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ABO】旖旎

#啊我被 @逐月Alexia_R 的图炸出来了!就是这么没立场!

#好久没写文了,啊……感觉又不好吃了……

#ABO就是为了说一句荤话,嘻嘻




谭宗明是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叫醒的。

他瞪着眼睛在床上躺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钢琴声。他之前买了架钢琴,昨天刚刚送来,就放在主卧边上的房间里。原本那间房里有一架钢琴,包奕凡听谭宗明弹过一次之后就非要谭宗明教他,死缠烂打了好几天,谭宗明实在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下来。但他又觉得这钢琴配包奕凡看起来不够大气,于是托国外的朋友订了个大三角,过了快一个月才送来。原来的没处摆,谭宗明就叫人挪到了客厅。

包奕凡还是个新手,一首小星星被他弹得断断续续,谭宗明闷在被子里笑了半天。他笑够了才翻身下床,捡了包奕凡的衬衫套上,想着等会得好好说一说他这个随手乱丢衣服的坏毛病。

他的alpha正坐在钢琴前,满头大汗地断断续续弹完了一首曲子。一半侧脸藏在阳光里,谭宗明抿着笑,倚着门框给他鼓掌。包奕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掌声吓了一跳,扭过头就发现谭宗明穿着他的衬衫慢悠悠地走过来。他俩一个没穿衣服一个不穿裤子,看着倒是挺搭。包奕凡长臂一伸,把谭宗明搂着腰拉进怀里。

“谭总挺会享受啊,一觉睡到,”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没忍住笑了起来,“睡到十二点半啊。”

谭宗明前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并购的事情,连带着包奕凡都在上海常住了两个月。连着加了不知道多少天的班,昨天总算是尘埃落定,两个人都累得倒头就睡。包奕凡不比他好多少,早起了还不到半小时。谭宗明被包奕凡猝不及防地拉了一下,扶着包奕凡的肩膀站在他的腿间,低头揉揉他的眉心。

“包总弹得不行啊,我再教教你?”说罢,他推着包奕凡的手叫他起来,要给包奕凡做个示范。

“教什么教,弹钢琴多没意思啊,”包奕凡咧开嘴一笑,突然站了起来,“谭总教我点别的吧,怎么样?”

还没等谭宗明觉得不好,包奕凡已经合上琴盖,托着谭宗明的臀把他抱起来放在了钢琴上。包奕凡硬是挤进他的腿间,冲他眨着眼。Alpha的信息素柔柔地包裹上来,谭宗明一愣,就错过了拒绝的时机。

包奕凡的衬衫偏大,但谭宗明也不矮,他穿在身上只是刚刚好盖过臀部,这下被包奕凡放在钢琴上,更是仅有的遮掩都不见了。包奕凡凑过去堵住谭宗明的嘴,把他的废话都吞进嘴里。他们有一个多月没这么亲热过了,谭宗明的身体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谁才是主人。他慢慢抬起手,环住包奕凡的肩膀。


老司机的小车说开就开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谭宗明也不敢确定自己会不会怀孕。他回过头瞪大眼睛看着包奕凡,他的alpha正一脸无辜地抚摸着他的脊背。他慢慢从谭宗明的体内退出来,把人翻过来抱在怀里。

“生气啦?”包奕凡也吃不准谭宗明现在的心情,只好把人抱在怀里安抚着,“你别害怕,我开玩笑的。”

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谭宗明闻言恨不得一拳打死他:“你耍我呢!?这种事能开玩笑吗!?”

“哎,不是,我不是不想负责,”包奕凡把衬衫给谭宗明拢好,“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我怕你出点什么事,那就得不偿失了啊。”他冲谭宗明笑了笑,“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了,其他一切都好说。”

谭宗明看着他认真的眉眼,轻轻叹了口气。他总是拿这小子没有办法,却从没讨厌过这种感觉。包奕凡亲亲他的唇,把人打横抱起来。谭宗明一愣,搡着他的胸口叫他放手。

“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时候,”alpha的信息素又一次袭来,“你觉得一个月的份,一次就能还完吗?”

反正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好好算这笔账。




END.


#看,就是这样(穿衣服)的小包总!


评论(46)
热度(14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