再不爽,也只能是瘫在后座上,无声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到了信号灯前停下来的时候包奕凡就得回头看他一眼,谭宗明烦不胜烦,干脆闭上了眼睛。

他俩没有提前和家里讲要今天回来,因此车停在院子里的时候也没人出来迎接。包奕凡给谭宗明拉开门,看着那个大老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玩着手机,有些好笑地挤进去坐在他身边。谭宗明推他推不动,倒让自己往里面挪了一点。他恨恨地踹了包奕凡一脚。被小包总捏着脚踝拉近了些。

“你轻点,”谭宗明把手机扔在他身上,挑着眉对包奕凡冷嘲热讽,“小心点你儿子,出事了我可不管。”

“我不怕他出事,我这不是怕你出事嘛……”包奕凡脾气好得很,搂着谭宗明的肩膀耐心地哄着。

谭宗明伸手拧他的耳朵:“不怕他出事?你自己的孩子你都不上心,还好意思说我不注意?嗯?”

都说怀了孕脾气会变,可这也变得太快了吧?包奕凡有些目瞪口呆,但又觉得谭宗明这样比平时那种有话也不说的样子可爱多了。他一把抱起谭宗明放到自己腿上,搂着腰就亲了上去。车门都没关,就算他俩的关系包家都知道,被人看去了谭宗明也是要脸红的。他推了半天,只摸到了包奕凡一身的肌肉。

但被包奕凡亲得晕晕乎乎的,谭宗明也暂时忘记了生气和紧张。包奕凡握着他的手,开了门往里走。

他爸他妈正在吃饭,谁也没想到包奕凡会回来,还是带着谭宗明一起来的。谭宗明心里那阵紧张感又席卷而来,紧紧地攥着包奕凡的手。他俩也没吃晚饭,包妈妈就招呼他们坐下一起。

要是论辈分,肯定是包奕凡他爸是长辈。但谭宗明的生意做得大,包奕凡还没上位的时候都是他们两个在谈生意,所以每次跟着包奕凡回家,他爸和谭宗明都是相顾无言的尴尬状态。他俩眼神交汇了好几次,都处于他爸想问这俩人回来有什么事但却不知该不该这时开口,谭宗明又不好意思主动说是因为什么的状态,只能互相尴尬地一笑,再埋头扒饭。包奕凡摸摸下巴,也不知道如何把这个重磅消息炸出来。

包爸爸不敢问,总是有人好奇的。饭吃到了一半,包妈妈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给谭宗明夹了个鸡腿,一脸慈爱地看着他吃完,然后才看着儿子,慢悠悠地问他,怎么突然想起来回家了?

谭宗明这一口粉丝汤刚喝了一半就呛在喉咙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包奕凡赶紧给他顺顺气,轻轻拍着谭宗明的后背,犹豫了一下征求着他的意见。反正早晚也是要说的,谭宗明喝了口汤,缓缓吐着气。

“有件事要说一下,”谭宗明用筷子搅着碗里的饭,“就是……那个,我怀孕了,我跟奕凡决定生下来。”

这回轮到包奕凡他爸呛着了。

 

因为包奕凡他妈说都怀了孕还折腾不大好,硬是留着他俩住在了家里。洗了澡的谭宗明躺在包奕凡的大床上,心有余悸地回想了一下刚刚饭桌上的反应,有些忧愁地想他爸那一关可没这么好过。

包奕凡也洗好了出来——他本来是想和谭宗明一起洗的,被谭宗明无情地关在了门外——侧躺在谭宗明身边,摸着他的omega的小腹。这还看不出有什么动静,但他们都知道,里面藏着属于他们的新生命。

“谁能想到我会给你生孩子啊。”谭宗明的语气听不出是埋怨还是开心,手指在包奕凡的手背上画圈。

“后悔了?”包奕凡咧嘴一笑,含住谭宗明的唇瓣轻轻舔弄,“后悔也晚了,你早就跑不掉了。”

谭宗明翻了个身,枕着包奕凡结实的手臂,去捏他健壮的肌肉。包奕凡叹了口气,把人箍在怀里。

“你也不能仗着我现在什么都不敢对你做,就这么欺负我啊。现在点火,以后有你受的。”

他也就是这个时候能凶一点。谭宗明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就跟没听到似的接着捏。包奕凡捉住他的手,抱着谭宗明滚了好几个圈。闹腾的动静大了点,谭宗明正骑在包奕凡身上,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奕凡呀你动作轻着点,头几个月最怕……”

包妈妈边推门走进来边嘱咐,一看他俩这样,要是说什么都忘了。谭宗明一惊,也忘记了翻身下来。包奕凡又不敢把他扯过来,只能看着扭头去看包妈妈的谭宗明。三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他妈先走了。

“……我操,”包奕凡缓了半天,才慢慢吐出两个字,“吓死我了,这要是我压着你,她肯定能打死我。”

谭宗明狠狠地捶了他一下:“不许说脏话,胎教懂不懂?”

包奕凡捂着脑袋,又不敢说这才几个月都没成型呢,只好老老实实地挨打,心想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TBC.

评论(37)
热度(168)
  1.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