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诚楼/AU】明先生你好请开门我是非精办的

#看tag就知道我多有病系列

#就是段子,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1.

明楼是个妖精。

是真的妖精,不是妖精打架那种的妖精——虽然他确实挺勾人的,而且要是能和他妖精打架一次也是挺值得的,多少人和妖精都盼着这个,就是没谁得逞过。但作为一个看着勾人勾妖也确实挺会撩拨但却洁身自好的妖精,明楼每天都要提醒他那个同样挺会撩拨并且物尽其用的小弟要老实点。成了精还要被非精办那群家伙每年盘查就够让他生气的了,要是明台和人类再不小心弄出个种,明家的门槛都能被踏穿。

是的,没错,作为妖界的传奇,明家一家都成了精,还是合法的那种。就连明楼和明镜闲着没事收养的小狐狸也成了精,让人不得不好奇明家的风水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2.

每年一度的妖口普查是最麻烦的,不仅要登记那些已经成了精的老妖精,还要排查一下有没有成了精却没有登记的新妖精,尤其是要注意那些混进人类世界和人类弄出种来的。要是每一个动物都能像明家那样光明正大地在城里安营扎寨还开公司,非精办的人也不至于每年都折腾一次。待在山上海里的都算是好的,他们至今都记得每一年为了找那个坚持说自己是蝙蝠侠的王天风,要在大半夜跑多少个山洞。

 

3.

非精办今年换了个新主任,叫明诚。原本每年去明家敲门这么郑重的事情就是主任的活,更别提明诚也姓明,做起工作来可能会更轻松一点。新官上任的明主任经过多方打听,怀着忐忑的心情开车去市郊。

腐败,实在是太腐败了。车子弯弯绕绕地开进大花园,停在气派的别墅门口。明诚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又对着镜子反复照了半天,确认自己的装束没什么问题。他走到门口,礼貌地敲了敲门。

“明先生你好,”明诚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开,“请开一下门,我是非精办的。”

他被晾在门口好半天,才听到里面一阵响动,然后一个白色的毛绒绒的东西就跟一阵风似的把门撞开,直接扑到明诚的怀里,把人扑了一个踉跄。明诚倒在地上,一脸的不知所措,看着身上趴着的狐狸。

“明台,”一个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慢慢传过来,“你给我滚回来,不然我剥了你的皮,快点。”

怎么能有妖威胁妖的时候都能用这么好听的声音呢?明诚呆呆地自下而上地看着一把抱起狐狸、并向他伸出一只手的明楼,慌忙握着他的手借着力站起来。明总裁扫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终于换了一个像样的主任了,小瘸子退休了吗?”他做了一个“希望你和他一样好对付”的表情。

“梁主任他,”明诚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他……他,腿脚不好是因为,是因为……”

“是因为那年去找疯子的时候不小心从山洞里摔下来了,”明楼耸耸肩往里走,“他们两个脑子都不好。”

 

4.

做完了例行登记之后明诚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人一狐,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明楼和明镜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微笑。明诚心里一紧,不知道明楼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明主任,”明诚紧紧盯着他那一开一合的唇瓣,“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明家是要和新上任的主任搞好关系的,这没错,只是……

明诚想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他来做饭?

“因为阿香回老家了,”明楼靠在门框上看着他,“我们都不会做饭,我看明主任像是一把好手。”

可他又怎么会就这么轻易地听从明楼的指令?不,明楼甚至都没有开口要求,他就自己走到了灶台边上,就仿佛有根线牵着他似的。

“因为我是狐狸精,所以你可能挺难抵抗的。”

有这么光明正大地说自己是狐狸精的吗?!虽然你是真的狐狸精,但是和那种狐狸精也太像了吧!而且这些话他明明都没有说出口,明楼在那自言自语个什么劲呢?!

“别猜了,”明楼幽幽地说,“你不张嘴我也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5.

这一顿饭吃得特别愉快。明镜不吝言辞地夸奖了明诚的厨艺,诚挚地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以高于他现在工资十倍的价格聘请明诚来他家做厨子,并且说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明诚一边飞快地往嘴里扒饭一边想,还好不是明楼在说话,不然他一定分分钟跪倒在明楼脚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我愿意我愿意——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他的手臂,明诚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没把碗丢掉。明楼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正一动一动地抚弄着他的手臂和腰侧。始作俑者安安心心地埋头吃饭,根本分不出神来关心自己的尾巴究竟在做什么好事。明诚看着明楼优雅的吃相,大脑就像被揍了一拳。

“我大姐和你说话呢,”明楼终于放下饭碗,冲明诚笑了笑,“你怎么都不回答她呢?”

明诚在六只眼睛的注视下小声但坚定地开了口:“您弟弟缺男朋友吗?”

 

明台惨叫:“我不要!”

 

6.

明诚赶在被丢出去之前落荒而逃。

“明主任,”明楼跟他走到门口,在后面叫他,“有时间来做客吧。”

“明先生,”明诚觉得自己还是需要解释一下,“我对令弟并不感兴趣,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我能看穿你的心,忘了吗?”明楼对他眨眨眼,“我还挺喜欢你的。”

明诚的心狂跳不止:“是吗?”

“那当然。像你这样长得帅又有礼貌的年轻人,现在可不多了。”明楼顿了顿,“而且做饭又好吃。”

……所以还是因为做饭好吃是吗!?

 

“那我先走了,”明诚叹了口气,忍住了想去摸明楼尾巴的冲动,“明年见。”

明楼晃着狐狸尾巴:“明年?你难道觉得自己是许仙,我大姐是法海?”

法海是男的,白娘子是条蛇,不管怎么看设定都不对吧!?明诚深感无力吐槽,揉了揉额角,看着面前老谋深算的明楼,又觉得他真是太迷人了。明诚深觉自己道行太浅,无力抵抗。

“你觉得这样能做我的男朋友吗?”明楼抚上他的领带,“我可不想像牛郎织女似的一年见一次。”

“你到底是哪来的这么多奇怪的比喻?”

“嗯?你说什么?”

“我说,”明诚脸一红,飞快地摸了一下明楼的尾巴,“明天见。”



#妈啊,我在写啥啊

评论(85)
热度(270)
  1.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