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明局长的情商特别高

#5.20快乐~5.21发也不晚啊~

#还个债,给 @糙人歌  点的爱心便当2333




明楼并不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相反,这个人要是想玩浪漫,十个明台都玩不过他一个,连谭宗明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这一点在他追求谭宗明的时候就可见一斑,能让谭老板脸红心跳的男人,段数必定高。

不过任何一个优秀的人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明楼的致命弱点就是他记不住那些纪念日和乱七八糟的各种节日,总得有个人提醒他才行。情人节是忘不了的,生日也会记在备忘录里,但是再要求他多记得一些就是强人所难了。毕竟对明楼来说,踏踏实实过日子才是正经事,偶尔搞一些小情趣,不是生活的重心。

但可能是他在追求谭宗明的时候花招太多,让谭宗明印象深刻,总觉得明楼是个宁可不吃饭也要把他那套浪漫主义贯彻到底的人。倒不是说柴米油盐的日子就不好,只是谁都不会讨厌惊喜的。

 

五月二十号那天一大早谭宗明的朋友圈就被各种秀恩爱的小年轻们刷屏了,尤其是明楼家的那个便宜小弟,几乎霸占了全部屏幕,顺手往下一刷都是他和女朋友的照片。谭宗明看了一眼日期,立刻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虽然他没有特意想赶这个潮流,但一想到前几次明楼到这种日子都会给他个小惊喜,心里不免有些期待。他翻了个身,看着同样刚醒一脸茫然的明局长,坏心地掐了掐他腰间的肉。

“嘶——”明楼立刻清醒了,把谭宗明牢牢地压在身下,“造反了你,一大早就这么欺负人?欠揍?”

“你跟谁说话呢,有本事你就打我。”谭宗明一点都不害怕,懒洋洋地回嘴,“哎,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明楼盯着他笑眯眯的脸发愣:“什么日子?”他拿过手机看了看,“礼拜五,上班的日子,怎么了?”

他就跟个老狐狸似的,前几次也是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突然就给谭宗明玩了个大的。现在他这一脸的无辜,谭宗明也说不好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出来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半天,明楼突然乐了起来,捏着谭宗明的下巴吻了上去。舌尖霸道地挑开齿列,一点点舔过去,谭宗明本来就没有力气,被这么一舔简直浑身酥麻,更是没有推拒的份。明楼亲了半天,才满足地在他脸上嘬了一口,抱着谭宗明翻了个身。

“没见过你这么大早上耍流氓的。”谭宗明摊在床上,看着慢悠悠翻身下床去洗漱的明楼,翻了个白眼。

“我这不是,”明楼拾起睡衣穿上,色情地舔了舔下唇,“特殊的唤醒服务吗。百试百灵,对吧。”

谭宗明抓起他的枕头丢过去:“你他妈还给谁试过!”

 

明楼吃过早饭就去上班了,神色如常,在谭宗明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今天可能是个特殊日子的时候也没什么恍然大悟的反应,还在问谭宗明今天怎么有些不对劲。谭宗明恨不能给他一拳,又不太舍得。

他也不知道明楼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出来的,总之对明楼就是不能放松警惕,耍起滑头来谭宗明哪是他的对手。也不能总等着这人主动,他谭总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不让明楼见识一下他的厉害都算白在一起这么久。既然明楼没有表示,那就主动出击一次,给他一个惊喜。

午休时间刚到,市政府门口就开过来一辆火红火红的法拉利,跟一阵风似的。谭宗明推了推墨镜,跟门口站着的保安打招呼,和蔼地说他是来找明楼的。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就是每次车都不一样,得刷脸才能进去。谭宗明慢悠悠地开着车停在明楼办公室的楼下,迈着两条长腿上楼找他家明局长。

这几天手头的事有些多,明楼正想着叫秘书给他打点饭回来,秘书就进来说谭总找。明楼没想到他会来,看到谭宗明拎着个保温袋更是吓了一跳。谭宗明往沙发上一坐,招呼他过来吃饭。

“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送饭了?”明楼坐过来搂着谭宗明的肩膀,“怎么,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谭宗明翻了个白眼,不悦地推了明楼一把:“我就是那种人,有事的时候才能想起来找你是吧?”

明楼拽着他硬是亲了一口,然后才打开保温袋把饭盒拿出来。他俩都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所以就算明楼饿得能吃下一头牛,还是慢条斯理地把盒子一个个摆好,擦了擦筷子,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掏出手机拍了张照。谭宗明一边看一边乐,没想到明楼还是这种吃饭前要拍照发朋友圈的人。

“偶尔发一次,纪念一下,”明楼摸了一把谭宗明的大腿,低头打字,“谭总第一次给我送饭嘛,高兴。”

“瞧你那德性,”谭宗明歪在沙发上,轻轻踢了他一脚,“赶紧吃饭,又不是以后都不给你送了。”

明楼把手机一丢,认认真真地吃饭。谭宗明家大厨的手艺肯定错不了,做得一手优秀的本帮菜,挺合明楼的口味。谭宗明揪着他西装外套的一角搓来搓去,抬眼观察明楼的表情,有些沉不住气地清了清嗓子。

“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今天给你送饭啊?”他顺手在明楼腰上捏了一把,然后飞快地收回手一脸无辜。

“知道,”被偷袭的明楼动作一顿,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他一眼,“放肆,想让我在办公室里把你办了?”

这人脑子里一天天都想些什么呢!谭宗明恨不得把明楼掐死,又觉得自己如此纠结这么个日子实在是太像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不免有些不好意思,拍了明楼一把就不再讲话了。

 

这一次明楼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不知道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

但很快他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他发那条朋友圈虽然只有简单的“午饭”两个字,眼尖如明台还是一下就发现了照片一角出镜的谭宗明的鞋子和腿。他疯狂评论了好几条,明楼一眼扫过去,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手机扣过去就没再管。明台不死心,连着发了好几条消息,问明楼是不是被盗号了。明楼不想理,又觉得他这小弟会一直烦下去,只好敷衍似的回了个问号。明台那边静了静,直接追过来一个电话。

“哥!”明台激动地喊,“你还是我大哥吗,朋友圈秀恩爱,你俩太可怕了吧!是不是大嫂拿着你手机发的啊?哎,我还以为你俩不过这日子呢,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你好好说话,什么大嫂,叫谭哥。”明楼翻着文件训他,顿了顿接着问他,“今天什么日子?”

明台给他长篇大论地科普了一通,又举例说明在这样的日子里秀恩爱是一个多么可耻的行为,然后质问明楼为什么不给他的朋友圈点赞,顺便表扬了谭宗明给他的每一条都点赞的行为,着重强调了一下是每一条。明楼听得头昏脑涨,没等他说完就叫他去问明诚要零花钱,然后挂断了电话。

善于总结的明长官还是听出了一些问题的,也明白了为什么谭宗明问了他好几次今天是什么日子。后知后觉的明局长觉得自己这样做特别不应该,不符合他那个情商特别高特别会哄恋人开心的形象。礼物现在准备肯定是仓促的,要是为了犒劳谭宗明给他做一顿饭,那这个节还不如不过。明楼思来想去一下午,终于想到了个补救的办法。不知道谭宗明喜不喜欢,但总比完全忘到脑后要好。

 

谭宗明就是去开了个会的功夫,回来就发现置顶聊天那一栏显示有五十三条未读消息。明楼从来没在微信上轰炸过他,谭老板还真是深深吸了口气才敢点开。

明楼给他发了52个内含520元的红包,每一个的留言都是他俩去过的地方做过的事。谭宗明举着手机在老板椅上傻乐,转了好几个圈才把明楼发的红包都领完。最后一条明楼说发520个实在太累,叫谭宗明将就一下。谭宗明揉揉脸,努力让自己的笑意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然后拨通了明楼的电话。

“明局长,”谭宗明慢悠悠地调侃他,“怎么,终于记起来啦?”

明楼听他打趣自己,倒也不恼,好脾气地笑:“是是是,这不是明台提醒了我一下嘛。”

“就这么几个红包就想给我打发了啊,”谭宗明揪着自己的领带玩,“你当我是小孩儿呢?”

“哪能呢。晚上回家还有大礼。”

谭宗明没忍住笑:“什么大礼啊?”

“这个啊,”明楼低沉好听的声音顺着电波传过来,“发红包的人,这礼物够大够有诚意吧?”




#晚上回家的内容自行脑补

评论(42)
热度(155)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